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9/17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的《金剛經》開示與《當和尚遇到鑽石》

                 More about 人間是劇場
  
在寫這篇文章開頭,我一定要先提一句,底下文字,多少帶著攻擊性──對於《當和尚遇到鑽石》這本書。
  
所以如果有讀者對這書相當有好感,看到這你可以花個幾秒鐘思索一下,要不要繼續讀完
  
我先來聊我是怎麼發現《當和尚遇到鑽石》。

相信應該有很多人知道WC看看,大概去年11月左右,WC一連寫了幾篇誇讚《當和尚遇到鑽石》的話,當時就勾起了我的興趣,但因為種種原因,我沒上圖書館借,也沒到書店去買──是一直到城邦曬書節,看見一本3.5折的《當和尚遇到鑽石》,才伸手買了下來。
  
買回家也沒馬上看,又隔了一陣,才真正翻讀起它──可讀著讀者,當我在書上發現這一段文字時,我心裡的警鐘就「噹」地響了起來。
  
來看看讓我心頭警鐘「噹」的部分吧。
  
  有一件事總是令我感到驚訝。每隔幾個月,安鼎國際鑽石公司的所有人歐佛就會把我們召進會議室,得意洋洋地揮舞著一本書說:「就是這個!瞧瞧我搭機前往達拉斯途中,在機場書店發現了什麼!這是解決我們所有商業問題的答案!它是一本關於如何做生意的最新暢銷書。」
  
  「歐佛,你知道這本書的作者嗎?」
  
  「喔,知道,當然知道,他在全美各地發表演說,談論事業成功之道,非常鼓舞人心。」
  
  「那你知道他一年賺多少錢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讓我瞧一瞧。他一年大約賺個八、九萬(美元)。」
  
  「那你一年賺多少錢?」
  
  「嗯,我一年賺幾百萬(美元)。」
  
  「那麼你為什麼要讀這本無聊乏味的書?那個作者一年賺的錢,只不過是你賺的錢的零頭而已。你有沒有發現,這個人所陳述的成功之道,和去年他在另一本書中所說的完全相反?」
  
上頭這一段問題出在哪?到底是哪讓我腦裡的警鐘大響──就在這幾段話:
  
  那個作者一年賺的錢,只不過是你賺的錢的零頭而已。你有沒有發現,這個人所陳述的成功之道,和去年他在另一本書中所說的完全相反?
  
或許你還沒看過《當和尚遇到鑽石》,或許你看過,不過沒關係,陪沒看過的人來看一下來書介,就可知道這書緣自哪裡──
  
  全世界超過一百萬名的讀者每天暫停下來,查閱《當和尚遇到鑽石》的內容,尋找策略以達到財務與個人的成功。在短短十年內,本書以古老藏文版《金剛經》的智慧為基礎,已成為現代經商經典,翻譯成十五種語言以上,被全世界的人用來打造產值高達幾百億美元的新事業。
  
看見了嗎?《金剛經》。
  
閱讀《當和尚遇到鑽石》之前,我只聽過《金剛經》裡的兩段話「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我相信很多人也是。不過我跟《金剛經》雖然不熟,但佛陀我可稍微熟了一點──若照麥可.羅區格西所言,一個年收入幾百萬美元的成功企業家,根本沒必要讀一個年收入八、九萬塊、四處發表演說的財經暢銷作者的書,那麼,他這個可能年收入最少數十萬美金的佛學博士,幹麼套用《金剛經》來做生意
  
佛陀一年收入多少美金?很抱歉,是。一毛錢也沒有。
  
是不是財經暢銷作者還少?沒錯。佛陀身外的「財產」,大概就一只缽、一條避體的布,或許還有一小塊草墊。
  
而且這些「財產」還不是佛陀花勞力智力賺取的,是信眾布施的。
  
再者,如果一本書裡的內容,剛剛好跟他去年在另一本書中所說的完全相反,就不值得讀閱參考的話,那麼佛經也不需要讀了。
  
我為什麼這麼說,直接瞧瞧《金剛經》裡這段: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白話文是這樣:佛陀問須菩提,你覺得呢?如來有說了什麼法嗎?
  
須菩提回答佛陀的話:世尊,沒有,如來沒有說法。
  
嘿,看到這有沒有傻眼?單就一般世俗觀點,《金剛經》是不是部佛經?是不是佛陀在跟須菩提討論事情?為什麼佛陀又會在書裡邊問,我有沒有說法?須菩提甚至還答:沒有?!!
  
