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8/10

1070413之一 我是上帝



我是上帝

中華妹

 

百合的姊姊音音,嫁給一位比利時人Peter,生了個美麗又聰明的混血女兒IrenePeter退休後隨著音音來台定居,而長期在英國求學的Irene,則已考取了美國紐約州的律師執照。按講一切都該很美好,但兩人的婚姻卻由於外遇等因素,名存實亡,且雙雙患了嚴重的憂鬱症。

一百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晚上,是我們預定的共修日子。大早即出門,去採買晚上供佛和供眾用的花果。整理打掃完小閣樓後,已經下午三點多了。一回家,赫然發現百合在line上急留的數則訊息,和多通未接的來電顯示。方知情執深重的Peter,隻身飛往法國,欲見同樣有家庭的外遇對象未果,竟在對方家門前,報復性地引火自焚了!

與他有曾一面之緣的我,聞訊後都錯愕不已,遑論音音和Irene的驚嚇和傷痛了!

在洛杉磯的百合,心焦如焚,問晚上可否讓音音和外甥女家蕊來參加共修,或許能令Peter得到解脫?

當然可以!而且修滿已聯絡上主持人秀清了。

晚上七點,音音和家蕊準時來了。不過,音音對如來禪毫無概念,只想要Peter給妻小個說法。當時我並不知道,音音根本是被百合騙出門的。

第一次法供養後,秀清出定說:「Peter來了,站在很遠的地方。他既客氣且慚愧地表示,不和我同體,對他這樣激烈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大家居然還想用佛法救渡他,有點承受不起!至於音音,他想說:『對不起!今生雖是夫妻,可是無法白首偕老。請不要來找我。我們的婚姻,本身就是個錯誤。不過我如此做,並不後悔。謝謝幫妳我生了個可愛的女兒,我很愛她!』」

「我還看到了你們四人,過去生的一小段因緣:Peter是小妾,因奪人所愛,故今生必須身受其苦,得不到所愛……」

「妳要不要請秀清深入觀觀看,你們四個人過去的因緣?」我問音音。

「哪四個人?」席間有師兄姊問。

「就是音音、Peter、那位女士,和她先生呀!」我回答。

但音音顯然搞不清楚百合要她來的真正目的,秀清便揮揮手,阻止我繼續引導她。

Peter說想自殺很多次了!在和我結婚之前,他和一位比利時籍的女友分手時,就自殺過一次。可是我不懂,那麼怕痛的一個人,怎會用這種方式結束生命?他知道女兒趕去法國處理他的後事,在警局接受訊問,身心受了多大的煎熬嗎?」音音緩緩地說。

「我感覺他是個很頑固、執著的人。他得不到那位女士,為了想讓對方難過,就是要這麼做!有點走火入魔了。佛說,妳已經為他做了很多,因此不必有任何負擔和壓力!」秀清安慰她。

「那他有話對女兒說嗎?為何傷女兒如此深呢?」音音仍然不疾不徐地問道。

「恕我直接轉述了,請妳別介意!」見音音點頭後,秀清方放心地開口:「Peter說,他對妳的感情並不深厚,但他很愛女兒。無法給女兒一個完整的父愛,他感到十分歉疚!好在她終歸有個好媽媽。一切就交給媽媽作主吧!』」

Peter對男女之間的感情,非常渴求和執著,比一般人的需求都大,這點跟我不一樣。所以他很苦!外遇出現,然後結束,就這麼回事兒。他卻結束不了!愛情,就是他的生命」音音平靜地說。

「嗯。」秀清認同地說:「我聽到他說,從小到大,他都一直很恨自己!他愛人家,人家卻不愛他。可見這位女士應該是他的冤親債主。至於為何會造成今天的這樣結果,糾結肯定超過一世。今天我們能解的部份,只有那交集的一點點。」

音音可能因為長期失眠、憂鬱的關係,臉上的表情不多,情緒亦無明顯的起伏,說話總是不疾不徐。儘管秀清已經說得這麼明顯了,她始終無意開口請大家幫忙度Peter,或化解過往的恩怨所有人就這樣僵在那裏,空氣似乎凝結了

一會兒後,秀清無奈地表示:「我們願意成就眾生得法,而佛不管在世或出世間法上,對大家的開示,皆是個人所修功德福報所致。今天音音有自己的想法,不開口、不講、不提、不問,就表示因緣不具足,我們沒辦法幫忙!然因緣也是瞬息萬變的,說不定下一秒即成熟了!」

