首頁 »
2019/11/21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1)(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1話
カメラを止めるな、アイツを止めろ!
(カメラをとめるな、アイツをとめろ!)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旁白:「飛電智能公司為了提昇企業形象,而開始進行的『連續劇』製作企劃。


旁白:「可是、由於『滅亡迅雷.net』的襲擊、以及知名資深演員,
『大和田伸也』的個人堅持,計畫陷入了難以繼續的情況。



旁白:「雖然或人依舊堅信著計畫能夠成功,但是…

導演:「大和田先生…說他要退出這部連續劇!

或人:「咦咦…?!


垓:「不、應該會繼續下去吧。

唯阿:「……………??!

垓:「這一齣名為『飛電智能公司 崩壞』的有趣 "連續劇" 啊…


垓:「這一切都是依照著我的 "劇本"…100%…呵呵…不、『1000%』的來進行。


……
…好久沒有出聲的旁白先生!是說、上集的劇情有複雜到需要出動旁白先生來整理情況嗎?!

滅:「…………………


『嗶!嗶!嗶!』

暗殺 人型機:「………………!!


滅:「備份的數據資料已經復原了。多虧了那個演員,你的『學習』也即將要完成了。

『嗶!嗶!嗶!』

迅:「滅~ 暗殺底迪上次啊…居然想要對 "朋友" 下手呢!

暗殺 人型機:「
………………!!


滅:「是嗎?! 那真是太棒了…

迅:「咦咦…??! 咦咦咦咦…??!


滅:「迅…。看來他所展現出來的『成長』
比你還要更多呢。

暗殺 人型機:「
………………!!


迅:「唔唔…!


迅:「隨便你啦!反正人家再也不要聽滅你講的話了~

滅:「…………………


滅:「暗殺。

迅::「唔唔…??!  …哼!

滅:「你接下來的目標是這個男人。

暗殺 人型機:「大和田伸也…


暗殺 人型機:「…師父??!

……
…這情況是、哥哥原本想要在爸爸面前告弟弟一狀,
結果爸爸反而稱讚弟弟做得好,結果換哥哥開始鬧彆扭…(啥?!)

話說回來、所以滅也看好暗殺小弟的成長會比迅還快速?!
對於會「重視效率」的「AI」而言,這種情況似乎很合理,
但是既然這樣…滅為什麼不用相同的手法來強化迅呢?!
又或者反過來說,他為什麼不會對於迅的成長速度太慢而感到不滿呢?!

當時迅覺醒了「情感」,他會說「想離開父親身邊還太早了」,
但是他對待暗殺小弟的態度、卻明顯是…巴不得他「成長得快一點」對吧?!

上次迅擅自想要搶「程式昇華金鑰」,就被滅訓斥「不要輕舉妄動」,
但暗殺小弟主動想要殺掉原本準備招募的
人型機目標就沒關係?!
那麼…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滅在暗殺小弟身上進行的…只是一場「實驗」而已呢?!
為的是蒐集所謂「學習」的數據,最終的真正目的是…準備要用來讓自己跟迅「進化」

也就是說、滅對待迅跟暗殺小弟的態度,如果一個是「兒子」,
那另一個充其量就是…「為兒子準備的玩具」之類的?!

畢竟「渡渡鳥」這種生物、是在人類的歷史紀錄上,
第一種因為「人類文明」的發展,而導致了滅絕的生物對吧…
換句話說、如果滅跟迅想要進化成更接近、甚至「超越人類」的存在,
具有那種 "象徵意義" 的「渡渡鳥」,不就剛好是最適合的「祭品」嗎…

回過頭來說,如果「機械」會選擇最有「效率」的方法來做事,
那麼利用暗殺小弟的「成長」,來安全地讓自己父子倆達到「進化」的目的,
想想似乎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用白話一點來說,就是先把家畜(渡渡鳥)養肥了再宰掉給兒子(迅)吃…之類的?!

副導演:「…導演。

導演:「嗯…?!

