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1/12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0)(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0話
オレは俳優、大和田伸也
(オレははいゆう、おおわだ しんや)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演二(儀理):「…呼…呼…呼…呼…


大和田(鼠):「儀理、你真的有辦法…對我開槍嗎?!

演二(儀理):「你我之間的義理與人情今天一併解決!

大和田(鼠):「要我講幾遍你才懂…。


大和田(鼠):「你所看見的…!只是這個世間的…表象而已!


導演:「卡!

副導演:「卡~!


導演:「Okay!

副導演:「Okay~!

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不好意思…!

大和田:「好的。好、各位辛苦了。

工作人員:「不好意思我幫您擦一下喔。

大和田:「好、請便。呵呵…


福添:「這次『飛電智能公司』為各位所呈現的,特別連續劇- 『義理人情刑事-儀理』!


福添:「這是描述一名充滿著人情義理的菜鳥刑警,
與傳說中的暗殺者之間、締結了奇妙的友情,一部令人感動的 "人性劇"!


或人:「……………!!


福添:「啊、我是這次擔任…『總執行製作人』的 福添 准。

或人:「……………??!!


或人:「擔任主演的是…!

福添:「
……………??!!

或人:「已經送往『好萊塢』進行過演技能力的『讀取學習(Learning)』,
本公司首次推出的『演員 人型機』!


松田 演二:「各位、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是 "松田 演二"。

記者:「喔喔~!


……
…啊、是當年「鎧武」第一個莫名其妙變成怪物然後被男主角砍死的傢伙…(喂)

其實崎本先生後來也活躍於各類型的連續劇之中,只不過對特攝粉絲來說,
比較強烈的記憶大概就是…那個死得不明不白的金髮男吧…(啥?!)

記者:「大和田伸也 先生。大和田先生您是曾經在各式各樣的連續劇裡頭,
都擔綱演出過重要角色的『實力派演員』,
請問您第一次跟『演員 人型機』共同演出的感覺,又是如何呢?!

大和田:「棒極了!要說為什麼的話…就是他絕對不會 "忘詞" 呢!呵呵呵…

記者:「哈哈哈…

記者:「社長、有關『醫電醫院』的襲擊事件,導致貴公司的形象正在快速下滑…

或人:「啊…

福添:「沒問題!

或人:「……………!!

福添:「這次『連續劇 企劃』,將會掃除社會大眾對於我們的那種不良印象!

記者:「喔喔~!


大和田:「………………


諫:「挺辛苦的嘛。看來飛電也被逼到緊要關頭了呢。

記者:「關於之前的事件,追根究底會不會是『人型機』在資訊安全這方面有問題呢?!
能不能請社長發表一下您的見解呢?!



IS:「這次『A.I.M.S』願意來擔任警戒的工作,或人社長 也感到很高興。

或人:「咦咦?!

福添:「關於這件事…

記者:「請社長回答好嗎?!

或人:「啊啊…這個嘛……

諫:「因為上回算我欠了他一次啊。


諫:「雖然那並不表示,我已經認同『人型機』的存在了。
唔…但話又說回來,那段影片到底…是誰外流出來的?!


IS:「請問難道不是…『A.I.M.S』嗎?!

諫:「啥啥?!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IS:「事發當時我也在那個現場。這是將我的『視覺情報』解析之後所得到的結果。

諫:「啊啊?! …這是?! ……刃?!!

……
…換句話說、不破對於唯阿所做的事情,真的是一無所知囉?!
這個「隊長」老實說當得實在是有點窩囊呢…
不過話說回來,從第一集當時所有「A.I.M.S」的隊員都選擇無視唯阿的命令,
而是聽從不破的指示直接開槍,他這個隊長似乎倒也不是白當的…至少很得人心。

反過來說…唯阿這個「技術顧問」就算在職位上握有比較高的「權限」,
但在「A.I.M.S」內部、可能就未必會有多少人願意信服…
所以也就是說,有可能是「空降部隊」囉?!(啥?!)

