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08/06/18

《 花 巷 草 弄 ○ 號 》


一個找不到地址的○號

卻是到達愛情的地方

初見他時,我只能說我對帥哥不敢奢望‧‧‧

和他...一點擦上邊的機會都沒有!

彷彿是兩條平行線...沒有相交的一天!

可是這會兒...『妳擋在這裡幹嘛?』他又來找我碴!

「誰擋你路阿?」我向他吐了舌,旁邊明明就可以走!

真搞不懂?他和別人總可以談笑風生,和我卻有著天壤之別...

更衰的是!!我竟然和他坐在隔壁,每天都要被他「欺負」!

*   *   *   *   *   *

「哼!上課不好好上,學人家偷懶打瞌睡!」我在心底狠狠的咒罵著他。

仔細一瞧,他的睫毛真不是普通的長,用洋娃娃來形容他應該不為過吧?!

他挪動了身子一下,怎麼好像在對我說:『妳看什麼看阿?』

茄~~連睡覺都不忘損我!

怪...怪哉!我今天是怎麼了,竟像個偷窺狂一樣盯著他流口水!

口水?在哪?睡覺的又不是我!

這樣把他當獵物般的瞧似乎不太好,還是換個「安全」的姿勢吧!

啊---我彷彿聽到了筆的吶喊!「鏘!」一聲清脆的落地了。

「碰!」又是一聲...這筆難不成還自己爬起來,再自殺、再摔一次?

原來聲音的來源...對上他那雙惺忪又狐疑的眼!

「撲...哈哈哈哈哈哈」 見我笑,他的耳根子霎時紅的像隻煮熟的蝦子。

全部的人皆哄堂大笑。唯見他猛對我下咒語的碎碎唸:

『妳!筆是不會拿好喔?摔?再摔啊!妳是故意的阿?』

被他腦羞成怒一罵,心裡反而生起一股甜意?!

如果不是我瘋了...那就是... 我---喜歡上他了!

該死殺千刀的!不可能!...鬼才相信!

*   *   *   *   *   *

哎~現在遇見他也總是像仇人一般,必須反唇相譏一番,而且每下愈況!

「哎喲!又忘了帶!慘了!會被罰站2節課!」我苦苦的哀怨著。

『那!給妳!』他把課本遞給了我?看來今天太陽大概是從西邊...

「我拿了你用什麼?」

『反正我下午請假!咳!......』

「喔!」竟然沒注意到他在咳嗽!感冒了嗎?

膽小鬼,是不會自己去問他喔?心裡的聲音又竄起來。

「你感冒了喔?」終於......

『干妳屁事!』他冷冷的回? F我。

「鬼才關心你勒!」小氣什麼?不說就不說咩!

問了還嫌我煩?真是好心被劈......

*   *   *   *   *   *

他還是沒來阿?不知道感冒好了沒?

我的眼珠子不經意的就飄向身旁的座位。

走在路上,心思也不知道又飛往那個國際了?

來到7-11買了一瓶“花巷草弄-紫羅蘭”

(我愛死紫色了) 坐在7-11門口的長椅上。

啜一口,感受它的香氣撲鼻!味道在嘴裡濃的化不開。

突地,身旁本該是空著的座位......卻多了一個身影。

『妳也是讀稻江的阿?』一道附有磁性的嗓音。是誰?哪來的聲音?

身邊也只有那麼一位「男人」和剛從7-11買東西出來的人...

我這才恍然大悟!我的書包放在右手邊!難道......

『我只是隨口問問,妳不說也可以。』

他看出了我眼底的猶豫。

我這才正式的和他對上眼,眼前的人怎麼有點熟悉勒?

尤其是他那看人的眼神簡直跟那白痴沒什麼兩樣!

幹嘛?!我的腦子裡淨是他?真該死的...

「我是讀稻江的沒錯阿!」雖然答的有點慢。

『是喔~我弟也跑去讀那裡耶!』

背脊突然涼了一下,有種不祥的預感。

「你弟什麼科的阿?」開始有點好奇又擔心。

期待他的答案,不會是我努力搖頭不想的那個...

 額頭正為我緊張的情緒冒出幾滴汗。

『廣設科的,他二年級的然後..』

不!我最不想聽的他幾乎說了一半!不要跟我說他還是升學班的..

『升學班!真是神經!明明就不是讀書的料子。』

「別這樣說,也許他有心向上阿!」

又不確定是他,為何幫他說話阿?!

『呵!妳勒?幾年級的阿?』

我沒敢問他口中的弟弟叫什麼名字,因為也許答案或令我無法承受!