副導演:「這部作品…會不會就這樣被 "冷凍" 起來啊?!

導演:「誰知道呢…,雖然現在『飛電』的社長已經親自去想辦法說服了…

唯阿:「………………


大和田:「社長還有你們各位,都是希望能夠靠這次的『特別連續劇』…
來提昇貴公司的形象對吧?!


福添:「這次『連續劇 企劃』,將會掃除社會大眾對於我們的那種不良印象!

記者:「喔喔~!


或人:「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但是…。

大和田:「就是這一點…跟我的理念不合。

或人:「咦咦?!


滅:「………………

大和田:「我真正想拍的、是能夠讓觀眾們…都真正享受在其中的戲劇。


大和田:「社長先生,請問你…能夠從演二的演技之中,
感受到屬於人類的 "厚重感" 嗎?!


或人:「屬於人類的…… "厚重感" 是嗎?!

大和田:「演戲這種事情,該怎麼說…就是靠『人與人之間的碰撞』來擦出火花,
而『人型機』說到底…畢竟只是『機械』對吧?!


或人:「………………

大和田:「就算你們能夠用走捷徑的方式
讓他擁有了 "稍微像樣" 的演技,
但那實在…也不能夠算是真正的『演戲』啊。



大和田:「真正的『演戲』…就是在展現出身為人類的『厚重感』。

或人:「唔唔…確實就像您所說的、『人型機』是機械。不過…!
他們其實也會因為與他們接觸的人類之間
所不同…而產生改變的。

大和田:「這是…什麼意思呢??

或人:「…如果全心全意地對待他們,『人型機』也會對那份心意有所回應。

大和田:「………………??

或人:「但如果…不知珍惜地隨便使喚他們,是絕沒辦法跟他們建立起良好的關係。
這和您說的…『人與人之間的碰撞』,難道不是一樣的
道理嗎?!

大和田:「…………………


或人:「當然、提昇 "公司形象" 這件事也非常重要。但是、我更加希望的是…
讓大家都能夠看見並且瞭解…『人型機』所能夠展現出來的『可能性』。


大和田:「…………………


……
…更簡單一點的說法就是…『好好地使用機器,跟粗暴地對待機器』之間的差異,
平時做好 "保養" 的話,機器自然是能夠用得順手、又用得長久。
用這個來比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唔唔…要說 "有道理" 好像又真的是有點道理呢…

演二:「為什麼…我會…不行呢…?!

滅:「………………


滅:「哼…

……

…因為迅在鬧脾氣,所以只好自己親自出馬的滅爸爸…
看看這完美的笑容啊,直接印出來當玩具店的店頭海報都可以呢…(啥?!)

或人:「大和田先生,能不能請您再一次對於『松田演二』…
對於『人型機』的可能性…再相信一次呢?!


大和田:「…………………

或人:「而這也是、因為我以前…曾經被『人型機』拯救了的關係。

大河:「…被拯救了?!

……
…那件事情還真是 "萬用" 啊,只要拿出來講、每個人都會被感動是吧?!
雖然吐嘈這個有點不太好,但像這樣逢人就拿出來講…
以身為一家製造「人型機」的龍頭企業的社長來說,
不免就實在會讓人覺得…似乎有點在 "賣弄身世" 的感覺?!
畢竟還要考慮到所謂的「立場」的問題嘛…(啥?!)

演二:「………………!!

導演:「喔…演二。怎麼了嗎?!


演二:「
………………!!


演二:「將人類…消滅殆盡!

『重腳獸!』


『滅絕 Rise!』

演二:「呃啊啊啊…!!!

重腳獸 魔人機:「吼啊…!

導演:「哇啊啊…!

工作人員:「
哇啊啊…!


重腳獸 魔人機:「吼啊…!

工作人員:「
哇啊啊…!

唯阿:「……………!!

滅:「
…………………


工作人員:「哇啊啊…!

