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9/07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01)(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 話
オレが社長で仮面ライダー
(オレがしゃちょうでかめんライダー)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新時代的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技術,將為您開拓全新的未來!』


是之助:「搭載人工智慧的人形機器人。它的名字就叫做……『人型機(Human Gear)』!


是之助:「它能透過『物體識別』的技術、分辨出我是什麼人,
並且自行思考需要做出的適當反應行動。…早安。


人型機:「您早安,飛電是之助 社長。


『飛電智能技術(Intelligence)公司現在已經在一部分的地區。」


『開始實施全新型號的「人型機派遣服務」。』


『透過通信衛星-「ZEA」的遠端監控。人型機能夠在各行各業的工作現場提供支援服務。』


『新時代的就業模式,將會創造出全新的價值!』


是之助:「一起來、展翅翱翔吧!朝著夢想前進!

主播 人型機:「關於『飛電智能技術公司』的創辦人、飛電是之助 董事長先生的告別式,
將會在今天早上舉行…


『告別式預計將會有1000人悲傷惋惜地送他最後一程。』


主播 人型機:「預計政治界與財經界的各方關係人士都將會列席參加…

或人:「呼…呼…!


或人:「呼…呼…死定了!遲到啦啊啊啊!


或人:「昨天明明設定了5個鬧鐘的啊啊啊…!


或人:「快衝啊!腳踏車~~!!!


……
…與其叫腳踏車跑快點,要快衝的應該是你的雙腿吧…

或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借過!


接待員 人型機:「歡迎光臨、會場內的所有座位都是可以供您自由使用的。

或人:「YUI小姐、早安!

接待員 人型機:「你早安。


司儀 人型機:「那麼接著的下一位搞笑藝人,請上場!

或人:「大家好~~!Aruto~是~~~~也~!


或人:「好的~『Rise Phone』!請問今天的搞笑天氣預報是…??!

Rise Phone:「今天一整天,都會是寒冷的吧。


或人:「冷到讓人抖
~~個不停…!好~!如果沒有~Aruto()~的話~!

女性:「來、啊啊~

男性:「豪豪粗~~


或人:「…………???!!

『呀啊啊啊啊~~!』

……
…不好意思、這種日式的冷笑話諧音梗,以個人微薄的語言能力來說,只能照著字面翻了…
唔嗯?! 隔壁棚是不是在同一個禮拜也玩了諧音梗啊…難道這兩棚是故意的嗎?!!

根津:「你、被開除了。

或人:「咦咦…?! 請等一下啦、經理!

根津:「現在果然已經是…屬於『人型機』的時代了啊。


司儀 人型機:「那麼接著的下一位搞笑藝人,請上場!

觀眾:「唔喔喔喔~!

腹筋崩壞太郎:「大家好~!大家好~!我是『腹筋崩壞太郎』~!


或人:「不是啦…人工智慧怎麼可能有辦法理解人類的搞笑真諦啊。

腹筋崩壞太郎:「腹肌~Power!

『崩~!』

觀眾:「哈哈哈…!哇哈哈哈…!


或人:「……………!!

根津:「看吧、大家都因為笑得很開心,而感到非常幸福的樣子呢。


觀眾:「哈哈哈…!哇哈哈哈…!

根津:「建立一座像這樣充滿歡樂的遊樂園,正是我的夢想啊!


或人:「您跟我真是志同道合啊!我的夢想也是…要替大家帶來歡笑!啊啊…!

根津:「我現在已經有比能更你帶來歡笑的員工了,你請去追尋其他的夢想吧~!

或人:「不會吧…!


……
…話說回來、那件藍色的亮片西裝好像很眼熟呢…
啊、你是跑去隔壁棚跟某位不紅的一片歌手借來的嗎?!
難怪會不受歡迎、那件衣服根本就是「被詛咒的裝備」吧…(啥?!)

『飛電智能技術(Intelligence)公司』


福添:「………………!!


山下:「出席社長的告別式、真是辛苦您了。副社長。

福添:「…『副社長』這個稱呼也該收起來了。


福添:「Siesta、把準備好的東西拿出來。

Siesta:「已經依照您的吩咐。


『嗡~~』

福添:「這下子…這家公司終於是屬於我的了。立刻準備召開緊急董事會議!