『ZAIA Enterprise JAPAN』

……
…為什麼要特地加註「JAPAN」?! 難道之後會搞出個像是 "美國本部" 之類的嗎?!

垓:「沒想到妳會將『猛獁象』的『滅絕昇華金鑰』交給了飛電呢…

唯阿:「實在是非常抱歉!


垓:「沒有問題。


垓:「現在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妳能夠…取得新的『滅絕昇華金鑰』。

唯阿:「……………!!

……
…大量的「程式昇華金鑰」?! 如果這部戲的成績能繼續保持一路開紅盤的氣勢,
將來有很大的可能性,會直接推出「整箱賣」的豪華組合吧…(啥?!)
 
大和田(武士):「
……………!!

嘍囉:「唔唔…!


嘍囉:「…喝!

大和田(武士):「
…喝!

嘍囉:「…呃啊!


嘍囉:「
…喝!

大和田(武士):「
…喝!

嘍囉:「
…呃啊!

迅:「哈哈哈…!好強喔~!

暗殺 人型機:「這才是…真正的暗殺者!

迅:「暗殺底迪~ 我看你乾脆去找這個人來教教你好了~

暗殺 人型機:「喔喔…?!


迅:「誰叫你老是只有打輸呢~ 呵哈哈哈…

暗殺 人型機:「哼…! 才不是打輸、是『成長』!

迅:「只要你也擺出一張像這種…好~可~怕~的臉來發動攻擊的話,
就一定能贏的啦!呵呵…


嘍囉:「呃啊!呃啊啊…!

暗殺 人型機:「……………!!

……
…不、不…那是「時代劇」啊!
基本上嘍囉只有被主角砍死的命運而已啊!
兩位孩子的爹,快來教你們家這兩兄弟「演戲都是假的」這句真理啊!(啥?!)

滅:「迅…。

迅:「…嗯??!

滅:「有新的 "朋友" 了。


迅:「哇~!呵呵~


……
…這就是所謂「單親爸爸跟兩個小孩,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日常生活」嗎?!(啥?!)

是說、這次的暗殺小弟算起來是…「三號機」了嗎?!
隨著所謂「學習成長」的次數增加,他臉上的表情確實越來越多了…
不過這可能也是在這部戲裡頭,原本對於這個角色就是這麼設定的吧?!
就某方面來說,姑且先不論「戰鬥實力」這方面,
但就「情感」這一點來說,暗殺小弟有可能會 "成長" 得比迅還要快?!

唔唔?! 等一下…暗殺小弟的耳機是藍色的?!! 為什麼?!!
上次是因為被唯阿修改過,所以才會變成藍色的吧?! 那麼這次會是…?!
是第三次「進化成長」之後的關係?! 還是跟那段影片有關?!
又或者單純只是…道具準備上的失誤?!

演二:「………………


或人:「好厲害~!耳朵的模組部件(module)不見了耶!


『嗶~』

IS:「這是由本公司所開發的,能夠在進行攝影時,同步將 "耳部模組" 進行消除的軟體。

或人:「是喔~~~

諫:「真是勞心費力啊。…不過、是怎樣?!  你幹麼穿成這樣?!


或人:「咦?! …『客串演出』!當作是紀念~

『咔喳~』


福添:「………………!!


或人:「哇啊啊?!!

諫:「哇啊…!呼……

福添:「為什麼我非得要演 "屍體" 啊?!

或人:「好啦、好啦…這可是關係到我們公司的 "運勢" 啊~!對吧?!

福添:「………………!!

副導演:「讓您久等了!請準備上場,麻煩您了!

或人:「麻煩您了~!好了、快走啦…唔唔…!


諫:「唉唉…


……
…是說、隊長大人。你明明還拄著拐杖…
「A.I.M.S」裡頭就沒半個得力的傢伙能幫你分憂解勞了嗎?!  像是「副隊長」之類的…

導演:「那麼要開始了~!


副導演:「正式開拍!

工作人員:「正式開拍!

或人:「呼~~


導演:「預備…開始!

