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03

《囧男孩》映後座談



紀錄 / 劉雨青

充滿了大
笑,小男孩精湛的演技折服全場人的心。映後全場熱烈鼓掌請出囧男孩導演楊雅喆製作人李烈以及囧男孩一號二號出場。

李烈不諱言在籌製時期花了很長的時間,因為想要找沒有演出經驗的小朋友,所以在選角去了17所小學試鏡了6000多位小孩,最後選出的兩位是最自然完全不怕鏡頭的,這幾個小朋友的笑點都低的可以。揚雅喆開玩笑說其實就是要找最沒有羞恥心的小孩。惹來全場哄堂大笑,李烈趕緊提醒小朋友的爸爸媽媽都在現場呢!


主持人聞天祥問男孩還會不會想再演戲,男孩一號在之後已經和楊雅喆合作了公視的片子;男孩二號隨性的說都可以,還現場表演了一段大笑,被導演吐槽很假。 而哪一段戲覺得最難演,觀眾急問二號是不是被球K到臉的那段?導演說一開始大家都不忍心丟,結果NG了十幾次,可是底片很貴,最後還是狠下心來用力往臉上砸,一鏡OK。一號則覺得最難演的是和爸爸對戲那一段。老師語帶玄機的說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史上最年輕的金馬影帝或最佳新人。在戲中有出色表現的小女孩也來到現場,她覺得演哭比較簡單,笑比較難。李烈說拍戲的時候很怕小孩哭不出來,又不想用罵的,和導演討論半天,編故事等想盡各種方法,結果拍戲時小孩反而一點問題也沒有。

有看過楊雅喆之前作品的觀眾好奇導演拍片似乎喜歡以小男孩來做為故事取材,像「不愛練習曲」便是一例。導演先自清:「我可沒有喜歡小男孩的嗜好喔!」楊雅喆說自己以前就在電影裡的水上樂園上班,那時就很不喜歡小孩,但不知道為什麼,也許自己心中的某一部份沒有長大,自然就寫出以小朋友為主的劇本;還有一點是小孩是最真最自然的。另外觀眾好奇這部片子從頭到尾有沒有社工、心理醫生或諮商師參與? 楊雅喆說之前拍公視的片子很多都是以身心障礙為主題,所以這次囧男孩才會有馬志祥演的一號爸爸這個角色。他認為身心障礙的人最終有愛的救贖感情就會動人。不過整片是沒有特別找社工人員或心理醫生參與的。

有人提出很少在以兒童為主題的電影中看到那麼多浪漫的鏡頭,好奇導演是否有受到哪些導演的影響?楊雅喆說自己沒受過編劇的訓練,都是以抄起家的。吳念真的賤嘴是他模仿的對象;而易智言常和他喝酒,這兩個人對他影響很大。劇中也有演出的馬志祥坐在台下揮手向大家致意。現已晉升編劇的他認為自己在創作上還是菜鳥,非常喜歡導演的劇本,對於自己在結尾被剪掉的戲,馬志祥表示尊重導演的決定。

最後觀眾問為什麼會把王爾德的快樂王子,還有魔笛,以及卡達天王放進劇情。

導演說快樂王子和魔笛都是他童年最深刻的故事,想都沒有想就放了進去。楊雅喆自認並不是一個追求形式和結構的美麗的導演,這部片混合了他的記憶,而記憶的形式本身就是比較極光片羽沒有邏輯的。其實這部片不只是拍給小孩看,大部分是要說給成人聽的。

「我最想帶給大家的是,希望故事聽久了也變成會說故事的人」


《幫幫我愛神》映後座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榮獲台北電影獎紀錄片類評審團特別獎:「薩爾瓦多日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