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1/12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0)(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0話
オレは俳優、大和田伸也
(オレははいゆう、おおわだ しんや)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在「醫院襲擊事件」以及媒體報導了「藍眼睛的人型機也有暴走的危險」之後,
飛電智能公司的商譽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在社會大眾之間的信用更是一落千丈,

為了替急速下滑的形象止血,飛電方面打算出資製作「連續劇」,
並藉著啟用首次推出的「演員型 人型機」,來試著重新挽回民眾的信任…

***
***
工作人員:「伸也先生您辛苦了。

大和田:「好的。

工作人員:「您辛苦了。

大和田:「好的。

暗殺 人型機:「大和田伸也 先生。

大和田:「嗯?! 你是…?!

暗殺 人型機:「我想要…變強。

大和田:「喔…?!


暗殺 人型機:「……………!!

大和田:「喔喔…哈哈哈…!小兄弟,你的動作…跟我的成名作-『然後、暗殺』
完全一模一樣呢!


暗殺 人型機:「……………!!

大和田:「喔喔…!呵呵…那個眼神、彷彿是真的會… "殺死人" 的眼神呢!
哈哈哈哈…



大和田:「年輕人、你真的…相信自己嗎?!

暗殺 人型機:「這個嘛…我沒辦法相信。所以我只能夠來這裡找你。


大和田:「有關犯人的線索是嗎…?! 真的沒關係嗎?! 居然跑來拜託像我… "老鼠" 這種人。

『嗶嗶嗶!』

暗殺 人型機:「是啊,或許我…沒有當刑警的資格吧。


大和田:「卡~。…很不錯嘛!你連 "即興發揮" 都做得很好不是嗎?!

暗殺 人型機:「因為我 "學習" 過了。

大和田:「哈哈…『沒有當刑警的資格』?! 唔嗯…這句比劇本上寫的台詞要好得多呢。

暗殺 人型機:「喔喔~!


大和田:「小兄弟、你比那個『演員 人型機』…還要強多了呢。

暗殺 人型機:「因為我想要…變強。

大和田:「
啊…。啊哈哈哈!我很中意你,你要不要來當我…大和田伸也的徒弟啊?!

暗殺 人型機:「師傅~!喔喔~~遵命~~~

大和田:「哈哈哈~


……
…居然拜師了?! 不過同樣是「擅自行動」,
滅會對迅說「想脫離父親還太早了」,卻不會特別去干擾暗殺小弟想做什麼呢…

是因為迅萌生的「感情」對計畫沒有幫助所以滅才特地插手,
還是暗殺小弟在滅的心目中終究比不上迅,只是被當成「道具」來對待呢?!

話說回來、大和田先生你收徒弟都不先問一下「名字」嗎?!

諫:「唉唉…


唯阿:「
………………


諫:「………………


……
…喔喔、這個側臉很不錯呢。

大和田(鼠):「喂、年輕人。你真的…相信自己嗎?!

演二(儀理):「這個嘛…我沒辦法相信。所以我只能夠來這裡找你。

唯阿:「………………


大和田(鼠):「哼哼哼…年輕人。你這樣不就等於…沒資格當個刑警不是嗎?!

或人:「咦咦?! 這跟劇本寫的…

IS:「……………!!


導演:「居然在這裡來了 "即興" ?!


大和田(鼠):「接著!

演二(儀理):「啊?! 哇!啊啊…呃…?!


『嗶嗶嗶!』

大和田(鼠):「……………??!


『嗶嗶嗶!』

演二(儀理):「唔…呃呃…唔唔…咕……卡~~!

或人:「咦咦?! 演二…?!!


大和田:「喂、喂…等一下!你怎麼可以中途擅自喊卡的啊!

演二:「啊啊…!實在是非常抱歉!


大和田:「唉唉…不行、不行。果然『人型機』…還是不行啊。

暗殺 人型機:「…不行?!!


或人:「請問您有哪裡不滿意是嗎?! 大和田先生。

大和田:「演戲這回事啊…是人與人之間,互相碰撞來擦出火花的。


大和田:「果然『人型機』還是沒辦法…當成 "人類" 來看待。

演二:「………………


大和田:「唉…該怎麼說、就是……讓人沒辦法信任啊。

導演:「啊啊?! 大和田先生!

或人:「啊啊…?! 大和田先生!

