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8/28

騎士竜戦隊リュウソウジャー(23)(下)


騎士竜戦隊リュウソウジャー
(きしりゅうせんたいリュウソウジャー)


第23話 
幻のリュウソウル    
(まぼろしのリュウソウル)


無法接受的人 請務必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向平常愛用的「強力 龍裝魂」,其「壽命」已經到了盡頭,
如果想要獲得新的「龍裝魂」的話,雖然可以依靠「採掘」來得到,

但在「龍裝族」內,同時也有著以「交換」這種方式,
做為快速獲得不同「龍裝魂」的風俗文化,
所以眾人決定來一場久違的「龍裝魂交換活動」…

***
***
奏路:「…龍裝 Change!

『Que bom!』


向:「來自『海之龍裝族』的奏路,也是因為被『王者滄龍』選上了,
所以才能夠變身成為『龍裝金』呢。


『咚嘎啦喝喝!來吧、猛者!嘿咻~喝咻!猛者!者!者!』


『龍 So Cool!』

龍裝金:「榮光的騎士!…龍裝金!


暴龍明哥:「嗯。但是能夠一起戰鬥的,只有『靈魂』彼此契合的對象而已Tyra。

明日奈:「所以我們也都是因為得到了『甲龍 薔薇』的認同,所以才…

『Que bom!』

暴龍明哥:「Tyra!

三角龍劍:「
吼!

甲龍薔薇:「
吼!

虎龍長槍:「
吼!

針龍尖刺:「吼!


龍裝紅:「
龍裝合體!騎士龍王‧五騎士!

龍裝藍:「
龍裝合體!騎士龍王‧五騎士!

龍裝粉紅:「
龍裝合體!騎士龍王‧五騎士!

龍裝綠:「
龍裝合體!騎士龍王‧五騎士!

龍裝黑:「龍裝合體!騎士龍王‧五騎士!


坦克喬:「
…喝!

龍裝紅:「…喝!


龍裝紅:「暴龍吼擊炮!

坦克喬:「…呃啊!


龍裝綠:「虎龍槍斬!

龍裝藍:「三角龍劍擊!

坦克喬:「
…呃啊!


龍裝粉紅:「甲龍薔薇射擊!

甲龍薔薇:「吼!


坦克喬:「…呃啊!


龍裝黑:「針龍攻擊!

坦克喬:「…呃啊!


龍裝紅:「
五騎士‧終極斬(Five Knights Ultimate Slash)!

龍裝藍:「
五騎士‧終極斬(Five Knights Ultimate Slash)!

龍裝粉紅:「
五騎士‧終極斬(Five Knights Ultimate Slash)!


龍裝綠:「
五騎士‧終極斬(Five Knights Ultimate Slash)!

龍裝黑:「五騎士‧終極斬(Five Knights Ultimate Slash)!


坦克喬:「…呃啊啊!


……
…又再次被公開處刑的坦克喬大人,
在吐嘈人家要復活幾次之外,應該還要問…你們到底要讓人家死幾遍啊?!

結果「甲龍薔薇」跟「三角龍劍」的專屬型態只有出場過一次…
「三角龍劍」那次還是在「寶箱怪 負魂獸」創造出來的幻想空間裡頭,
換句話說、「實質上的登場」根本連一次都沒有!

老實說、個人這就非常搞不懂了…
製作人只有指定芽瑠人的角色「必須要一眼就能認出是龍裝者」,
所以把他的頭髮設定成非常誇裝的「水藍色」,

但除此之外,從主編大人開始…
劇情裡頭每個角色都喜歡拿他開玩笑,處處讓他碰釘子,
暴龍明哥甚至沒來由地就是特別討厭他,
連想要交換個「龍裝魂」都得落得被排擠的地步,

簡單來說、就是完全淪為「ネタキャラ」…

雖說在一部戲劇裡頭,擔當這種角色有些時候未必就是壞事,
因為那總比被變成「陰影人」要來得強,
畢竟演員的人數眾多,能夠多幾個出鏡的機會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以演員來說,這樣的角色也等於能夠有更多機會,
可以來磨練不同方式的演技,

比起身為「第一男主角」的向,總是「足以閃瞎觀眾眼睛的燦笑」,
以及「像是看到殺父仇人的眼神」…就幾乎只有這兩種表情來說,
芽瑠人所展現出來的情緒表達,算是比他豐富了快要10倍…

所以總體而言,其實也是好事一件吧…大概啦…

明日奈:「還有『王者滄龍』它們也合體成『騎士龍 海皇』,一起戰鬥了呢!


