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2/07

生病的腦袋

腦袋世界變的荒誕雜絮無章,絲路紛亂無序,彷彿一團棉花,似輕輕柔柔裡頭卻是沒有重量。
像是生了一場大病,偶爾指揮不定;像是一場大病,夜裡幾乎天天發夢。
夢境更是無稽,影像時長時短,沒由沒理沒依沒據,如‧‧‧‧‧‧電視單元劇裡養又浪費睡眠。
嚇得日日怕是夜裡睡了,夢又找上門來。

睡著時老是聽見那是『催魂女巫』的『吸魂大法』,一直審判問著:『快說,你是誰???他是誰????』 穿插著身邊男人的喘息呼吸聲,聲聲入耳絲絲扣魂,硬是句句清明硬朗。差那擊鼓升堂聲沒敲出鑼響,夢來,猶如地獄判官斷案情節。

夜晚12點一到,那幽冥又出來搗亂,有兩回睡到半夜想爬上附身,只見是一位穿著喇麻迦裟盤腿而座,四周空氣瀰漫濃厚腐蝕垃圾氣味,我由上方掉到那個幽閉的空間,頭一著地,就醒了。
兩回合,他身上味道都一樣,怕是喝酒吃肉道人吧!!
驚醒!又驚醒!!!

他不過是想炫耀自己道行有多厲害,想附身作怪搞鬼。
唉!何苦又何必來哉!


關鍵字: 重量 世界 搗亂

首頁│ 下一篇→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