副導演:「大家、先暫時待機喔!

暗殺 人型機:「不行…演二…。『演員 人型機』…不需要。

『嗶嗶嗶!』

演二:「……………??!


暗殺 人型機:「……………!!

工作人員:「哇啊啊…!


工作人員:「哇啊?! 怎麼回事啊?!

唯阿:「那個男的…!

暗殺 人型機:「…『演員 人型機』…

『渡渡鳥!』


……
…啊勒?! 頭髮變亂之後、帥度突然上升了!(啥?!)

暗殺 人型機:「暗殺…!

『滅絕 Rise!』

暗殺 人型機:「唔唔…吼啊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喝~!

工作人員:「哇啊啊…!

唯阿:「又是你這傢伙嗎…!


『Dash!』『Authorize(授權)!』


『Kamen Rider~!』

唯阿:「變身!

『Shot Rise(射擊昇華)!』『Rushing Cheetah(奔馳獵豹)~!』


……
…因為是「機械」、所以果然不擅長應付「突發狀況」是嗎…

可是電腦不是也能做出所謂「亂數隨機決定」這種事情嗎?!
唔唔、不太對,「隨機」這種事情基本上還是得依靠「龐大的數據」,
那跟所謂的「出乎意料」不太能算是類似的概念呢…

但話又說回來,所謂達到「奇異點」這回事…有沒有一個類似 "界定的標準" 呢?!

像迅之前萌生的 "感情" 被滅用腰帶進行了 "重置" ,
但是在那一次之後,他很明顯地…是知道自己曾經經歷過什麼,
而且對自己的「使命」也不再產生動搖對吧?!

他並沒有忘記自己是「人型機」這項事實,也沒有忘記自己被滅製造出來的「兒子」,
所以才會跟滅一起在眾人面前露出「耳朵」,所以才會繼續想要「毀滅人類」對吧?!

換句話說、他被「重置」的「感情」到底是屬於屬於那一部份?!
是「嚮往人類親情」的這一部份?! 還是他產生了「拯救他人」的善念?!

但所謂的「情感」這種東西…能夠只挑出這麼細微的部份來進行「消除」跟「修正」嗎?!
難道因為它們是「機械」,所以就連「感情」也可以進行 "數據上的分門別類" 嗎?!

迅跟暗殺小弟雖然都是聽從滅的命令來行事,
但基本上他們也還是可以憑「自身意志」來做出很多 "選擇" 對吧?!
這樣到底算不算是達到「奇異點」呢?! 又或者是…處於某種「模糊又曖昧」的範圍裡?!

雖說「科技奇異點」原本就是「目前人類還無法完整理解的概念」啦…
所以「模糊的定義」也算是一種 "解釋" 。
就劇情上來說,其實也未必有需要去做出多麼詳細的說明。

反過來說、由劇情來給予這項「概念」一個「定義」,
也不失是一種「營造世界觀」手法就是了…

Valkyrie:「喝…!

迅:「呀~!

Valkyrie:「…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嗯?!!

迅:「暗殺底迪~!不可以把朋友…暗殺掉啦!

渡渡鳥 魔人機:「渡…渡…


迅:「變身!

『Wing!』


Valkyrie:「唔…!

『Force-Rise(力量昇華)!』


迅:「唔唔…吼啊啊!

『Flying Falcon(翱翔獵鷹)!』


『Break Down!』

JIN:「喝~!喲!

渡渡鳥 魔人機:「暗殺!…喝!

Valkyrie:「
…喝!

JIN:「呀~!


或人:「咦咦?! 『人型機』發生暴走了?!!


工作人員:「哇啊啊…!

Valkyrie:「呃…!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JIN:「喝~!


渡渡鳥 魔人機:「…喝!

Valkyrie:「
…喝!

JIN:「看招~!


JIN:「
…喝!

Valkyrie:「
…喝!


渡渡鳥 魔人機:「喝啊…喝!

Valkyrie:「…呃啊!


Valkyrie:「呃…!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Valkyrie:「…哇啊?!


JIN:「看招~!

Valkyrie:「…呃啊!


Valkyrie:「呃呃…

渡渡鳥 魔人機:「…喝!

JIN:「哈哈哈~上啊、上啊!暗殺底迪!


或人:「……………!!

『Jump!』

渡渡鳥 魔人機:「…喝!