山下:「是!


……
…好漂亮的秘書大姊姊!這麼說來、人型機的外表既然是 "製造" 出來的,
那基本上想要有多好看、就能夠有多好看對吧?!

外貌跟身材應該都是能夠完全「客製化」,
每個客人都能量身訂做一個完全符合自己喜好的「人型機」吧…?!
換句話說、這個世界最先會失業的恐怕是風俗業者…(啥?!)

順帶一提、「シエスタ(siesta)」這個字在西班牙文裡頭是「午睡」的意思。

『破曉鎮(Daybreak Town)』


滅:「飛電的社長已經死了。現在開始著手進行『MAGiA』作戰計畫。


迅:「那是什麼啊?! 要怎麼開始進行啊?!

滅:要利用『人型機』的『奇異點(Singularity)』來進行。


迅:「…『奇異點(Singularity)』??!

滅:「開始萌芽出『自我意識』的人工智慧,將會超越人類…
現在…毀滅人類的時刻已經到了!

迅:「呵呵~!


滅:「就像過去的…這座城鎮一樣!


……
…喔喔~這次的反派…看起來好帥啊!不過這個地方是…?!
中心點的位置…跟那個衛星「ZEA」很像對吧?!
莫非是初期型號的衛星…之類的東西,墜落下來把整座城鎮給毀滅掉了?!!

『嗶~』

THAT:「已接受到衛星『ZEA』的命令。


THAT:「開始進行構築程序。

『嗡~』

……
…這是…「3D列印」??!

『嗶嗶嗶!』

IS:「已接受到衛星『ZEA』的命令。開始執行任務。

……
…對了、關於這次「人類角色」跟「人型機」的名稱部份,
因為原則上大部分的主要人類角色似乎都有設定漢字,所以當然就直接沿用,

而各個「人型機」的部份因為基本上都是「片假名」,
所以除非像是「腹筋崩壞太郎」那樣也有特別設定「漢字」的情況,
其餘的在翻譯上就直接使用「羅馬拼音」的方式來做區別。

像是「イズ」如果直接對應漢字的話、會變成「伊豆」。
雖然作為「女孩子的名字」的話,聽起來也很可愛。

但既然那台巨大的3D列印機(?)也有設定了名稱叫做「ザット(That)」,
那它們兩個合在一起就是「That Is」了…

所以如果要穿鑿附會的話…應該還會有一個「All(オール)」嗎?!
如果是「All That Is(所有唯一的)」的話,
就能夠跟「Zero-One」這個名稱互相呼應了對吧?! 大概啦…

或人:「唉唉…真是奇怪啊。我的爆笑段子…為什麼就是不受歡迎呢…啥?!

『嘰~!』


……
…駕駛座沒有人!居然是自動駕駛的高科技車子嗎?!!
也對啦…這個世界都已經機器人滿街跑了,
就算真的有台會講話甚至會變形的汽車(?)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IS:「物體識別成功。飛電或人、22歲。

或人:「……………??!

IS:「現在自稱是『爆笑點(Ping)藝人』,以身為一名沒有人氣的搞笑藝人-『Aruto』
進行演藝事業中。


IS:「……………??

或人:「那還真是抱歉喔…


或人:「啊啊…話說回來、小姐妳哪位啊?!

IS:「我是社長秘書,名字叫『IS』。請您跟我來一趟吧。

或人:「社長秘書…??!


搞笑藝人(寺內):「欸、欸!你一個人嗎?!

搞笑藝人(小林):「我一個人。

搞笑藝人(寺內):「這樣啊、誰快大發慈悲來跟這個可憐的小傢伙組成一個班級啊~!

搞笑藝人(小林):「欸欸欸~!

搞笑藝人(寺內):「喂~!

觀眾:「哈哈哈…!


搞笑藝人(小林):「別以為身為老師就可以亂講話唷~!

觀眾:「哈哈哈…!

腹筋崩壞太郎:「……………!!


……
…這裡的梗…大概是因為客串的搞笑藝人、寺内先生,
就是身高比較高的那一位,
他是真的同時擁有「中等學校教師證」以及「幼教保育士執照」的關係吧…應該啦…

『嘰~!嗶!嗶!嗶!』

腹筋崩壞太郎:「……………??!

