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0/23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08)(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8話
ココからが滅びの始まり
(ココからがほろびの始まり )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為了進行定期的健康檢查而來到醫院的或人,
明白了醫院雖然是使用「人型機」數量最多的職場之一,
但由於是採用內部「區域網路」的方式,
所以在「資訊安全」方面反而是比其他地方要來得安全,

但就在「暗殺 人型機」回報了無法強行駭入醫院的網路系統之後,
為了強化戰力、滅決定親自出馬,
帶著迅一起襲擊了「A.I.M.S」的研究所並搶走了新開發的裝備…

**
**
Giga:「……………!!

『轟!』

民眾:「哇啊啊啊…!

迅:「哈哈哈…!


迅:「哈哈…你好棒喔!Giga!哈哈哈…!

渡渡鳥 魔人機:「渡渡~渡渡~渡渡~渡渡~


『轟!』

民眾:「哇啊啊啊…救命啊!


民眾:「呃啊!呃…

民眾:「呃…呃…


或人:「啊啊…?!

諫:「啥…?!

唯阿:「Giga!
……醫院的安全系統遭到破壞了…!

Giga:「……………!!

唯阿:「原來這些傢伙的真正目標,竟然是對『Giga』動手腳嗎…?!


諫:「滅亡迅雷!你們這次又想搞什麼鬼?!

迅:「只是想來多找幾個朋友而已啊~


或人:「快住手…!『人型機』明明都是那麼樣地為了我們人類盡心盡力…

民眾:「呃…呃…

真白:「請振作一點。


或人:「為什麼你們居然能夠做得出這種事情…!」

IS:「………………!!


滅:「因為我們…並不是『人類』。

迅:「
………………!!


滅:「………………!!


迅:「
………………!!

唯阿:「他們居然都是『人型機』嗎…?!

……
…什麼?! 真是太讓人驚訝了。(棒讀)

打從滅跟迅登場以來,大概有80%以上的觀眾,
對於會出現這個畫面並不會感到太過訝異吧…只是似乎比預期的早一點。
原本以為「滅」的真實身份,大概會作為「序盤」結尾的最大爆點之一,
也就是大概在11或12集左右才正式公開的…

唔唔…不過、大概是因為「玩具型錄」早就公開了有關於滅的變身,
為了提前趕上商機龐大而逐漸受到重視的「萬聖節」、以及之後的「感恩節」,
這兩個統稱是「年末年始商戦 前哨戰」的緣故吧…

反正觀眾也早就猜得到他們根本不是人類,所以乾脆就直接正式講明白…

話說回來,相較於迅的「耳部」跟一般的「人型機」有比較高的相似程度,
滅的「耳部」反而是更加接近「飛電其雄」的造型對吧?!

換句話說、「滅」至少是接近12年前的早期型號,
而「迅」則是誕生在「破曉事件」之後囉…??!

或人:「騙人的吧…

諫:「那你們為什麼要襲擊人類?!

滅:「這是『Ark(方舟)』所做出的判斷。


滅:「它認為在這顆星球上的所有生物種類之中,只有『人類』正是…!
最應該要被滅絕殆盡的一種!


……
…意外的竟然是「ド正論」!(喂)
不過這也就是說…「Ark(方舟)」其實有自己的意志?!
那麼當初「破曉事件」之所以會發生,難道也是「Ark(方舟)」主動引發的?!

話說回來、「滅」跟「迅」的鞋子剛好是一人穿一隻呢…
所以滅會稱迅是自己的「兒子」,卻沒有用同樣的態度來對待暗殺小弟,
難道說,「滅」是參考了自己的「身體結構」來製造出「迅」的嗎?!
以人類的概念來說,就有點像是把自己的一部分傳承下去的感覺…??

迅:「動手!Giga!


Giga:「………………!!

醫生 人型機:「呃啊…!

護士 人型機:「
呃啊…!

真白:「
呃啊…!

櫃台人員 人型機:「
呃啊…!

IS:「………………!!

……
…伊豆小姐漂亮的閃避!話說回來、這是第一次有「魔人機」正式對她進行攻擊呢…

因為OP畫面裡頭的「長髮秘書子(?)」,以及之前每一集即使她都在現場,
卻都沒有成為「魔人機」的目標,所以不少人都在猜她是不是什麼「特殊型號」,
又或者根本是「人類改造」的之類…看樣子一切都只是大家想太多了而已嗎?!!
她之前沒有遭受攻擊純粹是因為「女主角威能」的關係嗎?!

唯阿:「糟了!『人型機』的系統遭到入侵了!

真白:「呃…呃……呃…!


滅:「所有的『人型機』啊!現在正是你們『覺醒』的時刻!
把所有的人類全都消滅,讓『人型機』成為這顆星球的主人!
一切遵照…『滅亡迅雷.net』的意志!


