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09

小龍女的童年旅憶 3-1

      數月之前,有請老母屈從,走一趟昔時路徑。母親屬龍,虛歲80又4,溫姓,閨名桂英,故鄉在現今高樹鄉廣興村,一般通稱「大陸關」,與台灣鄉土文學之父---鍾理和先生(1915年生,長母親13歲)為姑表姊弟,我應稱理先生為表舅,可惜生之也晚,未曾拜見。母親27歲那年,隘寮溪作大水,全庄良田沖毀大半,無以安家,舉家遷入內埔大和庄,再遷八壽埤河壩子,我在此出生,但全家仍講特殊大路關腔客話,為亟待學者研究保存之特殊客語。
     清康熙之末,先祖挑擔渡海,一頭放家當,一頭是一尊黑面觀世音菩薩,來台開墾夢中樂土。沿下淡水溪而上,溯東港溪,泊於「頓物潭」達達港,其地現名竹田鄉糶糴村,有溫、江、鍾、楊、梁等諸宗長,循麟洛溪,皆閩庄部落,覓善地不得,有二、三冬之久,曾短暫落腳現今里港武洛村,為我等根源之基。平埔族古名烏鹿社,又稱大澤雞社、大隻雞社。老母未曾過訪,首途特先來此「義應廟」,參拜列祖列宗,一了心願。至今該村耆老仍能講客話,且腔調平準如舊,但周邊皆講台語,中年以下均以台語為主,不出數十年,全村可能變成「福佬客」。 村外不足一里,為閩庄茄冬腳部落,路邊矗立一棵大茄冬樹,樹齡近600年,45人合抱的胸徑,當年先祖往北喬遷,想必曾路經樹蔭下,或曾歇息片刻也說不定。縣府立牌稱「茄冬王」,枝繁葉茂,綠蓋如傘,稱王不為過也。

     下一站是高樹建興村石崗夯,為我部份族人定居之處,因位處偏僻,老屋多完好,舊貌依稀可辨。母親多年不至,忘卻路徑,詢問村老,輾轉尋覓,終於見到梅英大姨,85歲,足略跛,仍算健朗,老姊妹多年不見,相擁無言,顫惟惟而淚滿眶,多少舊事話從頭;一別,可能不再相見!  依依難捨,不得不辭,往鄰庄大山路「大陸關寮」部落,尋訪唐榮小舅,兩老已70好幾,仍不見老態,子女皆在外,四周無鄰居,整日顧著一甲多蓮霧和檸檬,忙碌卻防老。一番熱絡招待,即從屋角轉出,走沿山公路青山段,下行約十分鐘到達排灣族口社部落,早年以勇悍知名,為北排灣大寨,未開墾前的大路關即其獵場。母親14歲,響應日本政府開墾政策,來此後山種植金雞納樹。母親自大路關走路半天可達,駐紮數月,因勤快俐落,獲工頭評錄日薪一元,而同伴皆八毛而已,當時鳳梨會社(現今台灣鳳梨公司)農事工日薪僅得四毛,母親之勤快少時已特著。同庄青壯託辭問親者經年不斷,甚至近臨閩庄亦不在少數,20歲結婚當家,日操夜持,生計艱難卻能有條不紊,為典型客族婦女也。移居內埔十數年,因過勞而多病,猶能增買田地至三甲,一家不愁吃穿。至64歲,聞佛經而震怖,覺世間無常,似有實空,從此潛心致志,堅固不退,決定生西,永不再來。母親56歲,常牧牛於村外,7歲那年,大雨後與同伴到村北溪畔,採雨來菇,有魚自濁流飛躍腳背上。當時山村罕見鮮魚,祖父以其有別於同儕而異之,特別鍾愛。至80歲某日,誦經中見有魚來前,似責備之狀,乃知因果不爽,絲毫無誤,以此更為精進,日常早晚各108拜,漸漸恢復色身如少時,耳聰目明,敏捷而聲宏。時以文盲為憾,將大悲咒及心經默記於心,隨口能誦。又慎重其事囑咐於我,究竟時至,不可宣揚,火化後灑佈海上,了脫清淨。暇時輒捧佛經問詢,將深奧字義強記腦中,尤其深信佛說阿彌陀經,不解其意,誓不罷手。其性格好強而重情,明理能服人,鄰里皆敬重之。



你/妳在害怕什麼←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小龍女的童年旅憶 3-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