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0/16

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予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弗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 息戰論 道教篇之二 九歲神童江希張 

天下之物。愈爭則愈不足。愈讓則愈有餘。天下之事。為私則己愈少。為公則己愈多。所以然者。戰由爭起。爭者戰之源也。爭從利生。利者爭之源也。人人知重命仁而輕利。爭何由生。爭既不生。戰何從起。
宋儒之言。利之足以害天下萬世也。思為杜漸防微。遂誤會孔子罕言利之至意。竟絕口不一言及。因而束縛於道學。固執於空理。道學過崇。實業大衰。中國近數百年之貧弱。病在此矣。西儒知此弊害。專講權利。因而束縛於物學。固執於私利。國家雖能富強而其戰殺亦即從此巨矣。此由過崇物質。不重道學所致也。噫嘻悲矣痛哉。中西皆覆。學說同誤。操之至微。發之甚巨。人謂學說能左右世界。禍福世界。詎不然哉。是無量數人物之生死榮枯。皆操於一二儒者學說進退消長矣。論語記子罕言利。與命與仁。其早知今日中西皆覆之故矣。孔子罕言利。非絕口不一齒及也。不過不詳言耳。固恐以啟近世西儒學說之弊害也。亦所以預杜近世中儒學說之弊害也。與命與仁。而特詳言之。雖言之。誠以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茍志於仁。無惡也。天下萬世皆知命為君子。皆志仁無惡。天下萬世不長太平乎。此孔子所以與命與仁也。與之云者。即崇尚之謂也。罕言利以杜天下萬世戰爭之源。與命與仁以開天下萬世太平之化。既無近世西儒學說之弊。亦無近世中儒學說之害。果由此道而行。中西皆安。學說皆當何幸如之。乃斯民無福。後儒於論語此章。竟誤讀兩句為一句。使孔子中道不獲行於世界。而致中西皆有覆亡之患也。哀矣。然此道也。此意也。老子幾已先得孔子之心矣。道德經末章。謂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予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弗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蓋早知今日全球萬國戰爭之病。而已為立之方矣。小子  故謂今日天下之病。非服是藥不能有瘳也。誠以今日萬國人人皆迷於權利。迷則貪求。貪求則爭奪。爭奪則殺戮。其始也。大與小爭。小與小爭。弱與弱爭。其究也。小與大爭。小不能與大爭。則聯眾小以與大爭。弱與強爭。弱不能與強爭。則聯眾弱以與強爭。至是則已伏尸百萬。流血千億矣。究之愈爭愈戰。愈戰愈爭。戰爭之極。生命不知傷害幾千萬也。財產不知損失幾千萬也。無論大小強弱。其最後之結果。則同歸於滅亡而後已。然究其致此之由。則始於為己不為人之一念而已。是既以為己己愈無。既以不予人己愈少也。噫嘻是違天道也。天之道利而弗害。是違聖道也。聖人之道為而不爭。夫天道聖道。萬世人人所恃以生存者也。今既將恃以生存者。而廢之棄之矣。則萬國人人又何恃以生存於天地間哉。噫。由中達外。由古及今。死於鴆毒者。千萬中一二人耳。死於權利者。已不知其幾千萬也。循是不止。萬國將同歸於盡矣。此小子 所由每一念及。輒為痛哭流涕久之也。然則將如之何而可也。曰。亦祇有遵守孔子罕言利。與命與仁之家法而已。亦祇有服食老子為人愈有。予人愈多。尊道貴德之藥方而已。近儒知此。早為著書。以杜此鉅禍者。
陳子原人一書。其功實莫與比矣。觀其上編。曰辯利。曰明哲。曰廣羣。曰定權。曰決爭。曰嚴限。曰重倫。曰衰弱。中編。曰存仁。曰靖外。曰戢內。曰止奢。曰保權。曰釋仇。曰遵法。下編。曰闡教。曰靖民。曰積愛。曰泯私。後編歸宿於申管。師孟崇老。小子 每三復其書。而嘆陳子之心至仁。不忍與斯民為恝。其道甚大。可以與天命相權。特惜斯民不幸。萬國君相不能早用其言。致生民卒不能脫此塗炭也。哀哉。雖然。春秋而思唐虞。孔子不能為之力矣。隆冬而求嘉禾。后稷不能為之功矣。時未至也。今者教運已極。極則閉。生運將至。則開開。陳子原人一書。其必為世無價寶也。又何疑哉。茍不固聰明聖智達天德者。當張文襄著勸學篇。特標最惡老學之際。孰敢著書歸宿於崇老也耶。小子 今敢為全球萬國民物稽首頓首。以請於萬國總統君主名相碩儒之前。其如漢文帝之最喜讀道德經也。不惟陳子感謝不直。即小子 亦日日為禱受天之福。於無既矣。
詩曰。聖人之道為不爭。能救五州戰血紅。
   全球萬國皆重利。獨崇道德濟羣生。

 
下一篇  佛教總說

關鍵字: 總統 世界

佛教總說  息戰論  九歲神童江希張←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谷神不死是為玄牝玄牝之門是為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息戰論 道教篇之一  九歲神童 江希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