「呃......我應該是跟你弟同班吧....」

老天保祐千萬不要跟我說你弟的名字!我在內心祈禱著。

哎~看他的眼神和五官,普通人也認得出來...他和他...

『真的嗎?』他的眼睛突然像是漫畫中淚汪汪的樣子,『我弟他是...』

*   *   *   *   *   *

「啊!對了~我要回家了!」打斷了他的話。

霍地,我像是失去了重心的又跌回剛才的椅凳上。

『我知道!』他拉了我坐下。

「什麼?」不懂他知道什麼?

『從剛才的眼神中就看得出來,妳一定認識我弟,

甚至....還對他有...好(感)!』

「我沒有!」我極力否認。

『我話都還沒說完,瞧妳緊張的!哈哈哈!』他笑的可開了。

「喂!你怎麼跟你弟一樣老愛笑我?」我撅起嘴來不滿的說。

『喜歡一個人不是壞事!』

「才不是!誰要喜歡那個白痴又自大的傢伙?」

因為他總是對我不解風情,也不懂為何老生我的氣?

『我只能跟妳說,幸福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

愛情--這種東西碰到了也只能認了!』

奇怪了......這人怎麼跟那個白痴一樣愛跟我說教?!

「我......真的要走了!」看一看錶,也不早了。

『對了~我忘了跟妳說,我弟......他沒有感冒!再見拉!』

*   *   *   *   *   *

目送他離去的背影..他竟然騙我說他感冒了?

害我還為他小擔心了一下!可惡!裝的還真像! ......不對阿!

那天他是因為感冒請假才借我課本的!怎麼會這樣?我開始亂了!

懷著不安的情緒,我來到了家門口,掏出鑰匙,瞥見那紅的發亮的信箱,

手也不自覺的伸入裡面,怎麼又是 廣告傳單?

正想揉掉之際,「這是什麼?」

總不會有人發傳單還折成信紙狀的吧?!

好奇心的驅使下......竟然寫著三個斗大的字體:

                   - 采 - 喻 - 琳 -

哇勒!是我的「信」?怎麼我會認識到這款朋友?寄信不貼郵票,為了省$嗎?

跑了這一趟,親自送到家門? 打開來,裡頭有著接近鬼畫符的字跡!

笨蛋琳:

今晚9:30在我家大廈中庭的噴水池

       不見不散ㄛ!

                       每天坐妳旁邊的大帥哥

彷彿被電擊般...我傻了!愣在原地...這代表什麼嗎?

此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他那隻大沙豬,要約人還要我去他家找他?!

這是什麼歪理阿?說我是笨蛋就算了!還敢自稱他是大帥哥?

*   *   *   *   *   *

現在時刻--PM 9:16

糟糕了,只剩下14分鐘,到他家要花5分鐘的路程,

扣掉後就只剩下不到10分鐘!

哇--勒!我旋即飛奔上樓,心跳也急速加快中......

「媽!我回來了!」衝進房裡,脫去制服......

PM 9:23--

『 這麼晚了妳還要出去阿?』老媽竟攔住了我的去路。

「我......去朋友家一下而已拉!」我急的邊踱腳邊解釋。

『外面那麼冷,我幫妳拿件外套!』

Oh!God!饒了我吧!

“熱心”的老媽......拜託妳~快、一、點!   PM 9:26--

「哎喲媽!我急著出門不用找了拉!」

PM 9:28--

穿好鞋立即用“飛快”的速度衝到他家!

完蛋了,一定會遲到的拉!

這...可惡的紅燈!平常不發作...這個時候!

屋漏偏逢連夜雨...真是沒錯!

 風怎麼那麼冷?身體怎麼那麼輕盈阿?

哇~~~老媽要我穿的外套放在鞋櫃上...不管它了..‧

『小妹妹,妳找水(誰)阿?』警衛伯伯問我。

「我找......」呼~真累!雖然遲到了四分多鐘..

終於,繞過花圃來到了噴水池前。四周一片寂靜,怎麼連個人影都沒有?

不會吧?不是說不見不散的嗎?

背後響起他那愛損我的聲音:『大笨蛋!妳遲到了四分又三十五秒!』

「對不起嘛......」

忽地,有股重力壓在我的肩上,『會冷,妳穿著!』

「喔!」我低著頭應聲....血液裡彷彿有幾千萬個因子正在流竄。

我故意試探他:「你感冒好了沒?」

『嗯......算是好了!』

我又佯裝生氣的說:「你再騙我阿!明明就沒有生病!」

『那妳都知道了還問我?!』

「你......今天找我來,不會只想跟我鬥嘴吧?」

哼!害我先前緊張的情緒都一掃而空了!