迅:「找~到~囉~!

腹筋崩壞太郎:「…唔呃!呃啊…呃…!啊啊…!


腹筋崩壞太郎:「呃!呃呃…!呃!呃啊啊…!

迅:「你已經是我的朋友了。去破壞掉這個地方吧。

腹筋崩壞太郎:「呃!啊啊…呃呃…!



『嗶~!嗡~!』


腹筋崩壞太郎:「呃…呃呃…!我辦不到!因為我的工作是…讓人們開心地發笑…呃呃…

迅:「呵呵呵…不對喔。你的工作…


迅:「是毀滅人類才對。

腹筋崩壞太郎:「呃啊啊…!


腹筋崩壞太郎:「已經成功連接…『滅亡迅雷.net』。

迅:「呵…拿去吧。


『嗶~!』

THAT:「構築程序已經完成。

……
…這種方式有點像是…強行駭進人型機的系統,並搶奪控制權?!
不過如果每架人型機都有跟衛星「ZEA」進行連線,就算只有一架被駭客入侵了,
照理說、也應該會立刻啟動「警報」或是「應變措施」吧?!

當然啦,如果是因為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所以「防火牆」的安檢作得不過嚴密,那倒也是有可能…
可是「Daybreak 事件」不就是這樣發生的嗎…?!

主編大人、既然這次有請到了「專業人士」來當AI技術這方面的顧問,
那麼相關設定就算再更加嚴謹一點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吧?!
反正專業術語一般觀眾也聽不懂對吧…(喂)

福添:「這次請大家過來的原因、並不是為了別的。
而是為了公開宣讀我們『飛電智能技術(Intelligence)公司』的創辦人,
…飛電是之助 社長先生的遺書。



福添:「為了這件事情,我們還特地請了這一位過來。

山下:「沒想到那位社長居然還有個這樣的孫子啊…

或人:「唉…為什麼要找我來啊…

IS:「一切依照是之助 社長的遺願來辦理。


IS:「這份是經由第三方的法律事務而預先囑立的『公正證書遺言』,
所以並沒有任何法律方面的問題。


或人:「唉喲…


福添:「那你就快點唸吧、我還有社長的『業務交接』得進行呢!

或人:「那好吧…咦咦?! 不會吧…?!


福添:「怎麼了?! 唔、讓我看!…『在不久的將來,本公司將會直接面對一項重大危機』…

山下:「危機?!!

董事:「危機…?!

董事:「什麼…?!

董事:「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福添:「…『由本公司派遣出去的大量「人型機(Human Gear)」,
將會遭受無情殘暴人士的惡意利用,開始襲擊人類』…??!


董事:「怎麼可能?!

董事:「喂、喂、喂…什麼意思啊!

董事:「這是什麼意思啊?!


IS:「……………!!

福添:「……………??!


福添:「…『能夠與之對抗的手段、只有一個。那就是「Zero-One 驅動器」,
…跟「Porg-Rise Key(程式昇華金鑰)」。


IS:「
……………!!


福添:「…『為了能夠藉由我等人類之手來完善控制「人型機(Human Gear),
當中已經內藏了「新時代的維安系統(Security system)」,
而擁有其使用權限的…只有本公司的社長一人。』



福添:「…『為此、我將任命第二代社長為…身為我孫子的…飛電或人』?!!!

或人:「我…???!

福添:「咦咦?!!

董事:「怎麼可能…?!

董事:「不會吧…?!


福添:「…『期望公司內部所有員工都能團結一心,
共同陪伴本公司度過這一次的危機。 以上。』……開什麼玩笑!
難道你們想要利用這種『親屬經營』的方式
來把這家公司變成你們的私人財產嗎?!

董事:「就是說啊!開什麼玩笑!

董事:「快點解釋清楚啊!

董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或人:「……………!!


或人:「所有人、都先冷靜下來!

董事:「啊啊…!

董事:「唔唔…!

或人:「我怎麼可能突然…跑來當什麼社長啊!

福添:「咦…?!

或人:「因為我的夢想…是要逗大家笑啊!

IS:「……………??

