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醫療訓練推廣
2007/01/09

「蜂類螫傷」

蜂類螫傷

蜂類螫傷在台灣常見的有蜜蜂及胡蜂兩種,蜜蜂主賴植物花朵生存為素食主義昆蟲,胡蜂(即俗稱的虎頭蜂、大黃蜂)則除食用花蜜外,亦攝食水果、小動物,因此為肉食性昆蟲。雌蜂的腹部末端有一根隱藏式伸縮的刺針,刺針的功能為產卵、鑽孔、穿刺食物及攻擊、注射毒液之用。

蜜蜂的刺針末端有倒鉤,一生只能叮一次,不似胡蜂無倒鉤可行多次攻擊。蜂螫後由於螫針前端帶有倒刺,可能連同腹部毒囊、毒腺一起自蜂體脫落斷在人的皮膚內,如不儘速拔除,螫針後方的肌肉能繼續進行反射收縮而將毒液繼續送入人體,一般蜂螫後3~10天該蜂即殉職死亡。蜂類螫人後會分泌一種物質稱為費洛蒙(Pheromone)以吸引後方之蜂群支援攻擊,因此螫針除去後需用清水沖淨,以洗掉費洛蒙,免得再吸引毒蜂攻擊。


繼續閱讀
2007/01/09

「毒蛇咬傷」

毒蛇咬傷

「蛇」是一種細長且沒有四肢的爬蟲類變溫動物,蛇是由蜥蜴演化而來,蜥蜴類的舌頭單一不分叉,但蛇類的舌頭細長而分叉,蛇常常吐舌頭,其目的是將空氣中的化學物質黏附在舌頭上,以便收回舌頭插入傑克遜氏器再傳送至大腦分辨,便可察覺出前面有什麼東西,因此蛇類具有非凡的嗅覺,但聽覺不好視力也差。不過蛇類的腹部感覺神經非常敏感,可查知地上100英呎遠的震動,且攻擊速度很快,每秒可達8英呎,但是每次攻擊的距離不會超過其身長的一半,只要不太靠近即不易被蛇咬。

世界上約有2700種蛇類,毒蛇約有375種,台灣蛇類約有60種,毒蛇約有19種包括海蛇7種,陸上毒蛇12種,在台灣常見的毒蛇有6種,屬於出血性毒素的為赤尾青竹絲、龜殼花及百步蛇,屬於神經性毒素的有雨傘節及飯匙倩,至於鎖鏈蛇則是屬於同時具有神經性及出血性毒素的混合型毒素。

毒蛇的頭大部分呈三角形,在三角形的兩個底角部份是毒腺分泌毒液演化膨大的結果,但雨傘節的頭是橢圓形並非三角形,仍是不折不扣的毒蛇,毒蛇的毒液主為消化食物之用,次為防衛攻擊獵物之用,當毒蛇咬囓時,上下頷相互擠壓毒液囊而將毒液經由毒牙注入獵物,毒牙分為管牙和溝牙,管牙呈中空管狀如注射針樣,因此咬傷時易有明顯的毒牙痕,蝮蛇科的赤尾青竹絲、龜殼花、鎖鏈蛇等的毒牙為管牙。溝牙較小且大部分埋在齒齦內,溝緣相接成溝,毒液再經此溝注入獵物體內,咬傷時不易見明顯毒牙痕,蝙蝠蛇科的雨傘節及飯匙倩屬之。


繼續閱讀
2006/12/06

「認識急救」

什麼是急救? 急救就是當人們遭受意外傷害或突發疾病的時候,在送到醫院治療之前,施救者按醫學護理的原則,利用現場適用物資臨時及適當地處理傷病者,並給予傷患緊急性、臨時性的救護措施。其目的在於挽救生命、防止傷勢或病情惡化、減輕傷患的痛苦及協助醫師作正確的診斷和治療。 保存生命──恢復呼吸、心跳;止血;救治休克。 防止傷勢惡化──處理傷口;固定骨部。 促進復原──避免非必要的移動;小心處理;保持最舒適的坐/臥姿勢;善言安慰。