龍裝金:「…『騎士龍 海皇』!

……
…那個、為什麼大家都直接把「拳套菊石」給忽略了呢…
就算它們是附屬在「王者滄龍」底下,而且也不算是恐龍…
但好歹「總集篇」的時候也該稍微提到人家的名字啊…

芽瑠人:「來自宇宙的騎士龍、『閃耀伶盜龍』跟『暗影伶盜龍』,
它們也將力量借給我們了呢。


宇宙伶盜龍:「吼~!


龍裝紅:「騎士龍王‧宇宙伶盜龍!

……
…所以說奏路得到「暗影 龍裝魂」的過程,那樣也算「獲得騎士龍的認同」嗎?!
他自己根本也搞不清楚裝況吧…
而且伏筆埋了兩三集,結果「從宇宙歸來的騎士龍」這個梗到底是…??!

向:「大家都是因為能夠跟騎士龍彼此把靈魂互相合而為一,所以才能夠一起戰鬥啊!

龍裝紅:「騎士龍王‧火山異齒龍!


龍裝紅:「把靈魂…合而為一!巨靈‧騎士龍王!

龍裝金:「
把靈魂…合而為一!巨靈‧騎士龍王!

……
…要不是為了賣玩具,要不然老實說…
個人覺得只有你們兩個 "擅專場" 的巨大戰,根本就是完全違背「騎士道」精神的表現啊…

而且、所以說兩個認識不到幾個月的人,喊說「把靈魂合而為一」實在很奇怪啊…
對於長壽的龍裝族來說,向跟從小一起長大的芽瑠人和明日奈認識超過200年了,
就算是以普通人類的標準,他跟奏路基本上應該也還是「根本不熟」的程度…

這根本就是官方在強推「CP」吧?! 但奏路上岸的目的是找老婆啊!
一個原本就已經是整天「精蟲衝腦」的傢伙,如果又再加上「BL」的要素…
唔嗯…雖說真愛不分性別,但這樣一來、奏路這個角色到底會變成什麼啊…

永羽:「這麼說起來…

火山異齒龍:「我們上、兄弟!

王者滄龍:「好、兄弟!

永羽:「沒想到『火山異齒龍』跟『王者滄龍』居然會是兄弟呢。


暴龍明哥:「咦咦?!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Tyra??!

雷電棘龍:「吼~!


向:「當時他們突然合體成『雷電棘龍』,真的是讓人嚇了超大一跳呢!

明日奈:「就是啊~

奏路:「雖然嚴格說起來,並不是『真正的血緣兄弟』就是了。

向:「奏路…!

奏路:「抱歉來晚了。…因為小乙說什麼要也跟著來。

……
…暴龍明哥不是也有經歷過王者滄龍說的「龍裝族內戰」時期嗎…
就算當時火山異齒龍已經先被封印起來了,

但它會不清楚這件事就表示,暴龍明哥真的跟其他騎士龍都「很不熟」對吧…
虧它的名字還有個「Amigo」這個字呢…

到底該說這種 "眼高於頂" 的吉祥物真是討人厭,
還是該說恐龍的腦袋果然都很小呢…(喂)

而且…不算「真正的兄弟」這點用不著戳破也沒關係啦!編劇大人…
雖然個人是可以理解這樣的解釋…
應該是為了避免小朋友產生「異齒龍跟滄龍是兄弟」這種奇怪的概念,
進而會被人說成是有「誤導」的嫌疑,

但既然他們是「被製造出來的」,那就麻煩採用跟「姊妹艦」這種概念一樣,
麻煩請追加個像是…呃…「完工日是同一年」,或是「製造者是同一人」之類的設定吧…

彼此雖然是「不同種類的恐龍」,卻能夠有「親如兄弟的情義」,
這本來是一個非常棒的設定的說。硬是要把它戳破就實在顯得沒有太過夢想了一點啊…

優衣:「啊!是小乙!好久不見了~

乙:「呵呵~好久不見了。


向:「說來『海之龍裝族』…都有些什麼種類的『龍裝魂』呢?!

奏路:「其實我最近找到了一枚…第一次見到的『龍裝魂』。


芽瑠人:「這個是…?! 我也從來沒看過呢。

暴龍明哥:「暴龍明哥也不清楚Tyra~!