……
…家族經營這種事情在大企業裡頭算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一般來說、應該都要由老社長先把「接班人」帶在身邊歷練一番,
同時也是經營公司內的人脈,這樣將來權力轉移時才不會出問題…
像這樣突然冒出來的「孫子」,會引發董事會抗議也是正常的…

或人:「…………………


幼年或人:「扮鬼臉看誰先笑~!啊噗噗~!

其雄:「哈哈哈…!或人真的好有趣喔。


幼年或人:「哼…再來一次!你根本沒有打從心底笑出來!

其雄:「就算你試再多次,結果也是一樣的啊。


幼年或人:「我絕對要讓爸爸你真正的笑出來!啊噗噗~!

『轟隆!』

幼年或人:「呃…?! 啊啊…!

其雄:「或人…


其雄:「……朝著夢想…翱翔吧…


或人:「我的夢想…!抱歉了、爺爺!


……
…所以或人的「爸爸」是…人型機??! 而且外表看起來是…早期型號的?!

那麼、它是人類改造而成的「人型機」呢?!
還是「仿造飛電其雄的人格」而製造的人型機呢?!!
反過來說…或人真正的雙親在哪裡?! 難道也是在「Daybreak 事件」裡頭犧牲了嗎?!

而且話說回來,身為唯一的孫子…或人他居然沒有去參加爺爺的葬禮?!
照理說他應該要以親屬的身份站在「主祭人」的位置吧?!


說起來、個人實在有點好奇,大森P對於「父親」到底有什麼怨念啊…
由他主導的每部作品,都似乎對於「父子關係」充滿了滿滿的恨意似的…
非要搞到「家破人亡」、或是「父子相殘」他才高興…

雖說這種手法在「迪X尼」的動畫裡頭也很常用啦,
藉著父母的死亡或是小孩反抗雙親的行為,來讓主角有一個「正當又必要的成長理由」,

但如果真要算起來…這已經是大森P所執掌的…第三部出現這種情況的假面騎士作品了對吧?!
要小心被人說成是「玩不出新花樣」啊,製作人大人…

搞笑藝人(小林):「簡直就跟是拿把尺量好的一樣準、每個人在小學畢業的時候啊,
大家都肯定會哭成一團對吧!


搞笑藝人(寺內):「真拿你沒辦法啊~!那我就把尺借給你吧~!

搞笑藝人(小林):「為什麼啊~?!!

觀眾:「哈哈哈…!哈哈哈…!


……
…咦咦?! 這笑點太深奧了、以個人這種貧瘠的腦細胞無法理解!

觀眾:「哈哈哈…!

或人:「好…!

司儀 人型機:「那麼接著…!

或人:「…呃?!

司儀 人型機:「下一位搞笑藝人,請上場!


或人:「………………!!

根津:「你、被開除了。我現在已經有比能更你帶來歡笑的員工了。


根津:「現在果然已經是…屬於『人型機』的時代了啊。

觀眾:「唔喔喔~!

或人:「………………!!


工作人員 人型機:「請你快點退下!

觀眾:「咦咦?! 怎麼啦?!

觀眾:「怎麼回事啊?!

或人:「………………??!

腹筋崩壞太郎:「喝…!

工作人員 人型機:「…哇啊啊!


觀眾:「哇啊啊…怎麼了啊?!

腹筋崩壞太郎:「我的工作是…逗人類發笑…

觀眾:「咦咦?! 怎麼回事啊…?!

『嘰~滋滋滋!』

觀眾:「哈哈哈…!哈哈哈…!


觀眾:「怎麼啦…?!

觀眾:「咦咦?! 好恐怖喔…!

腹筋崩壞太郎:「…是讓人類滅亡!

『Berotha(刺蛉)!』


『滅絕 Rise!』


腹筋崩壞太郎:「吼啊啊啊啊…!


腹筋崩壞太郎:「吼吼吼啊啊啊…!

觀眾:「哇啊啊啊…!


刺蛉 魔人機:「吼…吼…!把人類全部殺光!

觀眾:「哇啊啊啊…!

或人:「怎麼回事啊?!


女性工作人員 人型機:「唔…!快點離開舞台!

刺蛉 魔人機:「吼…!

女性工作人員 人型機:「…呃啊!

男性工作人員 人型機:「…呃啊!