一個多鐘頭過去了,我擔心機緣就此錯失,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劈頭告訴音音:「妳知道百合要妳來幹嘛嗎?她要妳幫助Peter解脫!難道妳願意看他,生生世世都這樣痛苦沉淪下去嗎?而Peter,我勸也勸了罵也罵了,畢竟我與他緣淺,他聽不進去我的話。妳應該鼓勵他,尋求『解脫』的法呀!」

音音張著空洞的雙眼望著我,雖然依舊沒有表情,可是感覺有點作用了。

秀清也同意再度法供養Peter了,便對我說:「那給妳呼請,看他混沌的頭腦,會不會清楚一點!」

「那我要怎麼做呢?」音音徬徨地問。

「妳就在心裡,跟我起同樣的念就好了!」我對音音說。

我請Peter來,要他想想可憐傷心的女兒,和情何以堪的手足。學這個超越所有宗教,「發現一切都是自己」的法,不要讓這種悲劇不斷循環下去了!這是百合殷殷期盼,希望他和Irene,乃至於音音都要學會的法!

法供養畢,秀清出三昧說:「他用英文說:『告訴女兒Irene,我是上帝!我知道我是誰了,我非常非常地快樂!』」

「哇!」大家一陣驚呼。太高興了,他居然會講出這樣的話!

「對。他得法了!他說他是上帝,就是他即是佛!他已經証到了『一切都是自己』的真理了。而他所謂的快樂,正是法喜。」秀清說。

總算了了百合的心願!

「秀清,請問他和那位女士之間的業緣了了嗎?」修滿問。

「他清楚明白這個真理後,已有無上的智慧,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秀清答。

「其實,這場法會,給了我們一個教化。就是:『因緣俱足的重要!』在世法上,最親的人都來了,加上全心地投入,從混沌到清明,就成了一瞬間的事!」秀清有感地道。

「我也想請妳再次印証、澄清一件事。」我對秀清說:「大家都說自殺的人會下地獄。那Peter呢?」

「沒錯!自殺的人是會下地獄,但Peter不受。理由是,他証到了這個法!」

「還有,可不可以講講,Peter剛才說的英文?是不是 “I am God!”?」

見秀清脹紅著臉,想了想後說:「我剛好聽得懂這幾個字!“I am God I know who I am.”」

太感恩了!百合的慈悲和智慧,終於救到了姊姊一家人!

當晚,共修結束,秀清私下對我說,她那時打斷我,不讓我插話的原因是,音音若無意願想用佛法,解決Peter和她的根本問題,就表示因緣未成熟。勉強觀過去生的因緣,也僅能看到一小部份。甚至,搞不好還讓音音,覺得我們在搞怪力亂神。

秀清並抱怨,我明知她英文不好,還故意要她當眾說英文出糗!

「不是啦!別生氣!這很重要,可以幫好多人哪!」我邊笑邊道歉地說。

「對啦!她只是要記錄下正確的字。」一旁的翠萍師姊,也笑著幫我解釋。

事後,音音傳line告訴我,感恩能參與共修,終得一夜好眠!百合則偷偷地說,音音願意出門見人就阿彌陀佛了,是她連哄帶騙,叫家蕊帶她來的。而百合對大家的幫忙,叩首致謝!從此,她們對多重背叛的丈夫,和麻煩不斷的父親,一夕之間全部改觀,將不再活在困惑痛苦的記憶中。

我施故我在。只有在帶給人們這種深沉的感動時,我才覺得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阿門!

一百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打字至此,聞心佛開示曰:

「圓明父愛。我心不二。

    攜手共進。一真了道。」

 

 

群眾註:

 “One God and Father of all, who is above all, and through all, and in you all.”

這小段《新約聖經》〈以弗所書〉46上的英譯經文。昭示了一個大問題:「人類的原始爸在哪裡?」

其答是:「在人人的身心之內。」或中譯成:「住在人類(以及萬物)的身心之內。

本文中的被度者Peter,生長在天主教家庭。自己雖無宗教信仰,在接受如來禪子的法供養,而開悟入道之後說:「我是上帝,我知道我是誰了!」

為何他會這樣說?

這是因為,他已經和父神上帝合一了的緣故。

於是,就與欲「重啟伊甸園法會」的道友,分享他這一發現了。何其善也!

諸位同參道友,從上引的這節經文,可以悟知:你我他,人人都是宇宙的奇妙創造!

而奇妙到,連人類的原始老爸,竟和其子女是一體的。多親密呀!

遺憾的是,知此不可思議奇妙者,並不多。也未見為子女者的大肆宣揚。

似乎都只說,父神上帝住在天上。有離人類頗遙遠的意思!

與父同在和與父為一,何者更親?

這得重啟伊甸園,面對面地見到父神,向父神問個一清二楚才好!

 



1070510之二 懺祈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1070727之四 達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