明日奈:「啊!萬羽你知道嗎?!

永羽:「當然是沒有我哥不知道的『龍裝魂』了!對吧…?!

萬羽:「……………!!


永羽:「哥…??!

芽瑠人:「原來你也不知道啊…

永羽:「真的假的?!

萬羽:「呃咳咳…!


賽特:「喔喔!那枚『龍裝魂』是…!

優衣:「啊勒?! 爸爸突然變成賽特先生了!

奏路:「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賽特:「這個是…『夢幻的騎士龍-祈願龍』的龍裝魂…『實願 龍裝魂』!


……
…老實說、暴龍明哥還是少說話比較好吧?!
它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腦袋,只會把「設定」越搞搞混亂而已…

相較於「王者滄龍」跟「火山異齒龍」的那種「經年累月的智慧感」,
暴龍明哥顯得就只是一隻腦容量很低的大蜥蜴而已…

芽瑠人:「…『實願 龍裝魂』??!

賽特:「…『祈願龍』的力量…能夠實現任何的心願!久遠以前、為了爭奪這份力量,
龍裝族內部彼此也發生過不小的紛爭。


向:「紛爭…?!

賽特(尚久):「因為『實願 龍裝魂』能夠…咕…鼾…!

優衣:「爸爸!

尚久:「噗呼~ 啊啊…睡得好熟啊。等一下、幫我拿著。

優衣:「……………!!

尚久:「沒戴眼鏡我看不見…


尚久:「就是那個啊、有個人教了我很多關於…『怎麼樣美味地享受雞翅膀』的方法啊…

優衣:「……………??!

尚久:「像這樣噗滋一聲折斷之後,雞翅的尾端部份啊…
到底要吃到什麼地方才算最好吃,要怎麼吃才能夠吃得乾淨俐落…


尚久:「…就像這類的話題啊,結果到最後我什麼也沒有搞懂呢。
知道了嗎?! 嗯!


優衣:「……………??!

明日奈:「在講什麼啊??!


萬羽:「簡單來說、就是『實願 龍裝魂』能夠實現任何願望對吧!

奏路:「應該實現的願望…就只有一個!

向:「……………!!

芽瑠人:「
……………!!

明日奈:「
……………!!

永羽:「
……………!!

萬羽:「
……………!!


奏路:「讓我得到一
位完美的新娘吧!

芽瑠人:「啊啊、等…等等…!

明日奈:「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永羽:「哇啊啊…等等…!


向:「啊、啊啊…!

萬羽:「唉唉…

奏路:「唔唔…呃…為什麼阻止我!

明日奈:「別鬧了!

奏路:「放手!

芽瑠人:「你才快住手!

奏路:「唔唔…呃…!

明日奈:「啊啊…真是的…!

芽瑠人:「哇啊…

明日奈:「唔唔…!

奏路:「哇啊…!


向:「奏路……『婚活』又不是只有一個人的事情!

暴龍明哥:「嗯!

向:「也要考慮對方的心情啊!如果不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根本就沒有意義吧!

奏路:「…可惡…居然講那種大道理…!

萬羽:「只要使用『實願 龍裝魂』的話,就能把我們跟『德魯伊特』之間的戰鬥…
劃下休止符!


永羽:「對啊!只要許下『打倒德魯伊特』的願望的話…戰鬥就能結束了!

芽瑠人:「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的!要再多考慮周全一些…

永羽:「不試試看的話、又怎麼會知道呢!

明日奈:「芽瑠人都說了要再多考慮一點才行!

永羽:「啥…?!

奏路:「…『婚活』對於『海之龍裝族』而言,也是最重要的大事啊!」

明日奈:「所以說那種事情、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就好了啦!

永羽:「根本連試都沒試,你又知道不會成功了!

芽瑠人:「我不是早就告訴過你、要多用點腦袋嗎!

永羽:「真讓人不爽…!


向:「…『惡臭 龍裝魂』!

萬羽:「………………


『惡臭 龍裝魂!飄飄蕩蕩~』

奏路:「呃…!咳咳…

明日奈:「噁…!咳咳…唔…

芽瑠人:「呃啊!咳咳…

永羽:「噁……

向:「大家都先冷靜下來再想想吧…


實願 龍裝魂:「
吼…!

向:「……………??!

實願 龍裝魂:「吼…!

向:「…『實願 龍裝魂』…你…咦…?! 小乙…?!