『咔啪!』

大和田(鼠):「嗨~~ 儀理!哈哈哈…我們又見面了呢。

演二(儀理):「老鼠…!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案發現場?!

大和田(鼠):「因為我突然有一種…馬上將要發生什麼大事的預感啊~。


A.I.M.S 隊員:「……………!!

迅:「啊勒?! 為什麼已經有『A.I.M.S』的人在這裡啊?!


迅:「算了、沒差~


……
…言下之意是「A.I.M.S」根本沒有威脅性啊啊啊!

製作人大人、不要白白浪費「特勤單位」這種很好發揮的設定啊,
雖然在「特攝英雄劇」裡頭,「執法單位」通常也等於是…
出來給怪人當練等級用的沙包就是。(喂)

演二(儀理):「你是什麼意思?!

大和田(鼠):「所謂人類…其實就像『硬幣』一樣。都存在『表的一面』…
…與『裏的一面』。

……
…根據官方表示,在這個 "拍攝現場" 的場景之中,
其實藏了一個小小的…唔…算 "彩蛋" 嗎?!  至於是什麼呢?!
就是請注意某一位工作人員的衣服…然後看到這集的後半段就會明白了。

諫:「…唉…(表與…裏)…

『嗶嗶嗶~!』

A.I.M.S 隊員:「滅亡迅雷…!

諫:「…滅亡迅雷??!  唔唔…!

IS:「……………??


JIN:「喲噠~!碰~!

A.I.M.S 隊員:「…呃啊!


『砰!砰!砰!砰!』

JIN:「唔~!噠啊~!

A.I.M.S 隊員:「…呃啊!


JIN:「哈哈哈~!

諫:「唔唔…!唔!

JIN:「唔喔喔~?!

諫:「今天就來把之前的帳一次算清!

『Bullet!』

諫:「唔唔…!

『Authorize(授權)!』


『Kamen Rider~!Kamen Rider~!』

諫:「變身!


『Shot Rise(射擊昇華)!』『Shooting wolf~!』

Vulcan:「…喝啊!

『砰!砰!』

JIN:「喝!呀!


JIN:「啊喳~!

Vulcan:「…喝!


JIN:「呀~!啊噠噠~!喝!

Vulcan:「呃!…呃啊!


JIN:「喝啊~!喝!

Vulcan:「呃…!

『嗶嗶!』

IS:「……………!!


大河田(鼠):「只靠『義理』跟『人情』…你是看不透一個人的內在的。

演二(儀理):「才不會有這種事!

或人:「啊啊…?!

『嗶嗶嗶!』

IS:「……………!!

『滅亡迅雷.net 出現了。』

或人:「
…………???!


『嗶嗶嗶!』

IS:「……………!!

『A.I.M.S 正在進行處理。』

或人:「
…………???!


『嗶嗶嗶!』

IS:「……………!!

『請看這裡。』

JIN:「
……………!!

Vulcan:「
……………!!


或人:「啊啊啊!!!

大河田:「……………?!

演二:「
……………?!

導演:「卡!

『咔啪!』


導演:「社長先生~!客串演出的不可以發出聲音啦!

或人:「非常抱歉…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唔唔??!

福添「你想要去哪裡?! 集中精神在演戲上!這可是關係我們公司的 "運勢" 啊!

或人:「咦咦…??!


……
…伊豆小姐!根據官方表示、這裡劇本上只有寫著「打手勢的IS」。
雖然導演大人事先也有想了一種方式,但一開始先交給飾演的鶴嶋小姐自己即興發揮,
沒想到校果很好所以一次就直接採用了…

JIN:「喝~~ 喲!

Vulcan:「…呃啊!


Vulcan:「唔呃呃…咕…!呃呃…!呃…呃…

JIN:「怎麼啦~?!  已經不行了嗎~?!

『砰!砰!』

JIN:「呃啊!…呃啊!


Vulcan:「啊…?! 咦咦?!  啊啊…

唯阿:「……………!!


唯阿:「有傷在身的人就別逞強了!

『Dash!』


『Authorize(授權)!』『Kamen Rider~!Kamen Rider~!』

唯阿:「變身!