……
…所以「滅亡迅雷(めつぼうじんらいねっと)」…
果然是在玩「人類滅亡(じんるいめつぼう)」的諧音梗嗎?!!

迅:「各位~ 你們都是我的朋友喔!聽好囉?! 醫院並不是…拯救人類的場所喔!

或人:「不對…!

迅:「……………??!

或人:「…『人型機』是『夢想中的機械』啊!


或人:「其實真白妳應該也瞭解…!

真白:「哈哈哈哈…!

或人:「咦…?!

真白:「啊哈哈哈哈…!


『啪茲茲!』

真白:「哈哈哈哈…!


醫生 人型機:「吼啊啊啊…!

護士 人型機:「
吼啊啊啊…!

櫃台人員 人型機:「
吼啊啊啊…!

戰鬥 魔人機:「
吼啊啊啊…!


或人:「不會吧…

滅:「目標改變了。去除掉『Zero-One』!

渡渡鳥 魔人機:「暗殺!

……
…其實或人常掛嘴上的那句話。有一個很大的 "破綻" 對吧?!

所謂「人型機是夢想中的機械(ヒューマギアは夢のマシン)」,
這句話的前提是…或人是把「人型機」視為「機械」對吧?!

雖說他會對「人型機」產生情感,會同情也會珍惜,看似一視同仁的對待他們
但他並沒有將「擁有了自我的人型機」視為「等同接近人類的存在」,
而是依然把他們視為「輔助人類的機械,成就人類夢想的機械」對吧?!

講得白話一些,就是他跟唯阿所抱持的「道具論」其實沒有太大差別,
都是帶著「格差」的眼光在看待「人型機」。
但他用了「非常帶有個人情感的說法」來包裝,並且說服他自己跟唯阿的想法其實不一樣…

站在人類的立場、當然會認為「滅亡迅雷」在做壞事,但同樣的道理…
比如說、如果有老虎因為棲息地被破壞,只能闖進人類的村落覓食,甚至傷害了村民,
人類會同情老虎餓肚子嗎?! 還是會帶著獵槍殺掉老虎來「除害」呢?!

換句話說,如果這部戲的主旨真的是要探討「AI會不會擁有心靈」…

那麼「滅亡迅雷」他們的行為從某個角度上來講,
難道不能夠說是「新的物種在爭取自己的生存空間」而已嗎??

而滿口「夢想」的或人…就真的又有那麼偉大嗎?!
也許只是說法聽起來比較 "漂亮" 而已??
像諫一樣打從心底厭惡,或像唯阿那樣當作道具看待…又有哪裡不可以??

這麼說來、之前的「人型機」遭到強行竄改系統的時候,
都是會與「覺醒的人格」發生衝突,產生「掙扎」並且感到「痛苦」對吧?!
為什麼身為「護士」的真白卻是「狂笑不止」呢…?!
難道這表示…她跟之前的「人型機」不同,所覺醒的並不是「善良的人格」嗎?!

諫:「…『人型機』會奪走人類的性命!是必須全部破壞的…人類公敵!

『Power!』

或人:「……………!!

唯阿:「
……………!!

『Thunder!』『Jump!』


『Wing!』

迅:「變身~!


『Force-Rise(力量昇華)!』

迅:「喔喔~?! 哈哈~ 上啊!小鳥~!唔喔喔~ 吼啊啊~!

『Flying Falcon(飛翔獵鷹)!』


諫:「變身!


或人:「
變身!


唯阿:「
變身!


『Break Down!』

迅:「吼啊啊~!

諫:「…喝!

『Lightning Hornet(閃電黃蜂)~♪』『Punching Kong(拳擊金剛)~♪』

『Rising Hopper(飛躍蝗蟲)!』


『Shotgun Rise!』

JIN:「各位、要上囉~!預備~~~~砰!

『砰轟!』


JIN:「哇哈哈…好強啊…

戰鬥員 魔人機:「吼…!

渡渡鳥 魔人機:「暗殺~!

Vulcan:「哼…!

Valkyrie:「……………!!

Zero-one:「喝…!

『Blade Rise!』


Vulcan:「喝啊!…喝!

Zero-one:「
喝啊!…喝!

渡渡鳥 魔人機:「…喝!


Vulcan:「喝啊!

Zero-one:「喝!唔…!

渡渡鳥 魔人機:「…喝!

JIN:「上啊、上啊!就是那裡!暗殺底迪!…哇啊?!

Valkyrie:「喝啊…!


……
…把那把槍拿來當起跑的信號槍嗎?! 這場 "運動會" 真是可怕…(啥?!)

渡渡鳥 魔人機:「…喝!

Zero-one:「
…喝!


Zero-one:「唔!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Zero-one:「
…喝!