『嗶嗶嗶!』

IS:「…………………


唯阿:「唔唔…!果然真的出現了是嗎?!

『Thunder!』


『Authorize(授權)!』『Kamen Rider~!』

唯阿:「變身!

『Shot Rise(射擊昇華)!』『Lightning Hornet(閃電黃蜂)~♪』


Valkyrie:「…喝!

重腳獸 魔人機:「吼…!吼啊啊…!

Valkyrie:「喝!…呃!


重腳獸 魔人機:「吼…!

Valkyrie:「…唔呃!


重腳獸 魔人機:「吼…吼啊!

Valkyrie:「唔!…喝!


『轟!』

大和田:「……………??!

或人:「咦咦?! …演二他?!!


重腳獸 魔人機:「吼啊啊啊…!


Valkyrie:「呃…!


重腳獸 魔人機:「吼啊…!

Valkyrie:「啊啊?! …呃!


重腳獸 魔人機:「吼啊…!

Valkyrie:「呃!呃呃…!


Valkyrie:「唔唔!

重腳獸 魔人機:「吼…?!


Valkyrie:「唔…!

重腳獸 魔人機:「呃…?!!


Valkyrie:「唔!…喝!

重腳獸 魔人機:「吼……啊啊??!!

Valkyrie:「…喝!

重腳獸 魔人機:「呃!…呃呃!

Zero-One:「啊啊?! …演二!

……
…其實這次的「魔人機」那一身武士盔甲的造型還挺帥的呢…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整體看起來會讓人聯想到鍬形蟲就是了…(啥?!)

Horobi:「…『聖戰』將會持續下去!

Zero-One:「啊啊…?!


Horobi:「一切都將遵照…『滅亡迅雷.net』的意志。

『Arrow Rise!』


Zero-One:「滅亡迅雷…!喝!

『Blade Rise!』


Zero-One:「喝啊啊…!喝!

Horobi:「……………!!

Zero-One:「…呃!


Horobi:「…喝!

Zero-One:「呃…!


Horobi:「喝…!

Zero-One:「…呃啊!

……
…如果「滅」這個角色沒那麼嚴肅的話,
高岩大叔的下一個動作應該就是直接打繩田先生的屁股了吧…(啥?!)

Zero-One:「喝啊……呃!

Horobi:「…喝!

Zero-One:「…呃啊!


Zero-One:「呃呃…!喝!

Horobi:「…喝!

Zero-One:「…呃啊!


重腳獸 魔人機:「吼啊…!

Valkyrie:「…呃!


重腳獸 魔人機:「吼…!

Valkyrie:「…喝!


Horobi:「
…喝!

Zero-One:「…呃啊!


Valkyrie:「哼!!

『Thunder!』


Valkyrie:「喝…!

Horobi:「…唔?!

Zero-One:「…啊啊?!


『Lightning Blast!」

Valkyrie:「……………!!

重腳獸 魔人機:「吼啊啊…呃呃……!


Valkyrie:「喝啊…!喝!

『Thunder!Lightning Blast Fever!』


重腳獸 魔人機:「…呃啊啊啊!

『轟!』

Valkyrie:「喝…!


Zero-One:「啊啊…!

Horobi:「哼…


Zero-One:「咦?! 唔唔…唔、演二!啊啊…唔……


……
…咦咦?! 這集還沒過一半就被打爆了?!! 難得這隻的造型還挺帥的…
不過話說回來, 滅居然眼睜睜看唯阿把「滅絕昇華金鑰」搶走?!
是來不及追得上會飛的「黃蜂」、又或者是…故意不追的呢?!

或人:「啊啊…啊…


或人:「…啊??!


或人:「…………………

大和田:「
…………………

……
…其實攝影棚會被毀成這樣,甚至到處都是燒焦的痕跡,
恐怕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唯阿所使用的「黃蜂飛彈」的關係吧…
要不然一隻只會「衝撞」的「魔人機」,也不至於弄得跟剛剛發生過火災似的吧…

當然了、這種事情就算或人想找「A.I.M.S」進行理論,
也只會被以「根本的錯誤在於人型機發生了暴走」這一點,而變得毫無追究的立場…

唯阿:「………………!!