『Shot Rise(射擊昇華)!』『Rushing Cheetah(奔馳獵豹)~!』


Valkyrie:「哼!

JIN:「喲~!喝!


Valkyrie:「…喝!

JIN:「
…喝!

Vulcan:「刃…!


大河田(鼠):「只靠『義理』跟『人情』…你是看不透一個人的內在的。

演二(儀理):「才不會有這種事!

或人:「
……………??!


IS:「……………!!

『嗶
!』

Valkyrie:「
……………!!

JIN:「
……………!!


或人:「啊?!  哇啊啊…!


福添:「哇啊啊啊!!!

或人:「
哇啊啊啊!!!

演二(儀理):「……………??!


導演:「卡!

『咔啪!』

導演:「演屍體的不要亂動啦!

副導演:「拜託一下好不好…兩位只是客串演出的而已耶。

或人:「啊啊…不是…那麼、復活過來了~!像這種劇情發展…您覺得怎麼樣呢?!


福添:「不行、哪有可能發生那種事啊!我可是 "全心全意的死掉" 了耶!

『叮~♪』


……
…「全身全霊で死んでいます」…個人喜歡這句。(啥?!)

JIN:「喲~~!

Valkyrie:「喝!…喝!

JIN:「看招!

Valkyrie:「…呃!


Valkyrie:「唔…!

『Thunder!』


『Authorize(授權)!』『Kamen Rider~!』

Valkyrie:「……………!!

『Shot Rise(射擊昇華)!』『Lightning Hornet(閃電黃蜂)~♪』


Valkyrie:「…喝!

JIN:「咦咦?! 哇啊?!…呃啊!


JIN:「呃…!呃啊!呃呃…!


JIN:「呃呃…!喝啊!

Valkyrie:「…喝!

JIN:「…呃啊!


Vulcan:「…唔唔!

『砰!砰!砰!』


JIN:「…呃啊!唔唔…!

Valkyrie:「…喝!

JIN:「…呃啊!


JIN:「啊啊…!真是的!


大和田(鼠):「那麼、我『裏』的那一面…!


大和田(鼠):「就讓你看看…真正的我吧!

演二(儀理):「………………!!


『嗡嗡嗡~!』

JIN:「呃呃…!哇啊!


『砰!』

大和田(鼠):「………………!!


『轟!』

JIN:「…呃啊啊!


『砰轟!』

臨時演員:「哇啊啊…!


『轟哐!』

或人:「哇啊啊啊…!!!

福添:「哇啊啊啊…!!!


福添:「啊啊…?! 啊啊?!! 唔喔喔…呼呼…呼呼…

『嗶
!』

大和田:「……………??!

演二:「
……………??!

導演:「卡…!那個火藥的特效會不會搞太大了一點啊?!

……

…演到最後差點就變成真正的屍體了!(喂)

JIN:「唉唉唉…哇?! 哇啊?! 哇啊啊…!好痛…

Valkyrie:「哼…!


JIN:「真是的…!暗殺底迪、該你出場了!

Valkyrie:「……………??!

JIN:「啊勒?!!  暗殺底迪跑去哪裡了?!!

Vulcan:「…喝!

『砰!』

JIN:「…呃啊!


Valkyrie:「唔!…哼!

JIN:「唔唔…暗殺底迪!


Valkyrie:「唔呃…!

JIN:「真是的~~!

Vulcan:「喂…站住!

『砰!砰!砰!砰!』

……
…這麼說來、迅的戰鬥能力雖然很強,但似乎意外地不太擅長應付突發狀況?!

不過想想似乎也是,既然電腦所做出的選擇永遠都是出於「合理的計算」,
那麼「出乎意料」就是他們永遠辦不到的事情吧?!
所以也就是說…如果想要一舉制伏迅的話,就好的辦法可能會是…奇襲戰術?!

演二(儀理):「你先等一下!

大河田(鼠):「哈哈哈哈…!這才是…真正的我!

演二(儀理):「啊啊…!


演二(儀理):「你果然是那個…傳說中的暗殺者!

