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9/14

ULTRAMAN TAIGA-『Tri-Squad VoiceDrama』(11)

 
ウルトラマンタイガ
『トライスクワッド ボイスドラマ』
 
 

第11回
負け犬の子 後編
(まけいぬのこ こうぺん)


無法接受的人 請務必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風魔:「好了!那麼就…繼續往下講吧~

大河:「…真的可以嗎?!

泰坦斯:「在那之後的事情應該會有你不願意回想起來的部份吧?!
我們也並不想勉強你…一定得要說出來。


風魔:「不…!其實我後來也想了很多,果然…覺得還是說出來讓人知道比較好。
我跟那個大笨蛋之間…一切糾葛的最後結局。



風魔:「所以呢…?! 你找到『答案』了沒有啊?!

 
『對於我的提問,那傢伙一點反應也沒有。
蓋爾古…!那個曾經對著身為「喪家犬之子」的我說:
「儘管放手一搏去試試看,喪家犬之子是不是走到哪裡都永遠不會改變」的人,
那個教會了我許多絕招的…有著四隻手的怪物!

而且對我來說…就像是我的「師父」一樣的存在!』


風魔:「…連開口回答都嫌麻煩是嗎?!

『蓋爾古把身上穿的防寒裝備全部脫了下來。蓋爾古是屬於「兩棲類」類型的宇宙人,
所以身體表面必須時常保持著水分,因此「酷寒」就是他無可避免的弱點。
在如今這麼寒冷的低溫裡頭,他應該會因為皮膚表面的凍結而使得行動變得困難才對。』

風魔:「我不知道你這麼做到底是覺得游刃有餘,還是蠢到無藥可救,
或者根本就是…自暴自棄了!反正不管如何…你這混蛋都會在這裡輸給我!


『我朝著他伸出右手、比出了一個「V」字的手勢』

風魔:「這可不是什麼『和平手勢』!而是你這王八蛋能夠囂張的時間…只剩2分鐘!

『我對著站在眼前的這頭怪物,把他傳授給我的招式…毫不保留地施展了出來!

每種生物都有屬於自身的「器量」…要是在那個器量裡頭塞進了過多的東西,
器量就只會崩毀而已。所以看出自身「器量」的大小極限,也算得上是一種才能。』

風魔:「我現在好像…!稍微瞭解到那句話真正的意義了!

『一邊閃躲著攻擊,我同時試著跟蓋爾古進行對話。
雖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去,不過那也已經無所謂了。
或許是因為…!我自己的內心…才是真正最需要把這些話給聽清楚的!』

風魔:「那句話的意思…!並不是要我捨棄掉那些…自己的能力所無法達成的期望!

『既然期望除了「努力」之外,還會受限於「才能」跟「資質」的話。
那麼對於那些超出自身能力的事情,也就只能夠放棄。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那句話…只是為了教會我認清這個事實。』

風魔:「其實那是…!要我重新檢視、並找出屬於自己的…『生存方式』的意思吧!

『在體認到「自己辦不到」的那個瞬間,難道那個人的人生就只能這樣完蛋了嗎?!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而是要在那個瞬間…體認到其他的道理!
也就是…「生存」的方法絕對不會只有一種!』

蓋爾古:「
……………!!

『蓋爾古發出了光芒手裏劍,那道在這片銀白世界中疾飛而來的蒼藍光芒,
刺眼到讓人覺得、他的這招攻擊彷彿變得毫無意義一般。』

風魔:「
……………!!

『我也立刻,使出了蓋爾古傳授給我的相同招式反擊了回去。
兩枚手裏劍在距離我們之間接近正中央的位置互向碰撞,擦出無數激烈的火花。』

風魔:「老實說、我認為你的疑問…根本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蓋爾古:「
……………!!

『蓋爾古的身影瞬間消失在眼前這片銀白世界之中,我立刻壓低身體趴伏到地上,
而就在剛剛我頭部的所在位置,我能聽見蓋爾古的手刀如閃電般劈過的聲音。』

風魔:「身為一頭怪物、到底能不能獲得『光之力量』的這種事情…
就算你真的證明了又能怎麼樣?!
  就跟你說過那種事情…
到最後每個人都只會用讓自己覺得爽的方式來解釋而已啦!

『我直接朝著蓋爾古撲過去,並朝著他的腹部使出了一技迴旋踢!』

蓋爾古:「
……………!!

『蓋爾古伸出右手擋下了我的迴旋踢,並同時伸出左手抓住了我的腿,
然後他直接用另外一對雙手,右拳跟左拳一起轟向了我的腹部!』

蓋爾古:「……………!!

