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30

06/27【口袋裡的花】映後座談


紀錄/吳重寬
 
來自馬來西亞的導演劉城達雖然中文不是十分流利,但是詼諧幽默的口吻讓現場觀眾笑聲不斷。
 
首先針對片名他說,有一次他看到一篇日本人寫的文章,裡頭寫道,日本人會別上花朵來向母親致敬,如果母親健在就別紅花;逝世便別白花。「口袋裡的花」意思便是說這兩個小孩成長在沒有母親的環境中,他們從來不知道母親的模樣,甚至也不了解「母親」是什麼。導演也說他拍這部電影就是想,如果生活在沒有父親或是母親的環境中,也是會有快樂的可能存在。

 
許多觀眾都詢問關於片中父親這個角色一些怪異的舉止。導演回答,父親這個角色是自我封閉的,不只封閉在工作室中也封閉在過去中。他害怕表達出自己的情緒,但是無論他怎隱藏,他的心還是活的,所以胸口才會一直汗濕。父親試圖把照片吞嚥下去,就是在象徵擺脫過往回憶,但是和片尾的游泳一樣,並不是一朝一夕便可以成功,改變是需要時間的。
 
片中兩個小孩的表演自然精采,有不少觀眾詢問導演如何指導他們。導演說一開始其實他很擔心找不到合適的小孩子來演出,還好讓他幸運的遇上這兩位小孩。他也說在試鏡的時候其實有刻意不去找有演戲經驗的小孩,平凡自然才是他心中想要的選擇。至於在演出的時候他會暫時把劇本丟在一旁,給這兩個小孩空間去自由發揮。不過有的時候他也會要求小孩照他想要的方式來演出,所以說他們的互動是很多樣化的。
 
也有觀眾提到了這部片的監製是《莫失莫忘》(love conquers all)的導演陳翠梅,很好奇導演跟她之間的關係。導演笑說,馬來西亞的電影工業比他的眼睛還要小,想拍電影的都是互相幫忙。而本片的發行公司「大荒電影」就是他和陳翠梅還有另一位導演共同成立的,目的也是想要結合大家的力量,一起完成拍攝電影的夢想。
 
導演也提到一些對電影的看法,他認為電影總是會有一部分的導演人生在裡面,不管是自己的或是他觀察到的,就算他今天拍一部恐怖片,依然多少會参入一點自己。還有他也說一部電影沒有觀眾就不算完成,所以他非常感謝今天大家來欣賞他的這部影片。
 


06/29台灣電影新勢力紀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十屆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獎 - 紀錄片類得獎名單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