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6/06

珍藏花蓮老手藝—榮記印刷廠


榮記印刷廠裡使用了50餘年的鉛字架


製作鉛字版的工作桌,各式工具和零件井然有序排列整齊。


整理完畢等待印刷的鉛字版



榮記印刷廠是花蓮僅存的鉛字活版印刷廠
雖然現在極少使用鉛字印刷
但是廠房裡陳設了50年來不同時期的設施與機器
堪稱花蓮的鉛字活版印刷博物館

50年前是活版印刷最興盛的時期
榮記印刷廠的創始人曾於日據時期在花蓮的振文堂工作
民國40年振文堂因花蓮大地震而結束營業
振文堂的老闆將未受損的機具贈送即將解散的員工
受贈圓形手動印刷機的邱先生
隨即成立了榮記印刷廠~~~

 

 




還在執行任務的圓盤印刷機






數排鉛字架分散在廠房四周


木製撿字盒可以拿在手上,當作鉛字的暫時收納所,撿鉛字的人除了記憶力要好,能背出所有鉛字擺放的位置,還得練就看反字的好本領,及好腰力好腳力,才能隨時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移動,拿到最正確的鉛字!呵呵~ 不容易呀~~~


鉛字即是以鉛鑄造成的鉛塊字,字體為左右顛倒,才能印出正面的字體來,
早期的楷書字型都很優美。(右為木刻字)



在30~40年前鉛字印刷還很興盛時,鑄字行的生意很好,但都集中於西部,因交通不便且郵政系統不發達,花蓮少數印刷廠也自己配備鑄字器具,如更生日報、詩人楊牧父親的印刷廠都依自己的需求來鑄字。


但其他印刷廠遇到臨時缺字來不及向西部訂購時,則請專人用木頭來刻製,花蓮之前有一位老先生原是刻印章的高手,書法底子也好,所以也為印刷廠應急刻木頭字來暫時取代鉛字。(左為木刻字,右為鉛字)



早期鉛字用量大,為避免耗費往返時間,常用字都會訂個幾百個,除了鉛字架上的,還得一一裝盒備用。


收放各式零件的木箱,歷經數十年而充滿了古早味。






雖然現在【榮記】已經極少使用鉛字做印刷,但多年前的舊鉛版還依舊小心存放著。





工作桌上的直條鉛版是拿來做線條用,早期表格上的線條就是這樣處理的。






有時看著老舊的印刷成品,也可看出一點端倪來,如線條的接合處若是分開就是鉛字版印的,四角是密合的就是鋅版或是樹脂版印的。


鑄字行通常都會配備字體樣本集,以供應印刷廠來挑選適合的字,每家鑄字行的中文字體有點大同小異,但是做為範例的文字也多少代表著主人的文學素養喔~
因為撿字撿了幾十年,看多了各式評論、文章、公文等,文學的素養早就悄悄進入體內了,他們的「閱讀量」也超越一般人的想像哩~~~

圖為中南鑄字行的字體樣本集 (前幾年即已停業)。



圖為日星鑄字行的字體樣本集。


十二生肖的鉛字據說是用來印農民曆用的


英文字體的鉛字讓我想起以前照相打字的年代,這些有著優美線條的字型,真令人懷念~~~



鉛字版因耗時費力,逐漸被鋅版或樹脂版所取代。



上方為樹脂版



圖為以鋅版做成的鋼印,用於公文上。

 

從鑄字行、照相打字員、印刷廠印刷師傅這些人身上
我發現這些人的文字素養其實是超乎我們的想像
以前出版社固定合作的照相打字人員,常會主動幫我們校對錯誤
也會「指正」文編菜鳥,出版社慣用的語法和措辭
甚至有一次在印刷廠漏夜督印
印刷師傅跑去問負責督印的文字主編,甚麼是「不了起」
讓處於昏睡狀態的主編嚇的立刻清醒過來
甚麼「不了起」?! 根本就是「了不起」的天大錯誤啦!!!
嘿嘿!從此「不了起」成了編輯部最大的笑話
只能說印刷師傅數十年累積的功力
一夕打敗了一校、二校、三校、總校、打樣的眾編輯哩~~~




高中生玩創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東地區莫拉克風災部落訊息通報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