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風格導演】吳汰紝
2008/11/13

又見陳師父

Author:Wuna

   
圖說:會後向陳師父請益。
  
      這次台中紀錄片雙年展舉辦陳師父的剪接課程,我們全員出動特地南下聆聽,這是我們四人小組第一次出遊,好像鄉巴佬要去城市見識見識。


繼續閱讀
2008/09/05

Power Of Beautiful 美力

Author:Wuna

                                 
                                              
        
      走在台北街頭,剛結束跟一家公司提了一個宣導短片拍攝案,決定讓自己忙裡偷閒一下,在路過星巴客時,買了一杯咖啡,在等待咖啡的短暫時間裡,翻閱了一下裡頭提供的雜誌,雜誌中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介紹日本設計師,如何用自己的設計,定義日本元素。

     
繼續閱讀
2008/08/14

紀錄片與錢

Author:Wuna

錢,彷彿有罪孽有詛咒有不潔又非有不可的東西。但錢其實是一種概念,一種信任,一種可以拿來交換獲得想要或需要東西的行為。

       錢拿來與物交換,拿錢買水果買糖果都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拿錢來買紀錄片呢?在談這件事情之前,我想要問一個問題,有沒有買票聽過演講的經驗呢?紀錄片跟水果跟糖果,是不一樣的產品,紀錄片有渴望溝通,想要傳達的理念在裡頭,這是很好的特質,我們會珍惜願意付費聽一場滔滔不絕終身受用的演講,那麼看一場真實而深刻的紀錄片呢?購買紀錄片作品呢?有何不同?



繼續閱讀
2008/07/28

藝術之必然

Author:Wuna



       今天,認真地看著坐在我對面朋友Simon的臉,突然我想起昨天小sandy問我:「為什麼你喜歡到美術館呢?」我回問她:「你喜歡看電影嗎?到美術館看作品,對我而言,就像看了一部部的電影,透過這些作品,我可以了解這個藝術家在想什麼!」

繼續閱讀
2008/07/24

是勞工還是藝術家

Author:Wuna



      最近寫了一個問卷,關於我認為拍紀錄片的人是不是勞工,因為我覺得拍片確實是個十分付出勞力的工作,於是,我勾選了這個答案,但後來想想,也許我應該要確認一下,什麼是勞工的定義。

繼續閱讀
2008/07/21

悲劇何用,真實無價

Author:Wuna

     
      這些年來,拍攝了幾部紀錄片,尤其在拍攝了一些悲劇性的題材之後,我發現有幾點問題,我非想清楚不可,「悲劇」的藝術創作作品到底目地何在?人們為何需要要看見他人的「悲劇」,生命不是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嗎?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