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6/03

【觀點與方法】詩學理論與臺灣現代詩的發展脈絡 活動紀錄


↑杜國清教授留影
 

詩學理論與臺灣現代詩的發展脈絡

紀錄者:王萌、楊浩偉 (臺大臺文所碩士班學生)
 

二○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晚間,美國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校區東亞系杜國清教授應邀,以「詩學理論與臺灣現代詩的發展脈絡」為題進行專題演講,分享其於詩學研究的個人心得與創作分享。


主持人 洪淑苓所長(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開場引言

杜國清教授畢業於臺大外文系,現任教於美國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校區東亞系,曾參與《現代文學》雜誌的編輯,翻譯介紹艾略特的《荒原》及詩學理論,並且創辦了《臺灣文學英譯叢刊》,致力於在國際上推廣臺灣文學。企圖讓臺灣與國際透過文學展開雙邊聯繫。杜教授指出,他試圖以臺灣為中心軸線,強調臺灣文學的主體性與代表性,定期編輯出版叢刊,希冀藉此增進國際社會對臺灣文學的認知與了解。同時杜國清教授也是著名詩人,其詩歌創作可分為愛情詩、譏諷詩、詩論詩三大類。在詩集《玉煙集》中,杜國清教授以現代的語言與古典對話,側重「美感詩學」,借譏諷詩完成對現實的批判。


↑杜教授演講中
 

在此次講座中,杜國清教授介紹了他本人的詩學理論,並且透過其詩歌創作探討談其中牽扯的臺灣現代詩發展有關內容。首先,杜國清教授介紹其基本詩觀,他認為詩是一種「創造」,強調其創新的、無中生有的特質;同時詩也是審美的,應當具有藝術性。詩在杜氏眼裡,更可分為內在與外在兩層條件,內在由語言、經驗與文字三者組成,外在則以創造/想像、美和世界三種結合,這兩份要素完美地形塑成一完整自足的存在。此外詩還應該是完整的,詩歌創作不應「有句無篇」。杜國清教授從詩歌的外在結構與內在本質兩方面分析,提出「三昧」和「四維」的概念。

  

「四維」即情、理、事、物,屬於外在結構;「三昧」為驚訝、譏諷、哀愁,是詩歌的內在本質。具體而言,「驚訝」與獨創性有關,包括使用的語言與探索的境界,即詩的內涵;「譏諷」是知性的作用,寫詩是詩人反抗現實的不二法門,譏諷是重要利器,如《十二生肖》一詩,借十二生肖反思、批判人性與社會;「哀愁」是感性的作用,是詩人面對有限的生命、無窮的宇宙時對生命的哀愁,如「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一句。

  


接下來,杜國清教授介紹了其詩學理論的架構,他主張「詩言志」、「詩緣情」、「賦體物」三個概念構成了三角形詩學體系。言志是三角形的底邊,是基礎;緣情、體物是詩創作的兩大技巧,是三角形的兩腰。三角形之外是圓形,圓心即詩心,恰如「遺落人間的一顆明珠」。而後,在論及臺灣現代詩中流派的特色這一主題時,杜國清教授將臺灣現代詩發展分為三個階段,將現代詩的特徵總結為反浪漫,重知性。具體而言,在詩形上以散文化的節奏取代韻文的格律;在詩質上以主知的詩想取代感傷的詩情;表現技巧上注重戲劇化、意象化、象徵化;語言上機智、反諷。同時杜國清教授也指出詩有千古不易的本質,也有一時的潮流、創新。最後,杜國清教授以其詩歌創作為例分析了「詩論詩」。

  
  
↑與會師生聆聽演講

最後,杜教授認為詩的發展,是從散文的節奏走向韻文之格律,係由主知的詩想行至感傷的詩情。詩在毫不間斷的革命中,從自由走向現代,由現代奔回古典,但萬變不離其宗的仍是力求劇情、意象與節奏,追企機智、反諷和辯論,如是種種是詩的真諦,也是作為一位詩研究者畢生信仰的價值。

提問環節,臺大外文系鄭恆雄名譽教授與杜國清教授探討寫詩是否需要「悟」的問題。


↑洪所長與杜教授合影


↑會後師生合影
 


【觀點與方法】臺灣電影「海角」之後 活動紀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讀書會】明清東亞使節詩學中的異國經驗 活動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