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27

「紀錄片」,是影像目的不同,不只是影像內容與形式不同

Author:Ging




      查閱 The complete film dictionary 當中,紀錄片的定義,是長達兩、三頁的歷史描述,「紀錄片」三個字,就像Maso說的,仍然是眾說紛紜,莫衷一式的名詞。這對紀錄片的發展,並不是一件好事,立足點不清,太容易隨波逐流了……

      我努力讀了紀錄片的歷史,對於什麼是紀錄片,終於有了初步的瞭解,回應Maso,也來共襄盛舉一番、湊湊熱鬧說一說。

◎◎◎從「紀錄片和電影」到「非劇情片和劇情片」

       動態影像從「火車進站」問世開始發展,這時候並不分紀錄片和電影,之後,「電影」這個名詞,在動態影像商業的、娛樂的生產映演目的發展中,在慢慢成為一個產業體系的過程裡,逐漸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

      紀錄片呢?這個名詞一開始所指的,則是在上述的發展過程中,戲院本片映演前,展現著異國奇風異俗的旅遊片,直到紀錄片之父,約翰.葛理遜對動態影像有了不同的「目的」,而借用 documentary  這個名詞,它才開始有了獨立的生命。

      那個目的是什麼?約翰.葛理遜在當時,以社會學學者的身分,「……觀察到美國……多數公民對社會所面臨種種問題無法理解,他們的參政形態純係形式,態度冷 淡……它有一個解決的辦法,這個使命就是要使紀錄影片作者把問題及其含義以富有教益的形式加以戲劇化,進而給人們帶來希望。……」,他希望用動 態影像,來傳達大眾真正參與民主社會需要的資料和知識,並因此來凝聚大眾對國家發展目標的共識,以之為社會進步的利器,是「民主的講壇」。

      他認為「……首要原則: 1.我們相信,可以利用一種新的富有生命力的藝術形式,挖掘電影之把握環境、觀察現實和選擇生活的能力。攝影棚影片(studio film)大大地忽略銀幕敞向真實世界的可能性,只拍攝在人工背景前表演的故事,紀錄片拍攝的則是活生生的場景和活生生的故事;2.我們相信,原初(或天 生)的演員和原出(或天然)的場景能更好地引導銀幕表現當代世界,給電影提供更豐富素材,賦予電影塑造更豐滿形象的能力,賦予電影表現真實世界中更複雜更 驚人的事件能力,……3.我們相信,取自原始狀態的素材和故事比表演出來的東西更優美(在哲學意義上更真實)。……電影有一種巨大的能力,使時空運動獲得 了最大限度的用武之地。此外,紀錄片還能促使電影與知識緊密結合……」

      在當時的環境中,約翰.葛裡遜,尋求國家的力量,去生產發行這個目的的影片,以突破商業體制的限制,紀錄片自此以別於電影「商業娛樂」的目的而發展 。有趣的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電影之中以不同目的——非商業娛樂目的,而發展的新寫實主義,也蔚然一一發生……


      「……這個電影藝術運動(義大利新寫實主義)同時也是一個具有強烈的社會進步和民主傾向的運動。……參加這個運動的中堅份子固然既有共產黨員,也有反共人 士,有天主教徒,也有貴族後裔,當時義大利作為受法西斯主義統治禍害最深的國家……一種反法西斯的共同願望和要求,在一定時期內成為強有力的團結因 素。……體現為在影片中憤然揭露法西斯份子的戰爭罪行和真實反映法西斯統治時期、特別是大戰期間義大利人民的英勇鬥爭。因此,義大利新現實主義電影導演魯 奇諾.維斯康蒂曾正確指出,〝新現實主義首先是內容問題〞……」

       「…… 新寫實主義電影製作者的戰鬥口號是:將攝影機帶到街上去,羅塞里尼正是這樣做。......但所有他最好的電影都有一個明顯的導向:它能使我們跟片子涉及 的情形和人物面面相覷。......但所有最好的新寫實主義電影都提出一項挑戰性的問題,它們大部分都沒有真正的結局。如此,使我們覺得生活還是不斷在繼 續進行,而片中人物所遭遇的情況仍然不斷反覆出現。這社會問題的死結將會永遠解不開,除非作為觀眾的我們能為此做點事。......橡皮亞圖.傑米的電 影,其真正價值並非為同類電影開山拓地,而是使得整個義大利的人民都起而注視這個問題。作為一種高級新聞學,此類片子的出現迫使政府通過新法案,釐定重建 計畫,幫助南部人民爭取安定健康的生活環境,這是五十年代義大利電影所作的最有意義的事。......義大利的新寫實主義電影已為寫實派虛構電影提出了一 切主要的問題。」

      因此,紀錄片和電影生產發行體制的不同,並非必然或當然,是在當時環境中,為了達到那個「影像目的」的選擇。紀錄片這個名詞,真正突顯的是在歷史上,動態影像以非商業娛樂目的去發展的脈絡。(以商業娛樂為目的指的是,以賺取利潤為目的)。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採用哪種生產、發行放映的方法,並沒有一定,去設想院線放映,就會有走向以賺取利潤為目的的危險,這個連結太快,也太限制紀錄片發展的可能。

      鑑於這樣的發展,在1960年代,梅索兄弟提到「非劇情片和劇情片」的名詞,希望能夠更廣泛的含括「紀錄片」自約翰.葛理遜以後的發展。但約翰.葛理遜一開始的詮釋:「……原初(或天生)的演員和原出(或天然)的場景,能更好地引導銀幕表現當代世界,給電影提供更豐富素材,賦予電影塑造更豐滿形象的能力, 賦予電影表現真實世界中更複雜更驚人的事件能力……」,似乎會讓「紀錄片」的定義,被著眼在內容上是「真人真事」,但只是這樣的意義,似乎忽略了「紀錄 片」這個名詞,在約翰.葛理遜手上最重要的意涵——不同於商業娛樂的影像目的。

      因此,從歷史的發展來看,「紀錄片」的意義,重要的毋寧是讓影像發揮了傳達知識、傳達觀念、展開溝通的功能,而不只是刺激感官、給予哭哭笑笑的娛樂效果,「紀錄片」的意義,不只是以真人真事為內容而已,達到什麼「目的」,應該是更重要的。

      今天,不管是拍真人真事,或者虛構演出,都可能是非商業娛樂的目的,也都可能是以商業娛樂的目的為導向,我想紀錄片當中,最需要討論的是:紀錄片工作者, 如何有紀律的維護紀錄片這個領域的發展,不會因為少數紀錄者「以商業娛樂目的為導向」,卻遮蔽在紀錄片光環下的欺騙行為,破壞了整體紀錄片發展的社會信譽,這是一個頗重要的課題, 我覺得它就是「拍攝倫理」,紀錄片發展需要這個紀律,來凝聚紀錄片領域的共識,這也是重要的護身符,來保護紀錄片,能夠興盛繁榮的發展(待續……)。



首頁│ 下一篇→花樣國的小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