垓:「終於拿到了呢。


垓:「妳辛苦了。

唯阿:「
我能請問您…一個問題嗎?!

垓:「…………………」

唯阿:「每當有『滅絕昇華金鑰』即將要被使用的時候,
請問為什麼
…您都能夠事先知道呢?!

垓:「看來是時候讓這份『劇本』…變得更加『戲劇化』一點了吧。

唯阿:「……………??!


……
…也就是說、垓所謂的「一切都照著他的劇本在發展」,
這句話的意思甚至還包含了,他有辦法能夠完全整握住「滅亡迅雷」的行動?!

從「破曉鎮」遺跡裡頭配置有大量的「戰鬥員 人型機」當護衛,
被弄壞的「暗殺 人型機」也能立刻補充新的機體,
媒體報導出「藍眼睛的人型機」也會襲擊人類的事情之後,
暗殺小弟的新機體、耳機也跟著變成藍色的…

「飛電」方面既然對於每架由他們公司所製造跟賣出的「人型機」都有紀錄,
那麼不在紀錄之內、又是「新式型號」的人型機,自然是由「其他人之手」所製造出來的,
而擁有這項 "技術" 以及 "財力資源" 的,目前來說自然也就只有…「ZAIA」了。

難道說…「滅亡迅雷」跟「ZAIA」之間,其實存在著某種「合作關係」?!

可是既然這樣,垓下令唯阿要毀掉「滅亡迅雷」的用意又是…?!
單純只是想藉著唯阿的手讓「A.I.M.S」…
也就是讓「日本政府」不要對於「ZAIA」在背後操控一切這件事情起疑心?!

擁有自主意識的「滅」未必會肯真正聽命於「天津 垓」這個人,
但如果只是為了「利益」而進行「互惠合作」的行為…就未必不可能了吧?!

「天津 垓」認為一切都夠盡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當然也包括「滅亡迅雷」。
「滅」則是認為只要「利盡而散」的那一天到來,「ZAIA」也是消滅的目標。

而他們兩者之間的共同關鍵就是…「飛電」、「Zero-One」跟…「Ark(方舟)」。

福添:「現在『連續劇 製作企劃』只能夠中斷了!
不只大和田伸也先生宣佈要退出,連『松田演二』也遭到了破壞,
本公司受到的損害實在太大了!


或人:「…………………

福添:「社長…!還請您務必要負起全責!


山下:「啊勒?! 可是我記得擔任『總執行製作人』的不是…

福添:「唔唔…!

山下:「………………!!


福添:「社長!…您沒有異議對吧?!

或人:「唉唉……

大和田:「現在就做出這種決定…難道不會稍嫌太早了一點嗎?!

或人:「啊啊?! 大和田先生…!

大和田:「呵…社長先生,你剛剛…這樣跟我說了對吧?!


或人:「因為我以前…曾經被『人型機』拯救了的關係。


大和田:「其實我也是一樣的!

或人:「咦……?!

大和田:「我以前…也是曾經被『演戲』給拯救了。原本連一點點~長處也都沒有的我,
就是透過了演戲,並一直相信著演戲…才能夠一路走到今天的。所以現在我想要再…
"相信" 一次看看。相信『人型機』的可能性,還有『演員 人型機』…『松田演二』。

或人:「啊啊…!


或人:「唔…可是、那個時候的『演二』已經不在了。就算能夠重新製造一架新的個體,
但如果只有這樣的話…

大和田:「有什麼關係呢?!

或人:「……………??!

大和田:「只要 "重新開始" 就行了。我會很嚴格地…對他進行演技指導的!
…『能夠拯救你的…只有我』。



福添:「喔喔…!

或人:「啊啊…那句是…!