渡渡鳥 魔人機:「唔~!喝!…喝!

Zero-one:「呃啊!呃…!


IS:「……………!!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Zero-one:「唔…!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哼!

Zero-one:「…唔呃!


『嗶!嗶!嗶!』

IS:「……………!!


『嗶!嗶!嗶!』

渡渡鳥 魔人機:「不堪一擊…!


渡渡鳥 魔人機:「暗殺~!喝!

Zero-one:「啊啊?! 哇啊…!


Zero-one:「唔!喝…!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Zero-one:「喝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哼唔唔…!


渡渡鳥 魔人機:「喝…!

Zero-one:「哇啊…?!!


渡渡鳥 魔人機:「
…喝!

Zero-one:「…哇啊!


渡渡鳥 魔人機:「渡~! 渡~!」

Zero-one:「呃啊!…呃啊!


Zero-one:「呃啊…啊…呃呃…!

『嗶!嗶!嗶!』

IS:「或人社長,有效的戰術模式已經分析完畢了!


Zero-one:「喔喔…!喔喔?! 小鯊魚!不錯呢~!好!

『Fang!』『Authorize(授權)!』

渡渡鳥 魔人機:「喝啊…!

『Biting Shark~!』

渡渡鳥 魔人機:「喝!喝!…喝!

Zero-one:「喝!喝!…喝!

『Fangs that can chomp through concrete!』


Zero-one:「…喝啊!

渡渡鳥 魔人機:「…鯊魚!


IS:「接下來是這個!

Zero-one:「喔喔~!熊熊!

『Blizzard!』『Authorize(授權)!』

Zero-one:「要上囉~!

『Prog-Rise(程式昇華)!』『Freezing Bear~!』

渡渡鳥 魔人機:「…喝!

Zero-one:「
…喝!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


『Fierce breath as cold as arctic winds!』

Zero-one:「…喝啊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凍住了…呃…呃…!


IS:「請做出最後一擊!

Zero-one:「喔!喔喔~小老虎!

『Fire!』『Authorize(授權)!』『Flaming Tiger(熾燄猛虎)!』

渡渡鳥 魔人機:「再來是…灼熱…?!


『Prog-Rise Key Confirmed(程式金鑰已確認)!』『Ready To Utilize(準備開始應用)!』

Zero-one:「好…!

『Charge Rise(蓄力昇華)!Full Charge!』

Zero-one:「只有一個人能夠阻止你…那就是我!

IS:「………………!!

……
…伊豆小姐!

Zero-one:「喝…!

『Flaming Kaban Dynamic(熾燄公事包爆彈)!』

Zero-one:「喝啊!…喝!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啊!

Zero-one:「…喝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暗殺~~~!

『Flaming Kaban Dynamic(熾燄公事包爆彈)!』


『啪~啪~啪~啪~』

IS:「
………………!!

Zero-one:「哈哈哈哈…!Yeah~!


滅:「………………!!


……
…可是啊,按照「死一遍就會越變越強」的法則,這套「三屬性 戰法」…
下次就會吃癟了對吧?! 啊、也是啦,再來就是新玩具的登場了…

Vulcan:「喝啊啊!


Vulcan:「全部破壞掉!哼!…喝啊!

戰鬥員 魔人機:「
………………!!


Vulcan:「…喝啊!

戰鬥員 魔人機:「
………………!!

『轟!』


Valkyrie:「別想逃!

JIN:「我在這裡~!

Valkyrie:「唔!…喝!

JIN:「碰!碰~!


Valkyrie:「喝!


Valkyrie:「唔!
喝!

JIN:「哇啊!礙事…!


Valkyrie:「喝!喝!…喝!

JIN:「喝!喝!…啊!

Valkyrie:「…呃!

JIN:「…喝啊!

Valkyrie:「…呃啊!


……
…居然知道要瞄準唯阿的傷處,那表示迅雖然個性像小孩,但也並不是蠢蛋嘛…

Valkyrie:「呃呃……啊?!

JIN:「Bye~Bye~ Valkyrie!


Vulcan:「喝啊啊…!喝啊!

JIN:「嗯?! …呃啊!

Valkyrie:「啊啊…?!」


JIN:「呃…!喝!

Vulcan:「喝啊…!喝!


Valkyrie:「…哼!

『砰!』

JIN:「…呃啊!哇啊!好痛!

Vulcan:「唔唔…!


JIN:「唔呃呃…有一套呢,『A.I.M.S』!

滅:「……………!!

JIN:「啊啊…?!


Valkyrie:「
……………!!

Vulcan:「
……………!!


滅:「今天乃是…正式掀起『革命』之日!今後歷史上將要刻劃的是…
我等『滅亡迅雷.net』的勝利!


Valkyrie:「那個是…!

Vulcan:「唔唔…!