JIN:「
…喝!

Valkyrie:「…呃啊!


『Authorize(授權)!』

Valkyrie:「喝……啊啊?!

JIN:「…哇啊啊?!!


或人:「變身!

『Prog-Rise(程式昇華)!』『Rising Hopper(飛躍蝗蟲)!』


Zero-one:「喝…!

『Blade Rise!』

Zero-one:「喝啊…喝!

JIN:「……………!!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Valkyrie:「呃…!


JIN:「看招!

Zero-one:「
…喝!

『鏘!』

JIN:「啊啊?!  哇啊啊?!!


Zero-one:「
…喝!

JIN:「…喝!


JIN:「喝…!

Zero-one:「別跑!喝…!


JIN:「追過來了?!

Zero-one:「喝!唔唔…!

JIN:「哇…哇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喝!

Valkyrie:「…呃!


Zero-one:「唔唔…喝!

JIN:「吼啊~!

Zero-one:「呃啊!

JIN:「公事包~斬!

Zero-one:「…呃啊!


……
…居然自己喊啊!

Zero-one:「呃啊啊…呃啊!呃…呃……唔喔喔?! 我收下了!


JIN:「喝啊啊…!

Zero-one:「哇啊啊…!


JIN:「…喝啊!

Zero-one:「唔唔…!

……
…這麼說來、既然飛電能夠開發「Zero-One」的系統,那應該也能製造「武器」吧?!

而「飛電」跟「滅亡迅雷」…甚至「ZAIA」三者之間的技術基本上既然是互通的,
那麼…真正的「來源」到底又是從何而來的?!

Valkyrie:「喝…!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Valkyrie:「呃啊! …這傢伙是第幾架了?!

渡渡鳥 魔人機:「…哼!

Valkyrie:「…喝!


Valkyrie:「又比之前更加進化了!

渡渡鳥 魔人機:「…喝!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Valkyrie:「呃…!喝!


Valkyrie:「唔唔…喝啊!

渡渡鳥 魔人機:「渡渡…??!


Valkyrie:「
…喝!

渡渡鳥 魔人機:「…呃!


渡渡鳥 魔人機:「…哼!

Valkyrie:「呃…?!


渡渡鳥 魔人機:「沒用的。…喝啊!

Valkyrie:「…呃啊!


『滅絕!』


渡渡鳥 魔人機:「暗…殺!

Valkyrie:「…呃啊啊!


……
…居然連「大絕招」都有?!! 這也是「進化」的一部分嗎?!

唯阿:「呃啊啊…!


唯阿:「呃…呃……

渡渡鳥 魔人機:「最後一擊。

諫:「…喝!

『砰!』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

唯阿:「啊啊…?!


諫:「…喝!

『砰!』

渡渡鳥 魔人機:「…呃!

諫:「…喝!

『砰!』


諫:「唔…!

唯阿:「不破!……為什麼要救我?!

諫:「妳那時候在醫院…又為什麼要救我?!


唯阿:「…唔…因為我想要救你!

諫:「哼…我也是!


唯阿:「……………!!


……
…喔喔?! 這是什麼意外地氣氛很不錯的對話?! (啥?!)

諫:「我是為了我自己所相信的東西而戰!妳不也是…一樣的嗎?!

唯阿:「……沒錯。


諫:「既然這樣…那就夠了!

『Bullet!』

諫:「唔唔…!


『Authorize(授權)!』

渡渡鳥 魔人機:「唔?!  喝啊啊…!


諫:「變身!

『Shot Rise(射擊昇華)!』

諫:「…喝啊!

渡渡鳥 魔人機
:「…呃啊!


『Shooting wolf~!』

渡渡鳥 魔人機:「沒用的!

Vulcan:「啊啊?!  唔唔…!

『砰!砰!砰!』


片場人員 人型機:「…呃啊啊!


Vulcan:「唔…!喝!唔唔…喝!

渡渡鳥 魔人機:「上吧!…"朋友" 們!


……
…開始懂得利用其他「人型機」了?!

這麼說來、暗殺小弟可以透過「分析情報」來找出自身原本的弱點並加以補強,
但人類也是可以「累積經驗」來獲得「成長」的吧?!