乙:「看來大家沒辦法決定要許什麼願望,那就先交給小乙保管吧。


芽瑠人:「啊啊…小乙、還給我們好嗎?! 那是很要緊的東西…

乙:「芽瑠人先生不要插嘴!

芽瑠人:「……………??!


乙:「……………!!

芽瑠人:「
……………!!

奏路:「小乙…!

向:「芽瑠人…!

……
…但是「實現心願」不可能是無條件、或毫無代價的吧?!
反事都有所謂的「一體兩面」,就像前兩集「死者復活」等於「活物消失」一樣…
如果實現願望的代價是必須犧牲很多人呢??!

使用這枚龍裝魂許下「打倒德魯伊特」這種願望,
那是全宇宙的「德魯伊特」都會被消滅,還是僅限於地球上的?!
區區一隻騎士龍,不可能有辦法一口氣改變全宇宙吧?!

更不用說「德魯伊特」跟「負魂獸」基本上是兩種不同的「概念」對吧?!
庫雷昂嚴格說起來也不是德魯伊特的一份子、而是「協力者」而已,
那樣的願望對它恐怕也不會有影響吧?!

再者說、像上一集的「死靈法師 負魂獸」那種,
能夠讓坦克喬「死而復活」又「穿越次元」的情況該怎麼說?!

乙:「…呼…呼……只要有了這個的話…

龍裝藍:「喝…!


乙:「芽瑠人先生…!

龍裝藍:「…『迅捷 龍裝魂』!

『迅捷 龍裝魂!』

乙:「咦咦…?!


『行動迅速~!』

向:「芽瑠人!你怎麼會對著小乙舉劍…

龍裝藍:「不要被騙了、向!這傢伙才不是小乙!是冒牌貨!

乙:「……………!!

龍裝藍:「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就只有一個人!


乙(懷茲爾):「哼哼哼…

懷茲爾:「…哼哼…哈哈哈哈哈!

向:「懷茲爾!


懷茲爾:「真虧你居然有辦法…看穿我最棒 OF 最棒的喬裝啊~!哈哈哈…

龍裝藍:「你休想搶走『實願 龍裝魂』!

懷茲爾:「哼!

『砰!砰!砰!』

龍裝藍:「喝…!

『咻~!』


懷茲爾:「呿…!

龍裝藍:「喝啊…!

『咻~!』


龍裝藍:「喝啊…!

懷茲爾:「唔…!


懷茲爾:「哼!

龍裝藍:「呃…!


懷茲爾:「…喝!

龍裝藍:「
…喝!


龍裝藍:「唔!喝…!

懷茲爾:「
…喝!


懷茲爾:「來啊~來啊~~哼哼哼…

龍裝藍:「唔!喝啊…!呃…!


龍裝藍:「既然這樣的話!喝…!

懷茲爾:「唔哇啊啊…?! 哎喲喂~


龍裝藍:「…『伸縮 龍裝魂』!

懷茲爾:「什麼?!

『伸縮 龍裝魂~!』『伸展~!』

懷茲爾:「呃!啊啊…!


懷茲爾:「糟了!

龍裝藍:「喝…!

懷茲爾:「唔呃…!

龍裝藍:「唔!…『實願 龍裝魂』我就拿回來了!


懷茲爾:「可恨啊、龍裝藍!

龍裝藍:「…喝!


懷茲爾:「呿…!這筆帳我下次一定會討回來!

龍裝藍:「唔…!


……
…倒是很瀟灑地就走人了呢…
不過算起來,這已經是懷茲爾第二次大剌剌地進到到龍井家了對吧…

戰士們的基地這麼容易被入侵沒問題嗎…?!
兒童節目如果搞「暗殺」可能會有點不合適,但懷茲爾如果願意,
甚至可以變裝成優衣或尚久,把向他們的「龍裝魂」全部給偷走吧…

明日奈:「芽瑠人!向!

奏路:「啊啊?! …小乙呢?!

向:「原來那是懷茲爾偽裝的冒牌貨!

明日奈:「咦咦?! …啊…可是…等等、奏路!你這個做哥哥的竟然沒察覺到嗎?!」

奏路:「…啊啊…咦…我只是覺得…她好像比平常更愛撒嬌了一點…

明日奈:「啥啥…

……
…畢竟作為一個「妹控」來說,懷疑妹妹就等於是懷疑自身的人格,
所以他沒發現倒也是正常的…(啥?!)

永羽:「更重要的是…『實願 龍裝魂』呢?!