『我只想問妳,對我的看法?』他臉沉了下來,一副正經的樣子。

「要聽實話還是謊話?」我笑笑的回答他。

『實話!』他毫不猶豫的說,很急著要答案似的。

「你是個......」我想了一下,先損他好了!嘻~

「不解風情的大沙豬,外加......」我偏了頭又繼續想......

『好!那我問妳,不解風情的大沙豬明天可以跟妳這大美女一起上學嗎?』

「嗯......只不過是跟豬一塊上學阿~不介意!」

『那......放學後,我這隻大沙豬可以陪妳一起喝“花巷草弄”嗎?』

「我不在乎盯著豬喝下飲料!」呵~~

『再問妳最後一個問題!不解風情的大沙豬可以.....喜歡...采喻琳嗎?』

冷冷的夜裡,空氣也變得不一樣了!

*    *   *   *   *   *

我丟給了他一個問題當作回答。

「那就要看沙豬要不要追采喻琳囉!」

只見他伸手過來拉著我的手,奔向7-11買了一瓶花巷草弄(紫羅蘭)

為什麼他知道......紫羅蘭?

『一起喝吧!』他對我露出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今後...... 可以和我共一瓶“花巷草弄”變成了他的專利!

*   *   *   *   *   *

我手裡拿著“花巷草弄”邊啜邊說:「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要禮物嗎?』他壞壞的說著。

「當然!」我點頭如搗蒜。

『為了保持神秘感,妳把眼睛閉上!』

我聽了他的話乖乖地...闔上...

睜開眼時,只見他露出滿足的笑容!

我嘟起嘴來,嚷道:「不公平!」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啄了他的唇瓣...

----- E n d -----


 
繼續閱讀
2008/06/18

《 巧 克 力 專 賣 店 》

 「該死的巧克力,害我沒錢搭公車回家了!」 

當我在站牌下等公車時,突然聽見一個男孩,

手上提著不知是何種品牌的巧克力,站在我旁邊狠狠的咒罵著。

「請問~你還差幾塊呢?我可以借你。」

不知道是不是看在那男孩長得還算不錯的份上,

或是隱性的善良心腸終於現身的關係,竟對他說了這一段話。

「不多啦~十二塊。」

「嗯~給你,不用還了。」我從錢包裡找出十二塊給他,

還刻意假裝大方的加了句『不用還了』,

我是哪根神經錯亂了,竟然會被『男色』誘惑!

「謝謝!」他伸手接下我的善意,我的手和他的碰觸了一小部份,

空氣中頓時瀰漫著一種似有若無的巧克力香氣。

「我的公車來了,再見!」約莫十分鐘後,他向我說聲再見後就上了車。

跟在他後面,我也投錢搭這班同樣屬於我的公車。

「咦!妳怎麼也在?」

「不好意思!我要搭的也是這班車。你不介意吧?」

「喔!喔!喔!sure。」

之後的幾分鐘車程,我們便如一般陌生人,一句話也沒說。

「我到了,再一次再見。」

他第二次向我微笑道再見,我的心,有某些部份好像漸漸被融化了。

「真是個大笨蛋。」

我在心裡偷偷罵著,然後再次跟著他偌大的身影下了公車。

「咦!怎麼又是妳?妳該不會為了區區十二塊,一直跟蹤我吧?」

說著說著,他試著放慢腳步等我。

「怎麼可能!拜託,還我跟蹤你咧!

只是很不巧剛好同一站下車而已,我的人格就被你貶低成這樣呀?」

漸漸熟稔的對談,是一種危險的因子在空氣裡飄盪。

「喔,原來是這樣呀!那妳要不要先說妳住哪呀?

不然到時我跟妳說第三次再見,進了屋子後,

卻發現你跟我住同一棟呀!呵~」

就在此時,他又微微的笑了起來,

笑聲很爽朗、好聽,而且又在企圖融化我的心。

「那就不必了啦!我很清楚我們是不住同一棟房子的,

因為你住的是『一棟』,我住的是『一間』呀!」

哈!顯示了我比他窮。

「喔!原來如此。」

「你是因為巧克力才沒有錢坐公車的是不是呀?