話說回來,這陣子小島秀夫製作人的遊戲新作,
雖然那部遊戲的主題並不是在探討「AI」,但基於「科技奇異點」這部份,
個人記得裡頭有一句台詞是…繁體中文版好像是這麼翻譯的:

「不管機器人多麼先進,它們永遠不會像我們一樣瞭解死亡。
也因此,他們永遠不會超越我們。」
(No matter how far the come, machines'll never understand death like we do
And because of that, they'll never truly surpass us)

這句話雖然只是遊戲前期,為了解鎖某個 "送貨機器人" 時的短短一句過場台詞,
但同樣的道理、對這部戲裡頭「人型機」來說,
因為只要有「備份數據」就能重新製造,所以它們不會懂得什麼是「畏懼死亡」,
相對地也不可能會真正明白什麼叫「尊重生命」的道理,

就算有些「人型機」在覺醒之後會具有「善念」,但不可否認的是…
要是哪天所有「人型機」都擁有了「感情」,會 "主動選擇" 站在「滅亡迅雷」那一邊的…
搞不好恐怕會更多吧?!

但反過來說,「電腦」畢竟是人類發明出來的,所以就某方面而言…
也只有人類能夠找出「AI的弱點」吧?!

JIN:「唔唔…!

Zero-one:「唔唔…你這傢伙!


JIN:「喝啊啊~~喝!

Zero-one:「…呃啊!


Zero-one:「呃啊!呃…既然這樣!

『Blizzard!』『Authorize(授權)!』


Zero-one:「唔喔喔~熊熊!

JIN:「啊啊~ 熊熊耶!

『碰!』

JIN:「…呃啊!


Zero-one:「上吧~!

『Prog-Rise(程式昇華)!』『Attention Freeze!』


『Freezing Bear(冰凍巨熊)~!』

Zero-one:「啊~碰!~碰!喝啊啊…!

『Fierce breath as cold as arctic winds!』

Zero-one:「…喝!

JIN:「哇啊!…呃!


JIN:「哇啊啊啊…!

Zero-one:「啊~冰~冰~冰~冰~冰~!


Zero-one:「喲咻!

JIN:「…呃啊!


Vulcan:「唔…!喝!

戰鬥員 魔人機:「呃…!


Vulcan:「…喝啊!

『砰轟!』

戰鬥員 魔人機:「…呃啊!


Vulcan:「喝!…呃!

唯阿:「……………!!


唯阿:「自己所相信的…是嗎?!

Vulcan:「…喝!

戰鬥員 魔人機:「吼…!

唯阿:「不破!

Vulcan:「啊啊…?!


唯阿:「這個你拿去用吧!


戰鬥員 魔人機:「……………!!


……
…漂亮的攔截!

Vulcan:「…哼!

戰鬥員 魔人機:「呃…!


Vulcan:「…喝!


Vulcan:「唔唔…!那好吧!


Vulcan:「…喝啊!

『砰!砰!砰!』

渡渡鳥 魔人機:「呃…!


『Revolver!』

Vulcan:「……………!!

『Prog-Rise Key Confirmed(程式金鑰已確認)』


『Gatling Kaban Shoot!(機槍公事包射擊)!』

Vulcan:「喝啊啊…喝啊!

『砰砰砰砰砰砰!』


渡渡鳥 魔人機:「啊啊?! 唔呃…!

Vulcan:「唔…!呼…呼…

『Charge Rise(蓄力昇華)!』


『Full Charge!』

Vulcan:「喝啊…!


Vulcan:「…喝啊!

『砰轟!』


『Gatling Kaban Buster!(機槍公事包 破壞者)!』

渡渡鳥 魔人機:「唔呃…呃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暗~殺~~!

『轟!』


……
…自動導向的散彈飛針?! 因為招式名稱有「Gatling」這個字,
個人原本以為是用「火神炮」的方式把敵人轟成渣呢…(啥?!)

JIN:「啊啊啊…!!

Zero-one:「喝啊啊…!



Zero-one:「…喝!

JIN:「回去會被滅罵的!得把『渡渡鳥金鑰』回收才行啊啊啊!

Zero-one:「站住!!

Vulcan:「啊啊?! …喝!

『碰轟!』

JIN:「喝啊啊…!


JIN:「
~


JIN:「呵呵~Bye~Bye~

Vulcan:「…喝!