繼續閱讀
2006/12/06

「包紮」

紮之目的可固定受傷部位,避免傷口直接暴露而感染,亦可為出血處局部加壓止血,並可使受傷之肢體部位得到適當之支扥。 包紮之方法原則 一、紮時應先清洗傷口並覆蓋上無菌敷料,再以繃帶包紮。繃帶需要乾燥、清潔並且沒有縫邊或皺褶。 二、進行包紮者應站在包紮部位的前方或側方,以利觀察傷口情況及病人之反應。 三、包紮時之方向應由肢體遠心端往近心端包紮,即逆血液循環方向,以促進血液回流,減少末梢腫脹。 四、包紮肢體時應露出肢體之末端,以觀察血循。若觀察肢體末梢顏色有變青、白、冰冷或腫脹,或病人主訴有麻木刺痛感,則表示包紮太緊。 五、定帶:為包紮之起頭固定,需於肢體粗細均勻處,將繃帶之一端斜放,繞肢體一圈後將斜角摺下(圖1),再繞肢體2-3圈(圖2)六、結帶:為包紮之結尾固定,包紮完畢後以環形包紮二圈後,將繃帶末端向內反摺一小段,以膠布(圖3)、安全別針、繃帶釦,或可留下適當長度之繃帶,由中間剪開(圖4),兩端反方向環繞半圈後打平結固定(圖5、圖6)
 

繼續閱讀
2006/12/06

「車禍脫困與解救」

灣由於社會型態改變,電動汽、機車取代牛、馬車,意外傷害逐年增加。其中造成脊髓損傷者,根據「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脊髓損傷者聯合會」統計台灣每年約有一千人,肇因以車禍為主。在美國每年更有約一萬人脊椎損傷。其中也是以車禍為主因,其次是跌倒與運動傷害;以16-30歲最多平均年齡為30.7歲。這些患者大部分是具生產力的年輕人,對國家而言則是一種損失,因此如何在意外發生之際,避免不當的處理、搬動或不正確的固定而將損傷降到最低,是目前意外傷害的重要議題。

繼續閱讀
2006/11/30

「頸椎固定術」

椎固定的基本原則是每個救護人員在學習頸椎固定之前應優先認識的課程。救護人員到達意外現場時,必須由患者斜前方,也就是患者腳端兩側的任何一側接近,避免患者聽到救護人員由頭端的呼喊而把頭向後仰,造成患者頭頸椎的二次傷害。而救護人員由腳端靠近的同時,也大聲請患者「不要動」,接著表明自己的身分及救護任務。 頸椎固定術包含了五大基本固定術: 一、頭部固定術。 二、肩部固定術。 三、改良式肩部固定術。 四、胸部固定術。 五、胸背固定術。

繼續閱讀
2006/11/28

「身體生命徵象評估」

體生命徵象評估為救護之母,沒有完整的身體評估就沒有良好的救護,透過身體評估可讓我們更瞭解病患的病情,以提供較完整的救治,也不至因有所疏漏而造成遺憾。身體評估對創傷的患者尤其重要,因為創傷的機轉和身體的表現直接相關,身體上出現的所有症狀及徵象絕大部份可由身體評估發現,有發現才能即時處置,即時處置病患才得以生存。而身體評估必須有步驟、有方法才得以順利進行。因此在遇到傷患需要緊急救治時,必須施以快速而準確的身體評估,了解傷患的病情,以進一步的對傷患進行必要的救治。

