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06

我的第二次婚姻 ——閱讀「世紀大媒婆」狂想曲

Author:Ging
愛情、婚姻、啊!自由(一)之續篇:


圖說:紅樓藝術市集,手繪T恤上的圖案。和獨立發行音樂
A Yellow Party DEMO是同一個人。

「......親愛的,我想和你一起洗碗、一起洗衣服、一起學會 記得把牙膏蓋蓋上,如果你一直不會,我會發點脾氣,可是會看在紅玫瑰的份上,只震動7級10秒鐘,你願意娶我嗎?
......
     
      我喜歡談戀愛的前三秒,我感覺到滾滾的創造力像沸騰即將爆裂的火山,讓我生命力綻放而美麗,我的全身雷達是張開的,對方和我自己的美,我鉅細靡遺的感受到、品嚐著。世界真是如此美好!


      第四秒,約會開始遲到,第五秒,想和朋友去綠島大玩特玩,可是阿那答的父親大壽,嚴厲的眼光告誡我一定要去,第六秒,他開始瞄漂亮妹妹!

第七秒,要不要分手,第八秒,下一個會更好!!
這是一個頗令人不開心的命運,每十秒換一個男朋友!(需要兩秒的邂逅時間!)

      命運的天使幫我報名參加 脫離「不斷戀愛,卻無法結婚」命運大作戰:
主持人介紹我上台,我有些緊張,他向觀眾說:這是一個有決心的女子,要脫離她的命運.........,我慌張的四處張望,主持人繼續說:現在,我們先請專家來給予這位女子專業上的意見。

      台上的電視裡,出現專家陳海倫顧問(世紀大媒婆作者),她很關切的說著:「想要玩好婚姻這場遊戲,要先看自己的參與有多少,如果想要淋漓盡致、放手開心的玩,那只有認真才能玩得盡興……」


      似乎沒有人注意我逐漸低下頭,還好,大家被陳顧問慷慨熱切的言論吸引:「要玩好婚姻這個遊戲,除了看個人的參與程度之外,還有能力的問題――到底有沒有這 個能力去玩?比如打籃球,你想要快攻過人上籃,但沒有訓練過,就沒有這樣的能力可以過人上籃,這的確不是想做就能做到。這些能力是需要經過訓練的,婚姻的 幸福也是一樣,幸福不是碰運氣,而是靠不斷的練習、不斷的去「做」才會出現的。」

       專家講完,低著頭的我,感覺到有人用手肘碰了我一下,我趕緊抬頭,看見陳顧問在電視裡頭,向我眨眨眼睛,輕聲告訴我:「關鍵,在第四秒,你……」,專家突然嚴肅了起來,手指著我:「鬆懈了」。

       我戰戰兢兢合掌,投向專家我祈求的眼神:「請多指教,那我應該注意些什麼?」專家拍拍我的肩膀,告訴我:「別怕!結婚,可以讓你擁有愛情,又擁有自由!」,我更虔誠的投射我熱切虔誠的眼神:「怎麼說?怎麼說?」……,專家又眨眨了眼睛,…………

       專家轉向現場觀眾,娓娓而語重心長的繼續說著:「真正的自由,是發生在穩定狀態當中。比如豆花在結成凍之後,才會一勺一勺配上紅豆、花生,一碗一碗端出去 賣。魚漿做成魚丸,才會成包成斤的賣出去,或者煮成湯,變成一道菜餚。單身就像還是魚漿的時候,尚未成型,雖然很有可塑性,但問題就在於不可能一直都停留 在「有可塑性」——有可塑性是為了要塑出型來,那才是最終的目的。」

       啊!有可塑性是為了要塑出型來……,聽到這裡,我恍然大悟,用力的拍下桌子,轉身向著主持人,激動的大叫:「我不用參加脫離命運大作戰了,快!快!讓我出 去。」主持人彷彿被我從專注的聽講當中叫醒,左右看著舞台,喃喃說著:「什麼?妳要嫁了?」我飛奔下台,顧不得主持人說些什麼,衝向大門,突然,神祕的白 手套黑西裝男子,出現在門口,彷彿在那裡等我多時了,他嘻嘻的笑著,神祕的給我一個白信封,在我耳邊低低的說著:「切記!等一下要張口說話之前,先打開信 封看一看!」

      我有點疑惑的看著他,但是,我的腳步依然往前飛奔,啊!昨天約我去美濃的張先生,在電話中支支吾吾的,我只想著他怎麼這麼煩,講話也不講清楚,剛剛聽起專 家講到「可塑性」,這一瞬間,我才了解,其實他是要向我求婚,但我卻罵他口齒不清、沒有情趣、摔他電話來回報他,這種失誤,真是太嚴重了,結果我就這樣錯 失情緣,等等我啊!


       我衝過街道、衝過一棟一棟的大樓、衝過高山、衝過大海、衝過月球、衝過銀行系,我終於來到張先生家門口,我迫不及待的舉手,就要使勁我全身的力氣,敲他個 稀爛門,眼前突然晃過一隻白手套!ㄔㄟ,哪來陰魂不散的神祕白手套黑西裝男子,又出現在我面前,他很溫柔的舉起右手食指,向我搖頭、搖手:「先打開信封看 一看!」,我有點疑惑的看著他,伸手到皮包裡,把那封信拿出來,信封上寫著:「給親愛的老婆」,我更是狐疑的打開信封,抽出信紙,白白的一盞 紙!……….,天啊!上面寫著:「親愛的老婆,我去找過專家陳顧問了,她說你很愛我,只是你這個傢伙,不肯付出,高興的時候,就記得我是你老公,不高興的 時候,你就失憶了,我想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應該是想起來的時候,雖然我始終等著你,但希望你也下定決心了,要進門,敲三下就好了,千萬不要把門打爛…….」

        神祕白手套黑西裝男子笑嘻嘻的站在旁邊,好像想看我會怎麼做,我向他做了鬼臉,從皮包掏出鑰匙,開開心心的一邊開門,一邊走進去,鄰進門之前,我作勢迅速轉身,舉起食指對準白手套男子,迅速的張口:「他嘛……!百分之百是我所愛,現在我就進去重新求婚,別再跟來了!」

       我走進屋子裡,我看到還沒洗的杯盤、還沒洗的衣服,沒有蓋上牙膏的蓋子,但我心情依然非常好,我繼續往臥室走去,我看到走廊成排的紅玫瑰,我心情更好了, 走進臥室,我看到挺著大肚子,呼嚕呼嚕躺在床上的張先生,我走過去,輕輕的搖醒他,非常溫柔的向他說:「親愛的,我想和你一起洗碗、一起洗衣服、一起學會 記得把牙膏蓋蓋上,如果你一直不會,我會發點脾氣,可是會看在紅玫瑰的份上,只震動7級10秒鐘,你願意娶我嗎?」。

       張先生醒來,大大的伸開雙手,擁抱著我,很開心的說:「我願意,我願意!」,他親切的親吻我的臉頰,在我耳邊輕聲的說:「老婆,偶而週六晚上,我會失蹤一個小時,你可千萬別介意啊!…….」

(仍然可以待續的故事,歡迎來接龍,天下愛的夫妻們………..)


首頁│ 下一篇→台灣立報 性別版:解決少子化 先修婚姻學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