芽瑠人:「順利搶回來了。

向:「其實剛剛…我聽見『實願 龍裝魂』的聲音了。


萬羽:「…聲音?!

向:「…『實願 龍裝魂』的願望…那就是、『和平』!
『實願 龍裝魂』非常厭惡因為自己的緣故而使得紛爭不斷。就像剛剛大家那樣…


芽瑠人:「啊啊…

明日奈:「
啊啊…

奏路:「
啊啊…

永羽:「
啊啊…


向:「所以『祈願龍』才會一邊悲傷嘆息著自身的存在,
並且逃往了任何人都永遠不可能有機會再見它的…大海深處。


祈願龍:「吼…!


向:「然後、在經過無比漫長的歲月之後…

奏路:「它的『龍裝魂』,卻被我在偶然之間發現了是嗎…

向:「讓我們幫助『實願 龍裝魂』去到一個…不管是誰都再也抓不到它的地方吧!
…芽瑠人!

芽瑠人:「是啊!…『膨脹 龍裝魂』!

『膨脹 龍裝魂!』『膨脹~!膨脹~!』


向:「…『實願 龍裝魂』!你的心願…我們總有一天,一定會幫你實現的!

實願 龍裝魂:「吼…!

……
…可以吐嘈一件事情嗎…既然「祈願龍」的力量能夠實現任何願望…
那它為什麼不乾脆許願「讓自己消失」呢…
雖說這樣一來、這集就演不下去了就是…

不過硬要說的話,「祈願龍」不可能只有一隻吧?!
就物理法則來說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唔…算了、畢竟是「總集篇」,這種事情不要太計較也就罷了…

向:「好…!就讓我們跟『騎士龍』們同心協力來打倒『德魯伊特』,
一定要讓這個世界…恢復和平!


芽瑠人:「嗯!

明日奈:「嗯!

奏路:「話說回來…為什麼芽瑠人你能夠察覺到那個小乙是冒牌貨?!

芽瑠人:「啊…!啊啊…那是因為前天跟小乙見面的時候…


芽瑠人:「唔嗯~

乙:「哈~


乙:「下次見面開始,我想要直接稱呼芽瑠人先生為…『芽瑠人』!呵呵…


芽瑠人:「…她明明就這麼跟我說過,但剛剛卻還是喊了我…『芽瑠人先生』,
所以我才…

奏路:「嗯?!  唔唔…??!

永羽:「嘿~ 感情還真好嘛~~

明日奈:「嗯~

奏路:「呃…??!


奏路:「喂、站住!你跟我妹妹現在是什麼關係啊!
為什麼你們兩個會單獨跑去喝什麼下午茶!我怎麼會完全不知道啊!


芽瑠人:「因為她說不想讓你知道啊…!


永羽:「哈哈…

向:「你們兩個、小心摔跤啊!

奏路:「我們家小乙才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子!

芽瑠人:「就是小乙開口邀我的啊!

奏路:「你說什麼?!

明日奈:「呵呵…真是!你們兩個…別吵了!


明日奈:「好了啦!回去了!

奏路:「喂!芽瑠人!

萬羽:「你們也快去攔住他們啦!

永羽:「呵呵



向:「一起去!

芽瑠人:「你到底想怎樣啦!

奏路:「你怎麼可以瞞著我!

芽瑠人:「還不都是因為你不管小乙想去哪裡、想做什麼事。都要愛亂發脾氣!

奏路:「芽瑠人!!!

芽瑠人:「看吧!就像這樣…!

明日奈:「別吵了~啦!

芽瑠人:「哇啊啊…!

奏路:「
哇啊啊…!

明日奈:「哇啊…!

……

…原來已經私底下出去約會好幾次了嗎?! 你們兩個還不快點改口叫妹婿跟大舅子啊!

這條純愛(?)的劇情線,如果最後能讓芽瑠人跟小乙有個美好的結局的話…
那這部戲在個人的心目中就可以有60分…
雖然個人有點擔心,以後主編大人會不會又突然來個一手,
像是「第一男主角撈盡好處」這種玩到爛的芭樂手法…

如果山岡老師真的把小乙寫成是個見異思遷的女人,
那麼個人絕對會想詛咒這部戲的銷售額也一樣大暴死的…(喂)


***
***
今日的BGM:



騎士竜戦隊リュウソウジャー(23)(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騎士竜戦隊リュウソウジャー(24)(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