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5/28

向宗教大師踢館的大哉問《來自星星的傻瓜PK》


關於信仰,在社交上它是不可碰觸的地雷話題,放在電影,如此的大眾娛樂媒體上,從什麼樣的角度切入、如何詮釋、要用哪種風格表現與探討,實在很不容易。 

來自星星的傻瓜
 

2014年我們看到盧貝松以科幻動作片的方式,把信仰修行上的大哉問,把過去即現在,現在即未來,以及無我相的觀點用簡潔利落的「快動作」透過《露西》(LUCY)讓人驚豔。 

而今年,印度巨星阿米爾罕(Aamir Khan,1965年3月14日出生於印度孟買)主演的《來自星星的傻瓜》(PK),編導拉庫馬希拉尼 (Rajkumar Hirani,1962年11月22日-)藉由一名外星人,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為背景的「異類」來到充滿各種宗教信仰的國度──印度,也透過這名外來者,重新檢視宗教與信印的根本大哉問,同時以大哉問揭穿以宗教之名行斂財之實的神棍真面貌。 

看完之後,不得不說,這個劇本實在是太精采也太聰明了,透過喜劇形式,深入淺出的探討宗教,既娛樂又發人深省,看完後還想找人討論一下戲裡戲外真實與電影的宗教觀點。且阿米爾罕澄靜的眼神,演活了這個不為物欲金錢為惑的外星人,透過他,映照出人限於原本宗教的刻板印象,囿於成長背景社會價值觀或個人私利私欲,看不到「真相」,阿米爾罕所飾演的阿傻,有著最純真最純粹的心,透過他,看到人的惡,也看到人的善,看到信仰的必要性,也看到宗教的盲點。而且也凸顯信眾有多麼的盲目,且人在恐懼時,是多麼的需要無形的力量,劇中阿傻在考場外,放上一顆石頭,染上一抹紅,然後放上一堆零錢,阿傻說,他的投資很快就翻倍增長。 

前陣子慈濟內湖事件炒得沸沸揚揚,兩相對照,還真的是有趣。當然我們也很清楚,一個團體一旦變為巨大,中間就會產生利益,一有切益,就會有人想從中牟利。但不禁又想,那整個事件,如果慈濟可以在第一時間做好危機處理,花錢恢復生態,那不就把醜聞變成美談了嗎?唉~當人把利益放跟眼前,就看不到本心和初衷了,不是嗎? 

《來自星星的傻瓜》原文片名PK是他向各個宗教領袖踢館來著,透過踢館問答,可以直達什麼是信仰的最核心──心,才是一切的答案。 

阿傻其實才是我們一直追求的那個本我、真我,只有回歸到最純粹,我們就可以看到形諸於外的宗教規範是可以打破的表相,不同的宗教間,本質無抵觸,而是那些規規條條界線了我們。 

當然,有了形形色色的宗教,我們可以從中找到適合自己的信仰,從中找到適合自己走的修行道路,但同為修行者,又何必仇視或敵視呢?或許這部電影除了挑戰各宗教的不當斂財,更重要的是,不希望不同的宗教間有如此的深仇大恨,互相了解,交換彼此的修行心得,反而可以從不同的視野檢視自己的信仰盲點,那不是更好嗎? 

更欣賞印度電影的是,它不會像好萊塢電影那樣收爛尾。《來自星星的傻瓜》也有純情的一面,阿傻愛上可愛又心地善良的賈嘉佳妮莎妮(艾魯絲卡沙瑪飾)(印度片的女主角都好可愛,而模特兒出身的艾魯絲卡沙瑪外型很摩登,非常適合她所詮釋的在國外受教育返鄉後於作電視記者的女主角。),可是當他發現莎妮心中有一位愛人時,也就默默的把愛藏在心裡,而且很可愛的是,當他要回外星球時,整皮箱裝了滿滿的卡帶和乾電池,莎妮問他錄是什麼?他說是印度的聲音,當他跑去追另一只來不及拿下來的皮箱時,莎妮把卡帶放出來聽,聽著聽著,裡面滿滿都是她的聲音,這才恍然,阿傻愛著她。但這份感情,誰也沒說破,莎妮回到她好不容易找回來的愛,阿傻也回到他的故鄉去,不過,他後來又帶著同胞來到地球出任務啦!真是歡樂又不落俗套又感人的結局。 

欣賞這部電影之餘,不禁想到好萊塢也曾拍出一部喜劇形式的精采之作──《王牌天神》(Bruce Almighty),從信眾求神的角度,讓人當上帝,看看他該如何回應信眾的祈求,就該明瞭修行並不應一味的祈求神蹟降臨。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之惹火程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比賽背後的汗水與淚水才是真實人生《冠軍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