為什麼是因為『巧克力』這個奇怪的理由?」

「以前女友家開巧克力精品店,每個禮拜我都會去光顧一次,

時間一久就成習慣了。因為今天是臨時起意,

所以身上帶不夠錢,才會這樣囉!對了對了!妳要不要吃吃看,

這種巧克力很好吃的唷!就算還妳借我的車錢好啦!」

我看到一個開朗又憂傷的他,在夕陽的光影中浮現,

或許他喜歡吃巧克力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巧克力苦澀中帶著甜膩,

而他隱隱透露出的訊息都在在顯示著:他還忘不了她。

「喔!原來是這樣,那我就不客氣啦!」

伸手拿了一顆玫瑰花形的巧克力放進嘴裡,

軟軟的一瞬間就在嘴裡綻放開來,

裡面的橘子內餡香氣四溢,和他一樣刻意假裝堅強的我,

因為這顆巧克力而軟弱的流淚,只是他沒有發覺。

「呵呵~好吃吧?我家到了,拜拜!」

說著,他轉身就消失在街道裡,我再也沒有機會遇見那個巧克力男孩,

因為他最後一次向我說的~不是『再見』,而是『拜拜』。

「拜拜~」我緩緩的說著,只有自己和夕陽聽得見的道別。

直到現在,我始終不能忘記那天的邂逅。

只是後來去找他所說的那家巧克力精品店,裡面的巧克力貴得驚人,

一盒最便宜的少說也要1000塊,而且大部份都是國外進口。

我詢問櫃台小姐關於玫瑰花形的巧克力,她很專業地立刻拿給了我。

我看了看上面的標價『$1500』,天呀!真貴,看來又要吃半個月泡麵了。

我還是忍痛買下,走出店門口的那一剎那,

有個高大英挺的人也走進門來,是『他』!

是那個我借他十二塊錢,而他請我吃昂貴巧克力的男孩。

「嗨!好久不見。」他竟然向我打了招呼,他還記得我耶!

「嗯~」在我不注意的時候,他突然搶走我手上的巧克力。

「喂!還給我啦!」我努力墊高腳尖,就是怎麼樣也敵不過他180cm的身高。

「等等,不要著急嘛!我看完就還給妳呀!」

他笑著,笑容在他臉上的角度,像是在嘲笑我的笨拙和愚蠢。

「喔~」我放棄了想要奪回的念頭。

「妳……妳買上次我請妳吃的那一種唷?」

他臉上的表情,有說不出的震驚。

「對啦!不行嗎?連買個巧克力也要管?」

我嘟著嘴,不高興的回答他。

「沒有啦!還給妳,我走了,掰!」

「喂!喂!喂!」每次離去都是如此匆忙,真是個奇怪的人。

「小姐,這是妳的一千五,那位先生已經幫妳付了。」

櫃台小姐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還說了這一段話,讓我著實嚇了一大跳。

「什麼嘛!」我提著免費的昂貴巧克力,像上次一樣走在回家的路上,

港口邊回航的漁船,海上炫麗的夕陽,陪伴著我失落的心情。

回到家,打開巧克力包裝時,竟然發現一張小卡片。

上面寫著:

如果我是妳心裡的巧克力男孩,而妳會不會是那個未來的巧克力女孩?

傳說只要吃了那盒巧克力玫瑰的人,就會找到自己想要的幸福。

我把我的幸福大方地送給了妳,那妳是不是也要負責,成為我的幸福?

幸福巧克力專賣店,會在孤獨的人心裡出現,不經意發現它時,

別忘了!買盒巧克力回家。

或許,你就會找到專屬於你的幸福。

雖然無法保證魔法的效力能夠持續多久,但只要妳一直相信著愛情,

相信它所帶來的幸福,就一定會知道。

有時,幸福也是要靠自己張開雙手緊緊握住的。

----- E n d -----



繼續閱讀
2008/06/18

《 櫻 花 下 的 約 定 》

 

1999‧‧‧‧‧

在一棵櫻花樹旁的遼闊草地上,

小男孩的手緊抓著小女孩的手,他們共同許著一個願望。

 

小女孩:「我要當世界上最美麗的公主!」

小男孩:「那我要成為一個能夠保護你一生的王子喔!」

小女孩聽到了‧‧‧只是甜甜的笑,並把它的小指伸出來‧‧‧

「打勾勾‧‧‧蓋手印」‧‧‧「我們就這麼約定囉!」

這個小小的願望‧‧‧埋在這棵櫻花樹下‧‧‧

 

五年後,一個下著大雨的夏天的午後,

男孩與女孩在櫻花樹旁的涼亭坐著,

悶熱的天氣裡‧‧‧男孩與女孩之間瀰漫著一股低氣壓‧‧‧

 

這時,女孩輕輕的開口:「我們全家要移民到美國去,

我們可能不能再一起玩了!」

男孩只是回了一聲嗯,就跟女孩說聲再見,離開了那裡‧‧‧

留下一個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女孩

隔天,在機場裡,女孩的視線一直在搜尋男孩熟悉的身影,

但是卻找不到一絲絲男孩的痕跡‧‧‧女孩著急了,納悶著男孩的父母都來了

為什麼男孩沒有一起同行,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動,登機的時間到了

女孩望了四周最後一眼,難過的牽起媽媽的手走到了登機入口

 

這時,一個緊張的男孩出現在柱子旁邊,而且不斷的往登機口那跑去,

他大叫著女孩的名字‧‧‧女孩回過頭來,看到了那一抹期待已久的身影

便甩開媽媽的手,毫不猶豫地跑向那個男孩,

可是那個男孩卻在登機口前被攔住了,男孩掙扎著,

並且對女孩大叫:「我會成為保護你的王子!