『雖然他的雙拳同時穿透了我的腹部,但那一瞬間、蓋爾古應該也感到出乎意料吧,
因為他打中的…是一個雪人。而我…已經趁機繞到了蓋爾古的背後!』

風魔:「真是遺憾啊!

『就在我準備對著蓋爾古毫無防備的頸部發出一技手刀的同時…!』

『砰!』

『我感覺自己的背部受到一股強力的衝擊,視線也跟著天旋地轉了起來,
等我回過神的時候,我已經…平躺在這片廣大雪原上頭了。』

『砰!砰!』

『火藥的爆炸聲第二次響徹了雲霄,我只看見蓋爾古跪倒在我的身邊…』

風魔:「…呃…啊啊…這下子運氣還真是背到家了呢…!

『原來如此、對「星間聯盟」而言…我也是必須 "同罪論處" 的對象啊!
看來打從一開始,他們想除掉的對象就不是只有蓋爾古一個人,
我們兩個都必須以 "死" 來償還那個公子哥所受過的恥辱。』

風魔:「…(確實是那幫傢伙會做得出來的事情呢)……

 
『就在逐漸模糊的意識之中,我彷彿聽見一道…
會讓人覺得自己是不是神經出現錯亂的…輕微破風聲。』

風魔:「…咳…呃…哈哈…這會不會太扯了一點啊…

『轟!』

 
『異常驚人的高溫,強烈的白色與紅色強光相互交雜,
我能夠完整記住的部份…就只有這些了。』

……
…居然連「炸彈」都使出來了?!!

『等我再次回過神,我發現自己被抓在一隻巨大的手掌之中搖搖晃晃的,
是蓋爾古的手…!巨大化之後的蓋爾古用右手緊抓著我,
朝著「戰士之巔」的方向,開始往上攀爬著那些懸崖峭壁。』

 
蓋爾古:「再稍微忍耐一下…!等到被授予力量之後,這點傷應該也能夠被治好的!

風魔:「…呃…哈…哈哈…那又不是…魔法神燈還什麼的

『全身的力氣都提不上來,就像每次…在被蓋爾古那有如鬼怪一般的特訓給折磨結束之後,
都會重新地徹底體認到地心引力的偉大那樣,全身上下每個部位就像綁了鉛塊似的往下沉。
仔細一看,蓋爾古一樣也是渾身都是血,
而更嚴重的是…他的皮膚就像被烈火燒過一般變成了又焦又黑的慘狀。』


『一陣子之後、他總算爬上了山頂。這裡就是…「戰士之巔」。
在一個看起來意外平坦的開放空間,就只有在中央有著一小塊單獨隆起的岩石。
而在岩石上頭…漂浮著一個閃著藍白色火焰的光圈正在轉動著。』

蓋爾古:「這個孩子是人類!他具有才能!也具有資質!
雖然講話有點粗魯…但他同樣有著會為他人著想的溫柔心靈!
甚至…對於自己的那份…會讓人想要逃避的可恥過去,他也有挺身面對的決心!
同時他還有著…能夠承受住毫無道理的試煉的…堅強意志!


『但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就只有…暴風雪那轟隆隆的聲音不停震動著我的鼓膜。』

蓋爾古:「為什麼?! 到底是什麼地方不足夠啊?!

風魔:「因為我們…很幸運的關係吧…

『蓋爾古轉過頭來看著我。』

風魔:「…『生存』下去的方法…不會只有一種而已…
可是…如果永遠都必須被某種事物束縛著來活下去…也實在太遜了對吧…?!


蓋爾古:「你到底想說什麼…?!

風魔:「至少我們的命運…永遠不會受到這個鬼圈圈的左右!
這樣就已經算得上…是十足的幸運了啊…!
而且還甚至…能夠親眼看見這個超稀罕的觀光勝地呢…!

『我比出了一個「V」字手勢。』

風魔:「…呃…嗚…呃呃……可別誤會了喔…!這是…象徵幸運的…和平手勢!
…同時也是『怪物』跟『喪家犬之子』…憑藉著『自身意志』而活的證明!