刺蛉 魔人機:「吼…!

戰鬥員 人型機:「呃啊啊…!


戰鬥員 人型機:「吼…!


……
…「人型機」的真面目(?)還挺嚇人的耶!

刺蛉 魔人機:「殺光所有人類!

觀眾:「哇啊啊啊…!


刺蛉 魔人機:「要殺光…所有人類!

觀眾:「呃啊啊啊!


根津:「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啊?!

觀眾:「哇啊啊啊…!

或人:「啊啊…?! 唔…!快住手!


刺蛉 魔人機:「殺光所有人類!

或人:「…呃啊!

……
…這次的怪人乍看之下是「螳螂(カマキリ)」、但其實並不是。
在「設定上」搞了一個非常麻煩的玩意兒出來…
名稱叫「ベローサマギア(Berotha MAGiA)」,
靈感是來自一種已經絕種的昆蟲「クジベローサ・テルユキイ」,

網路上有人將其翻稱「久慈照之刺鱗蛉」,老實說要講沒錯…但也不太正確。
但若要說錯了、還確實是有一點點正確的。

首先如果從頭開始講的話,
這種昆蟲是在2006年、由位於日本岩手縣久慈市的「久慈琥珀博物館」,
當時的館長「佐佐木和久」先生所發掘出來的一顆琥珀化石裡頭發現的,

這塊琥珀化石根據推斷大約是8600萬年前、白堊紀後期的產物,
長久以來一直被日本學界認為是「唯一產自日本的螳螂化石」。

後來、在經由佐佐木先生的重新調查之後,
發現這一顆琥珀化石內部的昆蟲遺骸,其實並不是「螳螂」。
並確認了這裡頭的昆蟲其實應該是屬於「脈翅目 刺蛉科」底下的一種「新種昆蟲」。
這也是整個東亞地區第一次正式確認有「刺蛉科」化石的存在。

後來這種昆蟲的「學名」由發現者佐佐木先生命名為:「クジベローサ・テルユキイ」。
並取了「クジコハクトガマムシ」的日本名。

一個一個解釋下來的話,首先是屬名「クジベローサ」,
這是由發現地點的「久慈(クジ)」,加上「脈翅目」底下原有的屬名「berotha」而來,
「Kujiberotha」如果要以「拉丁文」的發音方式、應該讀成「クイベロータ」。

而「種小名」的「テルユキイ」,
則是命名者佐佐木先生為了讓日本民眾們能夠更加認識這種昆蟲,
所以借用了在日本演藝圈裡頭、以熱愛昆蟲生態而出名的「香川照之」先生的名字,
來命名為「teruyukii」。

所以、「クジベローサ・テルユキイ」正式的學名應該是…「久慈刺蛉科‧照之」才對。

寫成「久慈照之刺鱗蛉」不僅是把「種名」跟「屬名」顛倒,
「刺蛉」跟「鱗蛉」更是兩種不同科目的昆蟲。

另外、關於日本名的「クジコハクトガマムシ」,
直接翻譯過來就是「久慈(クジ)琥珀(コハク)刺蛉(トガマムシ)」。

其中的「トガマムシ」則是來自「利鐮(とがま)」加上「蟲(むし)」的組合字。

總結來說、這裡「ベローサマギア」的名稱其實不用想得太複雜,
直接稱為「刺蛉 Magia」就可以了。

順帶一提的是,「Magia」這個字在拉丁文裡頭是「魔法」的意思。
所以「人型機(Human Gear)」變成「MAGiA」…也許可以翻成「魔人機」??!

民眾:「哇啊啊…!

戰鬥員 魔人機:「請…請…請…!

『嘰~!』


隊員:「已經順利抵達『Dream Land』,立刻準備展開行動。

諫:「……………!!


唯阿:「首先要收集發生暴走的『人型機』的相關資料。全體隊員…

『砰!砰!砰!砰!』

諫:「…一隻不留地打爛它們!


唯阿:「把我的指示聽完再開槍啊!


……
…這麼說來、設定上諫是「隊長」,而唯阿是「技術顧問」對吧?!
那不破跟刃之間誰的官階高一點啊?! 照這種感覺、負責發號施令的是唯阿嗎?!

***
***
今日的 BGM: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01)(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