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8/01

屏東人與事-8 與眾不同的藍師傅

        藍Sir—我一直這麼叫他,「Sir」---這是早期人們對一個傑出人物的敬稱(請唸日語),即使他的職業只是理髮師,是的,「只是」一個「剃頭師傅」,一位人們眼中,清劬瘦小的老頭子、鄉巴老,但是….似乎只有我知道他的不平凡。

          我和他的對話未曾用過中國話。他是純本土的實踐者,滿懷愛鄉愛土的情操,對現任偽政權鄙夷且不屑一顧。但他不像我這麼直接嗆聲,他很溫和的看待,而你依然可以感受他的堅決。他今年快80了,在他小時候那個年代,高樹鄉山腳下的農地裡,幾乎沒有人碰過書本。他家田地狹小,窮得連三餐都有問題,反正也不需太多幫手,稍稍長大就去外鄉學手藝,只要能養活自己幹什麼都好。他13歲學理髮,18歲學成開業,算來做這一行也60年了,搬到屏東市仁愛路大約10來年。我這人什麼都好商量,就是頭髮超難搞,本地理髮店極多,老師傅也不少,但是總無法盡如人意,尋尋覓覓多年,終於找到藍師傅,能夠讓這頭鋼毛服服貼貼。每次理髮都是大工程---距離甚遠,必須先預約才不會白跑一趟,最好順便到市區辦幾件事,這樣就覺得賺到了。他最遠的客人來自台南,真的好遠吶,70幾公里耶!顯然有人比我還忠誠,我家到這裡才10公里,差多了!
       面對一位看盡冷暖的睿智老人,常常從他言語中學習世間風華,有時三言兩語的提點,就令你茅塞頓開、恍然大悟。我笑他埋沒了人才,他淡然對應,總說凡事皆註定,無須看遠遠的高山。身處鬧市,幾乎全年無休,也沒有助手,每天摸遍各色頭顱,沒有一絲無奈或怨懟。每個禮拜有2天他去晨泳,一次可游1個多小時也不見疲態,有4天他去公園打板球,用自製的長柄乒乓球拍打羽毛球,這是他發明的運動,已經推廣到南台灣許多地區了。另一天他去釣魚,只是打發時間,因為他技術太好,已經是職業級的釣手,釣場都免費招待隨便他釣(反正他也不帶走半條魚),只要他幫忙介紹新客人。理髮的閒暇養了7.8籠黃鶯,倒不是他的,公園的同好尊他是師傅,都把小鳥兒交給他代為訓練,怎麼也推不掉,只好勉為其難,反正讓客人同享清脆鶯唱也不錯(真的好聽!)。他就是這樣一個,凡事都第一名的人。子女都已長大有自己的家庭,妻子身體很不好,大多臥床休養,他幫我理髮時,若時近中午,常看見有婦人提飯盒來,他說那是他的女朋友,好像有三位吧。
       我問他那女朋友怎麼辦,有時間「款待」她們嗎?他只淡淡的笑:「偶爾放個假,或者晚上啊。」詳細請教,原來他只須極少睡眠,連午休也免了,還能讓「女朋友們」都滿意!其中一位很有錢,要他收了店只陪她過下半生,他一貫作風回絕了---被綁住的人生實在太不幸啦!   有一次我抱怨工作的勞累,他教我:只要不去想它就不會累了。那時還不懂---累就是累,哪有不想就不累的道理?現在稍稍明白了。他,不吃素也不識字,沒「修行」,卻已經早早了知佛法大意,「無失亦無得」、「無來也無去」,幽微中道,奧妙卻無奇,無此身亦無此心….世間一切如此美好,怎麼會累呢?



誰比較偉大←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