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21

奶奶來了

六樓的整修工程終於完工
這次的經驗告訴我們
只要是涉及打牆壁的工事
就會很慘… 很慘… 很慘…

無窮無盡的灰 覆蓋在每個角落
就像去沙灘玩過後
不管你怎麼洗 三天後還能在屁縫裡找到沙的感覺

這時僕人最需要的就是專業人士
那種一靠近灰就會自動後退的人
阿希是個熱愛清潔的外籍老娘 (請參見:http://blog.sina.com.tw/pooo/article.php?pbgid=22161&entryid=578321)
稱老娘是因為她已嫁來台灣多年
有個上小學三年級的女兒
今年很興奮的第一次參加總統投票
說新娘好像有點太扯

我們拜託她一定要接下這個棘手的案子
她也義不容辭的招了兩個幫手
菲律賓裔的里娜和小胖子一起來清理



阿希一來到六樓 就說「I feel welcomed here.」
她感覺她是受到歡迎的 她感覺被接受 自己可以在這裡工作
不過她進一步說明 她的意思是感覺這裡的靈魂很歡迎她
……
又在扯靈異的事 她很喜歡講這些
她也曾在三樓說過「I feel welcomed here.」之類的話
這可能是她的開場白吧

我隨口開玩笑 指指她身後的照片「你是說這兩位嗎?」
「Oh~Are they your grandparaents? Yes Yes...」
呃? 不知道她yes的意思是在自問自答 還是我已去世的爺爺奶奶在歡迎她



打掃是份艱鉅且不容打擾的工作
僕人一號和哼哼決定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完 就讓他們自行打掃
兩人跑到三樓偷懶 喔 不不 處理一些事務
但很不幸的
僕人一號立刻就發現三人中的小胖子是個偷懶咖
可能是她嘴角那淺淺的微笑
或是她那慢一拍拖兩拍的節奏 讓她露出馬腳
和哼哼手語比劃了一下 原來她也有這樣的感覺
但是我們並不準備處理
因為… 每個人都需要偷懶的空間
有那麼多工作等著她 逃避一下也情有可原啦
於是和阿希打了聲招呼後 我們便安心的下樓了

打掃六樓果然不是輕鬆的差事
忙碌一整天
看阿希搞得滿臉通紅 快中風的樣子
里娜更是站在水槽前 活活洗了九個小時的碗盤 鍋子 杯子杯子杯子杯子
小胖子就算偷懶 也偷懶得不輕鬆吧
我是這樣想的

但後來根據阿希回報
小胖子在回家的路上 一直抱怨自己的手酸肩膀痛
一直抱怨一直抱怨 破壞了她剛領到錢的大好心情
她說她覺得是我爺爺奶奶不喜歡她 所以對她下手了…
看她皺眉撇嘴的敘述著
講得好像真的一樣
我心想 蝦米 小胖子被下手 這未免也太符合奶奶的個性了吧
她和里娜沒事 就偷懶的小胖子有事
而且曾經肌肉過度使用的人都知道 要酸痛也要過一陣子 哪有做完立刻就在公車上酸痛的
難道是奶奶來了嗎…?


(有何貴事?)

自從養了貓之後 除了蟑螂和壁虎外 從我們世界中消失的 還有「鬼」這件事
那些來自靈異世界的自然現象都化成主人們的身影

無風自動的門 ...是貓
窗口晃過的影子 ...是貓
睡夢中下陷的床墊  ...是貓
莫名被眼睛盯著的感覺 ...是貓
鬼壓床 ...是咪咪咪

咪咪咪:是我嗎?

反正任何邏輯外的風吹草動都怪到貓身上就對了
不要自己嚇自己
雖然他們在我爺爺奶奶去世的那段期間
常常毫無緣由的看著天花板的某個角落
但那應該是隱形飛蛾啦 (汗...)

會懷疑奶奶不是沒有原因的
奶奶是個熱愛文學的人

(…熱愛文學中…)

她有個大書櫃
放滿了到處搜刮來的書籍
那是她最放不下的財產
常常為這件事嘆氣 捨不得她的書 想要託孤給本人
並且交代了哪幾本要看 哪幾本是寶等等
糟糕的是本人最近因為年華老去 有點忘記哪些是哪些

重點是
她最愛的文學作品就是~「聊齋」~

是的 那本原文是文言文 有關妖魔鬼怪的書
小時候常常倒躺在她的床上 像蝙蝠一樣聽她翻譯裡面的故事給我們聽
從小到大 她身邊也一直跟著幾本「聊齋」 不時翻閱 說寫得真好 文字好美
完全是個蒲松齡的粉絲狀
她還試圖要我們用聊齋學會文言文
但只要她提起這件事
我們會逃跑或躲起來避風頭
是的 直接快馬加鞭 逃出她家大門
因為我家就在同一棟
避個幾小時又可以下去她家吃吃點心 喇喇低賽

本人身為一個人類行為觀察家(何時開始的?)
我想她喜歡聊齋的原因是
和現實不同 聊齋是個因果自有循環的世界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小善舉有小善報 小惡舉有小惡報
雖然這件事常常都沒有發生
但她還是願意相信 甘願吃虧和被騙
根據不負責任的統計 被騙好幾次 吃虧更多次
奶奶真是好傻好天真啊

不幸的小胖子
在錯誤的時間 錯誤的地點 碰到聊齋的粉絲
希望她有去廟裡收個驚
當然 這一切也可能只是空想
就當又是貓幹的好了…



為慶祝奶奶的出道成名作 只要打出或對本人複頌本站的副標題 就可以獲得奶奶書籤一枚 歡迎索取喔




我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颱風天搶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