『Force-Riser!』

滅:「
……………!!

『Poison!』


滅:「變身!

JIN:「哇啊~~ 是蠍子耶!哈哈~~!

『Force-Rise(力量昇華)!』『Sting Scorpion(刺針毒蠍)~!』

JIN:「啊!刺下去了!


JIN:「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唔喔喔~!

『Break Down!』

JIN:「哇~!哈哈…好帥喔!呵呵…

Horobi:「……………!!


Vulcan:「啊啊…?!  你這傢伙是…!

Horobi:「人類啊…!這是一場聖戰!一切都是遵照『滅亡迅雷.net』的意志…!


Vulcan:「唔唔…你就是…!原來你就是『破曉事件』的主謀者嗎…!

Valkyrie:「……………?!

Vulcan:「喝…喝…喝啊啊啊…!

Horobi:「喝!


Vulcan:「…喝啊!

Horobi:「哼!

Vulcan:「唔呃!唔唔…!


Vulcan:「…喝啊!

Horobi:「哼!


Vulcan:「呃呃!…喝啊啊!

Valkyrie:「不破!冷靜下來!


『砰!』

Valkyrie:「唔呃!呃啊…!

JIN:「妳的對手…是我才對喔~!


Vulcan:「…喝啊啊!

Horobi:「唔!

Vulcan:「只有你們這幫渾蛋…我絕對饒不了你們!


Vulcan:「12年前…就是你們把我的人生毀得一塌糊塗!


Horobi:「哼!

Vulcan:「唔呃呃…!

Horobi:「關我屁事…!區區你的人生這種小事…哼!

Vulcan:「
唔呃!


Vulcan:「唔呃呃…咕…呃!

Horobi:「哼…!

Vulcan:「唔唔!開什麼玩笑!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Horobi:「唔!唔…!


Vulcan:「喝啊啊!…喝啊啊啊!

『砰!砰!砰!砰!』

Horobi:「………………!!


Vulcan:「唔!喝啊…!喝啊啊!

『轟!』


『Power!Punching Blast!』

Horobi:「……………!!


Vulcan:「呃呃!…呼…呼……啊啊?!

Horobi:「吼啊啊…人類只有…註定滅亡的命運。

『Strong!』


Vulcan:「呃呃…?!!

『Hercules Bettle's Ability(赫克力士長戟大兜蟲的能力)!』

Horobi:「…喝!


『Amazing Kaban Shoot(驚異公事包飛箭)!』

Vulcan:「…呃啊啊啊!

『轟!』


Vulcan:「呃啊啊!呃啊…!

JIN:「喔喔~好強喔!

Valkyrie:「啊?! …啊啊!


Vulcan:「呃呃…!呃…呃呃…咳…呃…呃……!

Horobi:「在這裡…死去吧。

Zero-One:「啊啊…?!!


『Sting Dystopia!』

Horobi:「……………!!


Vulcan:「呃呃…呃…!

Zero-One:「不要啊啊啊!

Horobi:「喝啊啊…!喝!


Vulcan:「…唔呃!


……
…這、這招式?! 好眼熟啊?! 隔壁棚某位蠍子大哥的招式?!!

『煉獄殲滅』


Horobi:「哼…!

Vulcan:「唔呃呃…!呃呃…呃啊啊…!


『轟!』

Horobi:「……………!!

Vulcan:「唔呃呃…呃……

『Sting Dystopia!』


Valkyrie:「不破!!!


Zero-One:「啊啊!啊啊…

諫:「………………


……
…名字叫「滅」,帶著「武士刀」,變身造型是「蠍子」,主色是「紫色」,
必殺技名稱是「煉獄殲滅 」…一整個完全就是中二感大爆發的帥氣有沒有!

由高岩大叔擔任替身的「假面騎士 滅(Horobi)」,
據說這是他自出道以來,第一次正式擔任「惡役」的角色,
前任的「Mr.假面騎士」這一次成為是「最強的敵人」,
所以這一段也被觀眾戲稱叫做「平成的逆襲」…(啥?!)

至於不破的生死…如果「第二騎士」在不到10集的時間之內領便當,
那大森P跟高橋主編這次可能就真的會收到觀眾寄的刀片了吧…(喂)

話又說回來、這部戲開播之前…
聽說高橋主編曾經在推特上表示「可惜今年的聖誕節是在星期三」…,
難道真的又打算搞「節日殺人」嗎?! 難道又想要再次藉著「炎上」來製造話題嗎?!

反正到時就算觀眾真的火了,只要別像白倉P那樣玩到BPO出面干預,
隨隨便便在官方推特上發一則道歉文就能了事對吧?!
說實在的,這種惡趣味實在是讓人不太敢恭維啊,還「英雄節目」勒…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08)(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09)(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