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妳一定要回來!我會等妳的!」

 

女孩看著男孩,轉身走進了登機處,男孩也停止掙扎,轉身走開,

兩個人的心裡都想著同一件事‧‧‧約定‧‧‧我和你的約定!

 

女孩走後,男孩雖然寂寞,但是為了兩人的約定,他一點一滴的努力

成為一個勇敢的王子:身在美國的女孩,心裡惦記著兩人的約定,

小女孩看看手指頭,期待著能和男孩再次站在那棵櫻花樹下‧‧‧

 

西元 2 0 1 5年,桃園中正機場,一個長的甜美動人的女孩徘徊在機場裡

她就是11年前的小女孩,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台灣‧‧‧

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被接回到自己的家鄉後,女孩只惦記著男孩,

但是去男孩家裡問過,知道男孩他們早就搬走了,現在換別人來住,

失望的女孩獨自走到那棵櫻花樹下,當她回憶著小時候時,一個聲音從耳邊掠過

「喂!」

女孩轉過身,見到了一個好像似層相識的臉孔‧‧‧原來是她期盼已久的男孩,

只是小時候的稚氣不見了,倒多了一些成熟英俊的氣息

「妳還記得回來啊!?」

男孩開心的問著,卻看見女孩的眼角滑落了兩行鹹鹹的淚,

後來才知道男孩雖然搬走了,卻還是常常回來看這顆樹,

兩個人聊的很開心,而交談中也透露了彼此的心意。

就這樣ㄝ,兩個人開始交往

不過,只有短短的 2 個月,因為女孩必須回到美國繼續唸書,

在女孩要離開的前一天晚上,兩個人還是坐在涼亭下‧‧‧

女孩跟男孩互相的說著最後的話題,

女孩說:「我要走了,你要等我喔!」

男孩卻不像從前一樣沉默,他堅決的說

「我會等妳,因為我要保護妳一生一世啊!」]

女孩緊抱住男孩,對男孩說:「我愛你,我一定會回來!」

男孩憐惜的摸著女孩的長髮,把女孩的臉輕輕扶起,

印下了淡淡的吻‧‧‧天空飄起了細細的小雨‧‧‧

 

女孩回到美國一個禮拜後,接到了一通從台灣打來的長途電話,

是男孩的母親打來的,男孩的母親一邊哭泣一邊跟女孩說男孩因為去登山時,

為了救一個失足的小孩,自己卻跌到了山谷下,被人救起來時,

全身脊椎都碎了,現在躺在醫院裡,他有話想對妳說,

男孩的母親哭泣的幫男孩拿著話筒,那男孩用虛弱的聲音對女孩說:

「‧‧‧放心‧‧‧妳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好起來,

我們說好,我要當保護你的王子,而你‧‧‧而你要當我的公主,

不可以亂跑!我會永遠守在你的身旁‧‧‧‧‧。」

傷心的女孩,又再度聽到男孩母親的聲音,她說男孩又要被推進急救室,.

沒辦法再跟她交談了,掛掉電話後,女孩腦中一片空白,她只希望男孩活著!

 

女孩回到了台灣,站在男孩的墳前,也正好是在那棵櫻花樹下,

這次‧‧‧她知道了另一件事,她知道男孩被推出急診室後‧‧‧

成為了櫻花樹的守護人‧‧‧也成為了她的天使‧‧‧

同樣是一個夏天的午後,女孩跪坐在男孩的墳前,

手中握著櫻花花瓣,哀傷的情緒終於在這時崩潰‧‧‧

天空下起細雨,而女孩的眼淚滑落‧‧‧一發不可收拾

這次女孩回來,沒有一個等待她的男孩,只有一段心中的往事

沒有一棵原來的櫻花樹,只有一個永遠守護她的天使,

只有一個永遠不會改變的約定‧‧‧‧‧

----- E n d ----- 


 


繼續閱讀
2006/01/08

好不好

是一則浪漫的愛情故事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