『剛才聽見過的…那道彷彿會讓人在一瞬間,覺得是自己產生了錯覺的輕微破風聲。
再一次地從天而降。然後我的視線…也再次被強烈的紅光給掩蓋。
我覺得好像看見了…自己的「V字手勢」在光芒中…融化掉了的樣子。』


『等我的意識重新清醒過來的時候,只剩下我一個人佇立在「戰士之巔」上頭,
看著自己變成了蒼藍色的雙手,更重要的是…視野變得好高。
這可不是能夠開著玩笑說:「身高長高了呢~」的程度,而是我真的巨大化了。

彷彿就像這裡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似的,天空中浮現出了閃著光芒的文字。
明明是從來沒有見過的文字,但我卻不知道為什麼…能夠理解那些字的意義。』

風魔:「受不了…!就算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也算是一種『好運』…
… "你" 肯定會這麼說的吧!



『如果…!我被授予了這份力量的理由…真的只是因為我有著「人類外貌」的話!
那還真是一個蠢到無以復加的理由!但是…我現在也沒有去確認這件事的打算了。

我想像過自己…如果解除了變身之後,現出的面貌…居然是一頭怪物的話呢?!
這樣一來,我到底能夠帶給多少同樣是外型奇特的宇宙人們…多大的希望呢?!

不過呢…!不過應該還是…!維持著原本的人類外貌吧?!
所以我決定…一直維持著這個模樣。利用你傳授給我的絕招,
以及跟你的教導完全相反…將強烈的自我主張轉化成語言,大聲地喊出絕招的名稱來!

動作要安靜迅速!精簡俐落!不拖泥帶水!…你好像是這樣說的吧?!
抱歉了、就只有保持安靜這一點…我依然沒辦法認同呢。』


風魔:「總之事情就是這樣了,我已經決定這一輩子…都要維持著這個模樣來活下去了!

 
大河:「…嗚嗚…咕嗚…沒想到除了泰坦斯之外…嗚…就連風魔你都有著…
這麼讓人痛哭流涕的過往啊…!

泰坦斯:「…我原本還認為你…嗚…一定是個生活態度很隨便的人…實在是很抱歉!

風魔:「拜託不要突然用那種 "自我揭露" 的方式來道歉好不好?!

大河:「所以『O-50』對你而言…果然是個有著非凡意義的回憶之地吧?!
但是像『Orb 手環』之類的…偏偏卻是被我收下了!我們來交換吧!!!


風魔:「哎喲、不用了…!雖然、那個時候我確實是有稍微想過…
『喂、喂…那不是應該屬於我的東西才對嗎?!』之類的想法啦。
不過既然一開始沒有給我,那再強求也沒什麼意思。
反正現在『銀河 手環』跟『勝利 手環』…我也用得很順手了!


泰坦斯:「…『太郎之子』。…『謀逆者之子』。…『喪家犬之子』。
雖然我們各自背負的過往都不相同,但最重要的…是將來我們能夠成就出什麼!


大河:「是啊!這也是『菲利斯』當時教會我的事情呢!

風魔:「…菲利斯?!

大河:「我沒有對你們提起過嗎?! 就是我還在『光之國』的時候…

風魔:「啊啊~!算了…!該怎麼說呢…總覺得好像已經… 在"別的地方" 有聽過的感覺!

大河:「…在 "別的地方" 是什麼意思啊?!!

……
…メタ発言!呃、不是啦…

原來如此、「怪物」跟「喪家犬之子」的萬事屋搭檔早已在「O-50」出名,
而「星間聯盟」為了想要消滅「怪物」,在「戰士之巔」扔下了兩顆強力炸彈,
這件事情,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傳遍整個「O-50」,甚至傳到宇宙之間…

但那樣大規模的行動之後,卻依然還是出現了一個「蒼藍色的光之戰士」,
使用的技巧跟招式、則都是那一對「萬事屋搭檔」曾經賴以成名的絕技。

這樣一來、不僅大大地削落了「星間聯盟」的臉面,
而且只要「變身沒有解除」,就幾乎沒有人能夠知道「蒼藍色的光之戰士」,
真面目到底是「喪家犬之子」或者是…那個「四隻手的怪物」。

那些曾經半途放棄挑戰「戰士之巔」的人也好,那些沒有人類外貌的宇宙人也好,
或許都能因為這樣…而多少獲得一點「希望」吧。


這麼說來,雖然「O-50」從一開始的設定上就是接近「世紀末」般的混亂,
但所謂「淨從穢出」,選定「光之戰士」的力量卻存在於這樣的一個地方。
仔細想想、要說這個設定挺有深度還是挺有意思的呢…

話又說回來,雖然「戰士之巔」是能夠選定「光之戰士」的地方…
但「O-50」本身卻沒有「Ultraman」長期駐守呢?!
***
***
 


ULTRAMAN TAIGA-『Tri-Squad VoiceDrama』(10)←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ULTRAMAN TAIGA-『Tri-Squad VoiceDrama』(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