『碰轟!』


……
…從迅的口氣聽起來、把暗殺小弟弄壞沒關係,但「金鑰」沒回收就會被罵…
不過就「成長進化」這一點來說,輸掉反而也算是好事?!! 因為每次復活都變強…

Vulcan:「唔唔…唉……

諫:「這樣一來、就算我們扯平了。

唯阿:「不破。

諫:「啊?!

唯阿:「或許我…將來有一天會背叛你也不一定。
……如果你我之間必須要戰鬥的那一天,真的到來了的話…


諫:「到那個時候…!


諫:「我會贏的。


唯阿:「…呵…是嗎。

……
…糟糕、283好帥!(誰?!)

或人:「你們幫了大忙呢!演二也平安無事的樣子,應該馬上就能繼續拍攝了吧。


或人:「再來就是要大和田先生談談…

導演:「或人社長!

或人:「什麼?! 什麼?! 什麼…?! 哇啊!怎麼了?! 怎麼了?! 怎麼了?!

導演:「大和田先生…說他要退出這部連續劇!

或人:「咦咦…?! 咦咦咦咦…??!


唯阿:「飛電的『連續劇企劃』,目前正碰到難以繼續的情況。

垓:「不、應該會繼續下去吧。

唯阿:「……………??!

垓:「這一齣名為『飛電智能公司 崩壞』的有趣 "連續劇" 啊…


垓:「一切都是依照著我的 "劇本"
100%…不、『1000%』的來進行。

……
…終於露臉的新角色、天津飯…呃、不是,「天津 垓」。

正式露臉的第一句台詞是「百分之1000」,
然後名字叫做「垓(100000000000000000000)」…
唔唔…有種 "數字狂" 外加 "神經質" 以及…"控制狂" 的感覺?!(喂)

個人會祈禱這個「千啪男(1000%マン)」…呃、不是,
是這個新的「社長角色」在未來不要真的變成另外一個「神經病角色」…

不過呢、如果當時真的又要為「噱頭」而搞成 "那個樣子" 的話,
或許就證明高橋的編劇能力真的是不過爾爾而已………拜託想點新的點子吧?!

但話說回來,其實這整個狀況也很奇怪對吧?!
「A.I.M.S」不是直屬於日本政府「內閣」的特勤單位嗎?!
竟然容得了一個來自其他民間企業的「外聘 技術顧問」,
做出這種接近「商業間諜」的事情?!

是日本政府受到蒙蔽而渾然不知,又或者根本就是…官商勾結呢?!
但要是「真相」被公開了,受損的可就不只就是政府的面子,還有選民…
呃、不是,是 "人民" 的信心啊。

以日本社會的整體風氣來說,電車就算遲到幾十秒就得開記者會道歉,
在「政府直屬的特勤單位」裡頭,居然被「民間企業」安插了「商業間諜」這種事情…
這可不是「內閣官房長官」出來鞠個躬、道個歉就能輕易了事的啊…

不過依照這個千啪男會擅自把唯阿錄的影片流出給媒體,
要是到時日本政府方面真的開始追究責任,
會被毫不留情地推出去當成犧牲品的,恐怕就是刃姐了吧…
…順便還會將整個「A.I.M.S」也拖下水。

強調「職場平權」之餘,
如果為了新角色而賜死「歷代以來、第一個初期女性騎士」的話…
那就實在是有一點…難免又會被說是「男性沙文主義」了。

話說又回來,看來大森P主導的作品,除了對於「父子親情」很有怨念之外,
對於「政府機關」也似乎是顯得頗有微詞的感覺呢…

「Ex-Aid」的「衛生省」,明知道「假面騎士編年史」有危險,
竟然無法以「國家級權力」來阻止一家區區的「遊戲公司」將遊戲發行…
事後也完全沒做到防堵玩家購買,以及回收遊戲卡帶的補救措施…

「Build」的「三都政府」就更加是藏污納垢的綜合體。
雖然「劇場版」是追加了一個「其實一切都是外星人在背後操控」的設定啦…

唔…或許大森P本人真的是沒有想那麼多,但從另外一角度來看,
身為一個「戲劇節目」的製作人…
老是搞這種容易被 "有心人士" 做出"多餘解讀" 的手法,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雖說「營造個人特色」也是有所必要的,但連續好幾部作品都是這樣,
就會變成是…容易被歸納出「套路」跟「慣用手法」,說實在的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吧?!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0)(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1)(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