暗殺 人型機:「傳說的暗殺者…


導演:「卡~!Okay!

副導演:「Okay~!

導演:「哎呀~!真是太精彩了,大和田先生。您果然有一套啊!

工作人員:「請問要喝水嗎??

大河田:「嗯、不用了,謝謝妳。


導演:「還有演二…!演二你也很棒呢!

演二:「非常謝謝您。

大河田:「………………


IS:「滅亡迅雷似乎已經被『A.I.M.S』趕跑了。

或人:「啊啊…那太好了。

福添:「哎呀~ 我演得真不錯。乾脆考慮轉行當演員好了~

或人:「……………?!


導演:「啊啊~表現得很好,表現得很好。來、走吧。

演二:「是。

大和田:「啊啊…導演。

導演:「是…?!

大和田:「那個…借一步說話、來一下。

導演:「啊啊…好。

演二:「……………??!

大和田:「啊、你辛苦了。


大和田:「雖然是叫『演員 人型機』啦…

導演:「是。

大和田:「唔…但你不覺得果然是有點、太過勉強了嗎?!

導演:「……您的意思是?!

大和田:「不是、因為畢竟是『機器人』對吧?! 
該怎麼說、像這種…該說是 "魄力" 嗎?!  看起來…實在不像"人類" 呢。

導演:「人類?! 
其實您說的我深表同感。但是…
這一點可能還要請您盡量想辦法配合,拜託您了


大和田:「唉唉…


大和田:「你真的覺得可以嗎?! 拍這種戲…

導演:「………………

『嗶!嗶!嗶!』

暗殺 人型機:「………………!!


……
…畢竟出錢的是一家製造「機器人」的公司嘛!

像個人這種一般世俗的老百姓,
雖然不懂所謂「演戲」、「演技」跟「表演藝術」之間的微妙差異,
但「演員型 人型機」這個概念基本上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很…呃…該怎麼形容…
應該說「很詭異」的存在嗎?!

讓AI讀取學習所有「好萊塢名演員的演技」之後,電腦就能成為「優秀的演員」?!
就算是一般人大概也能明白,「飛電智能公司」實在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
就像現在雖然有所謂「虛擬偶像」的存在,但背後掌控一切的終究是「人類」啊…

更何況、如果「飛電」的計畫成功了,將會導致多少「演員」失業呢??
仔細想想
在這部戲的世界裡頭…應該會有很多的所謂「位置被人型機取代」,
或是「工作被人型機搶走」之類的人類才對。

這些人真的能夠像「飛電的宗旨」所追求的…「透過人型機而獲得更豐富的生活」嗎?!
恐怕 "怨恨" 會比較多一些才是真的吧…
因為人型機的普及而陷入了更加悲慘的人生,這種情況應該也是大有人在的才對…

諫:「滅亡迅雷已經盯上這次的拍攝是不會錯的。看來得即刻…
要求他們中止企劃才行了。


唯阿:「不、就讓他們繼續吧。反正只要『A.I.M.S』繼續負責警戒就行了。


諫:「為什麼?! 
刃。

唯阿:「……………??!

諫:「妳跟那段被外流給電視媒體的影片之間…有什麼關係是嗎?!

唯阿:「沒錯。拍攝那段影片的人就是我。

諫:「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唔…我們『A.I.M.S』的任務是監視『人型機』才對,
可沒有
負責把飛電搞垮』這種任務啊。

唯阿:「不…那才是 "我的" 任務。

諫:「什麼?!


諫:「那真的是…妳真正的心意嗎?!

唯阿:「………………

諫:「…『ZAIA』是嗎?!


……
…拍攝的人是唯阿,但外流給媒體的卻肯定不是她,
要不然她也不會敢在做了那種事情之後,
還打算去跟IS承認自己認為「人型機也可能具有善念」這回事…

但不破既然能夠察覺唯阿是因為 "護主" 所以才 "口是心非" ,
那麼他對唯阿背後的那一個人、也就「ZAIA」的社長又瞭解多少呢?!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09)(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0)(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