或人:「…是『老鼠』這個角色的台詞!

大和田:「呵呵呵…讓我們繼續拍下去吧!連續劇-『義理人情刑事 儀理』!

或人:「嗯…是的!


福添:「啥?! 等、等…等一下!跟你說過要中斷就是得要中斷!

IS:「在本公司內部,或人社長的意思與他所做出的決定都是絕對的。

福添:「……………!!


或人:「是滴~~!

大和田:「嗯。

或人:「那麼就…!

……
…故且不論「野心」這方面的問題,其實是之助 老社長生前,
既然會肯提拔福添成為僅次於自己的「副社長」,
那就表示福添在「經營公司」的能力上至少是毋庸置疑的吧…

而從他雖然會叫或人為「門外漢」,
並質疑「飛電家」想靠「親屬經營」來把公司轉化為私人財產,
但卻從來沒有真正對於是之助 老社長「口出怨言」的情況來看,
福添對於「飛電 是之助」至少也算是心悅誠服的對吧…

追隨著老社長打拼了大半輩子,原本以為在當上「副社長」之後,
距離「社長」的寶座就只有一步之遙,
誰知道突然空降了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來佔了原本屬於自己的位置…
其實今天這情況如果換成了任何人,大概也找不出有誰…能夠不會感到憤怒的。

當然、站在這部戲的「立場」上來說,製作人大人跟編劇大人當然是要,
在各方面都讓觀眾們能 "自然而然" 地認為…「男主角才是對的」,
所以也就只好盡量在福添這個角色身上多放一點「負面特質」了…

可是如果實際就劇中到目前為止的表現來看,
或人在當一個「大公司的社長」這點來說,其實是不能夠算及格的…

「善念」有餘、但卻沒有「殺伐果斷」的魄力,
「理念」崇高、但卻缺少「進退應對」的經驗。

話又說回來,雖然說是「創辦人老社長的指名繼承」,
但「遺願」這種事情,福添如果想要動用「股東決議」之類的手段,
那或人這個「社長」的位置根本就連一個星期也坐不住…

現在雖然福添看似一直在找碴,
在等待或人出錯之後必須要因為「負起責任」而下台,
但這也就表示…其實他並沒有打算「用蠻力硬搶」這個社長位置,
而是想要「名正言順」成為整家公司的領導人對吧?!

所以換句話說、其實「福添 准」這個人…已經算是非常有風度的了。

或人:「拍攝行程…要重新開始了!請各位多多指教!

大和田:「請多多指教!

演二:「
請多多指教!

導演:「
請多多指教!

副導演:「
請多多指教!

工作人員:「
請多多指教!


導演:「好、就定位!

副導演:「
是!

工作人員:「是!

導演:「動作快!不要拖拖拉拉的!

大和田:「好、要上囉!

『嗶!嗶!嗶!』

演二:「是!

副導演:「那麼、麻煩請您就定位!

大和田:「好。


副導演:「那麼、馬上要開始進行排演了!

諫:「居然還讓拍攝重新開始…


諫:「…就知道搞這種亂來的舉動。

……
…如果是一開始的不破,大概會動用
公權力強迫拍攝完全終止吧,
在醫院的事件過後,他的態度確實也有所軟化了呢…

話又說回來、先不論諫跟唯阿這兩個「假面騎士」,
整個「A.I.M.S」到目前為止的「勝率」…好像有點低呢?!
就算不考慮「量產型 騎士」這種東西,「A.I.M.S」的技術研究局不是有大量的武裝庫存嗎?!
在如今一般槍械已經確定沒什麼屁用的情況下,也該考慮對一般隊員解禁更高的「權限」了吧…

導演:「等一下、你就先…

大和田:「關於這個部份呢…


或人:「呵…

IS:「…………………


唯阿:「飛電或人 社長。
能夠勞駕…請您跟我來一趟嗎?!

或人:「咦咦?!


『ZAIA Enterprise JAPAN』

或人:「…『ZAIA』??!