繼續閱讀
2006/11/28

「止血課程訓練資料」

他人不幸受傷而引起身體上任何部位可見之外傷傷口流血稱之為外出血,例如腕部切割傷、臉之擦傷或小腿、手臂之撕裂傷等,出血會使血液流失,喪失紅血球而降低身體氧合能力,甚至會使得血流量降低、心跳速率上升,進而血壓下降。若出血嚴重或失去控制將會產生休克現象,嚴重者可能死亡,所以止血是在意外現場處理外傷傷患最重要的步驟之一。對於外傷傷患應注意各種出血傷口及休克之緊急處理原則,能妥善予以處理並迅速送醫,能使外傷傷患之傷害減至最少。

繼續閱讀
2006/11/28

「如何認知呼吸道異物哽塞」

 
吸道異物哽塞是發生於異物阻塞呼吸道時。如呼吸道完全阻塞時,患者肺部無法得到空氣(和氧氣)。如阻塞物沒有移除,則腦部、心臟無法獲得氧氣,則病患可能會死亡。如果病患呼吸道被異物完全堵住而意識尚清楚,馬上施予哈姆立克法(Heimlich maneuver)(即腹部快速按壓)。 如患者變成無反應,則打電話向119求救並嘗試心肺復甦術! 為確定有反應的病患是否有呼吸道哽塞,向病患問〝您還好嗎?〞查看是否有呼吸道異物哽塞的〝通用的窘迫徵象〞:患者會用大姆指和食指掐住頸部但無法說話(請見圖1)。如患者疑似有異物哽塞,則問他〝您能說話嗎?〞,如患者的呼吸道完全阻塞,他或她將無法說話-這是一個您必須馬上行動以解除阻塞的呼吸道的徵象。 注意:如患者能強力咳嗽且能說話,則不可干擾。強力的咳嗽是移除異物的最佳方法。如患者有高頻率的呼吸雜音或掙扎性用力呼吸,則馬上打119求救。

繼續閱讀
2006/11/27

「高山症(AMS)之認識、預防及處理」

 
 
年,愈來愈多國人遠征外地,攀爬高山或到高原健行、駕四驅車旅行、或踩爬山單車。高海拔(High altitude) 的定義為1500-3500公尺,非常高海拔(Very high altitude)為3500-5500公尺,而超過5500公尺便被定義為極高海拔(Extreme high altitude)。通常大部份人到了2438公尺的高度都沒有問題,但過了這個高度,便有機會患上高山病(Altitude Illness),而事實上每年都有人在不同高度,死於不同形式的高山病。 本總隊一向致力推廣登山運動,但亦希望各位在冒險之餘不要忘記安全及應有的知識。以下是對各種高山病的簡介,徵狀的辨識及在無醫療人員或特殊藥物在場時的處理方法,使大家可以在不同的時間,評估高山病的嚴重性,從而決定處理方法。從過往經驗得知,很多因高山病致命的人,往往就是忽略一些最顯而易見的徵狀。同時,隊員亦有責任向隊友訴說自己的不適,千萬不要為面子問題而隱瞞徵狀,後果可以致命。尤其要注意一些平時很激進、好勝心強、雄心萬丈、愛面子、自視甚高而體能好的人,出事的往往就是這類人。攀山是一種需要計劃及部署的運動,切忌匹夫之勇。 引致高山病的主要原因是攀升得太高及太快,假若給予足夠時間,身體其實可以適應高海拔之氣壓。當然,這種適應能力因人而異,同時亦有限度,當超過海拔5500公尺,無論花多少時間亦無法適應,在超過這個高度的地方停留愈久,身體只會愈來愈差,最後引致高山衰歇(High Altitude Deterioration)。事實上,地球有人類長期定居的地方都不會超過5500公尺。

繼續閱讀
2006/11/25

「生命之鏈 The Chain of Survival.」

 
 
施予心肺復甦術是無法救活大多數心跳停止的病人。生存之鏈是起始於對於患者立即的救護,直到高級救命術到達為止。 生命之鏈(The Chain of Survival)包括以下四個步驟: (1)及早啟動緊急醫療救護系統。 (2)及早的施予心肺復甦。 (3)及早去顫術。 (4)及早的高級救命術。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