唯阿:「是啊。『ZAIA』在『AI』這方面當然是不用說,
同時也涵蓋了像是『宇宙開發』…等等的『高科技產業』,是一家『全方位企業』。

或人:「我記得那是一家…比我們公司的規模還要大上很多的 "世界級企業" 對吧?!


或人:「我好像有聽說過,他們以前也曾經跟我們公司一起進行了,
『人型機 運用計畫』的共同開發…。話說回來、為什麼妳會帶我來這裡?!


唯阿:「因為我本來就是屬於『ZAIA』的人。

或人:「咦咦?! 是這樣的嗎?!

唯阿:「現在只是奉命外派到『A.I.M.S』,擔任『技術顧問』的職位而已。

或人:「原來是這樣啊…


……
…「宇宙開發」?! 那麼「ZEA」跟「ZAIA」這兩個有點相似的
名字難道有所關係嗎…?!
而且照這種的說法,「ZAIA」的規模其實遠遠大過於「飛電智能」囉?!

另外、關於「トータルカンパニー」這個詞,寫成英文就是「Total company」,
如果用日文直接上網查的話,大概會先查到一家「房地產公司」…
如果查英文,就會先查到一家「賣石油」的…

但事實上不管是在英文或日文裡頭,似乎都沒有所謂「トータルカンパニー」這種說法呢…

這個詞應該是來自於所謂「トータルソリューション カンパニー」,
也就是「total solution company」,日文裡頭也有「トータルソリューション企業」這種說法,

所謂「total solution(全方面解決)」指的其實是一種「概念」,
雖然用在各類型的產業之中會有不太相同的詳細解釋方式,
但光從字面上來解釋的話就是:「不是針對單一客戶端去逐一解決細部問題,
而是提出能夠改善整體產業鍊系統的解決方案」,

以劇中的「ZAIA」為例子、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說就是,
他們可能是由「AI」或「宇宙開發」為起點,並同時涵蓋了所有可能應用到這些技術的事業。

也就是他們的每一種 "事業" 之間都是有「關聯性」的,
這個概念跟所謂的「複合企業(Conglomerate)」是不太一樣的,
比較接近一般認知的「集團經營(Corporate group)」。

唯阿:「……………!!

垓:「歡迎您來到『ZAIA』!飛電或人 董事總代表 社長!

或人:「啊啊…你好。


垓:「呵…

『嗶!嗶!』

或人:「唔哇啊啊啊…??! 哇?! 咦…這什麼啊…?!


……
…完全的虛擬實境?!! 有這麼誇張的技術?!!

垓:「初次見面,我是『ZAIA Enterprise JAPAN』董事總代表 社長的…
…『天津 垓』。



或人:「啊…!


或人:「我現在手上只有這個…

『嗶!』

垓:「……………!!


『嗶!嗶!』

垓:「還要請您多多關照。

或人:「初次見面



垓:「飛電或人 先生。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請您過來是有一件事情想跟您商量。

或人:「是…?!

垓:「我希望您能夠將『飛電智能公司』……賣給我們。


或人:「……啥啥??!


……
…用嘴巴咬別人遞過來的名片,上任「社長」的位置都已經好幾個月,
竟然也沒有隨身攜帶名片,還用虛擬卡片來代替…
這情況如果放在跟一般企業進行商業洽談之類的,
以日本的整體風氣來說,對方很有可能會直接翻臉吧…(啥?!)

其實光從「名片交換」的動作來看,
就真的能看出或人在「當一個社長」這方面是「門外漢」呢…
導演大人在這部份的動作設計細節上倒是挺有趣的…

話說回來,既然『ZAIA』跟『飛電』曾經共同進行過「人型機」的研究…
那麼他們會擁有「程式金鑰」的相關技術也就不足為奇,
只是既然如此…為什麼還有必要收購「飛電」?!
無非是「飛電」還握有什麼他們辦不到的「技術」對吧…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0)(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1)(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