這兒不是佛陀錯亂了,也不是須菩提說謊──如果仔細讀《金剛經》會發現,《金剛經》的目的是斷除每一種見地──不管是邪見也好,是正(確的)見(地)也好。在《金剛經》裡,佛陀把自己之前說過的話,通通推翻掉。
  
這一點,恰恰好違反了麥可.羅區格西所要求的,今年的書不得推翻去年著作的要求。
  
我捫心說,《當和尚遇到鑽石》不壞,如果有人因為這本書而對《金剛經》產生興趣,比如像我,願意親自買或借一本《金剛經》原文加注釋來讀,我覺得是很棒的──但怕就怕,有些人這輩子接觸的《金剛經》,就是《當和尚遇到鑽石》裡邊的截錄跟解釋──前者我所以說很棒的原因在於,讀了原文後,讀者自會發現《當和尚遇到鑽石》中的詮釋謬誤,然後會知道,《金剛經》不真是《當和尚遇到鑽石》說的那意思。後者所以麻煩,就在於只讀《當和尚遇到鑽石》的讀者,真會把《當和尚遇到鑽石》裡對《金剛經》的詮釋,當作是真理
  
我在讀《當和尚遇到鑽石》中,和朋友來回寫信討論這本書,他最後幾封這麼寫著:
  
  有些東西我並不知道它的對錯,所以我也只能暫時不從對錯來看。
  
  我不知道金剛經是對的或是錯的。
  
  至於鑽石 = or != 金剛經,確實不是我非常在意的。
  
我承認,我讀到時有一點抓狂。
  
所以我問了他一些問題,最後他還寫了這一段文字給我:
  
  以邏輯為例,邏輯在意的是「有效推論和證明的原則與標準」,只要命題為真,符合此原則與標準的推導結果也為真。但是命題是否為真,不是邏輯在意的部分。
  
你就曉得我有多惱!真是會被科學家跟邏輯學給氣壞。
  
不過話說回來,我所以花時間寫這一篇,就只是為了一個很簡單的目的──如果你看過《當和尚遇到鑽石》,覺得它寫得真的不錯,那麼請你,務必一讀《金剛經》原文。恕我這麼說,麥可.羅區格西雖然貴為佛學博士,但他對《金剛經》的解釋,是帶著一點偏頗的──他留下適合他心意的、能為他著作加分的《金剛經》內文,而略掉了佛說《金剛經》的本意。說真話,我對他這個舉動,不是那麼高興。
  
不高興的原因,是他辜負了讀者對他這個「佛學博士」的信賴──讀者相信他這個「佛學博士」一定會盡量正確地詮釋經典,來利益眾生,所以才掏錢買下這本書──但他,似乎沒有盡到這個責任。
  
我是不曉得讀了《當和尚遇到鑽石》是不是就能成就一番偉大又賺錢的事業,或許可以,因有好多企業家跳出來做見證,我不否認他們的成就──但我還是要說,《當和尚遇到鑽石》書裡說的,並非真是佛說《金剛經》的本意
  
《金剛經》的本意比較近似什麼,下頭我截一段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說的《金剛經》開示(P150)──如果先讀過一點《金剛經》,讀起來應該會更容易理解。
  
  我來簡單做個摘要。《金剛經》是一部以最不修飾的模式來表達空性的經書。在《愣伽經》和《華嚴經十地品》這樣的經書裡,佛只是提示或暗示:「喔,諸菩薩們,三界唯心……」,他只給了些提示。而在這部經裡,佛直接談到空性。
  
  例如,在後面的偈頌當中,佛問須菩提:「你認為我講過法嗎?如果你認為我講過法,那麼你就有邪見,因為沒有法可以講。」所以,如果我們認為佛講了法,在這究竟上是錯誤的見地;你找不到比這更直接的表達了。對沒有多少大乘經論基礎的人來說,這聽上去就像是瘋子的胡言亂語。佛在講法,同時他又說,「如果你認為我在講法,那就是邪見。」
  
  我想正因為如此,所以某位禪宗大師說:「佛來斬佛。」如果你想要空性,這就是了。這是一部專門講空性的佛經,《心經》也是一樣。我先就這部經的名字作個概述,也許「金剛石=切斷」不是正確的翻譯(註:此處指英文中的Diamond不是正確的翻譯);應該是「能斷金剛」,這可能更正確,因為金剛石並非不可破壞。事實上,它可以被珠寶匠很輕易地切割,而金剛才是不可毀壞,不能被切斷。
  
  各位要注意,這個「金剛」與金剛乘的「金剛」不是同一回事;當然從究竟上來說,也許它們指的是同一件東西。這裡的「金剛」指的是天神因陀羅的武器。據說,它能摧毀一切,但是沒有東西可以毀掉它。
  
  這部經的精華可被總結為「能摧毀金剛的智慧」。「金剛」是自我的象徵。自我,可以摧毀很多針對它的威脅,但它本身很難被打敗,很難被破壞,很難被消除。這種情況下,自我等同於金剛,我們需要《金剛經》的要義來消滅自我。所以,不要以為佛教徒在研製一種非常精密的利器,可以真的摧毀天神因陀羅的武器。
  
  現在,讓我用比較哲學的方式來說:「金剛」代表各種各樣錯誤的見地。作為佛教徒,我們來參加《金剛經》的教授,當然,我們心中會有這樣的見地,認為自己是在做好事,在累積福德,在增上智慧。我們也有敵視自我的見地。佛教徒很容易跟別的佛教徒打交道,一個較為普遍的話題是──自我多麼的可憐──然後,我們就獲得認可。
  
  你們可能會想,《金剛經》必定是一部摧毀邪見的佛經。但,什麼是邪見呢?邪見的定義是很相對的。比如,佛教徒認為的邪見,其他宗教對此的看法可能不同;而他們認為正確的見地,可能也和佛教徒認為的正確見地根本不一致。甚至在佛教不同派別之間,一個學派的正確見地可能是另一個學派的邪見。
  
  大多數人通常把邪見想作是不好的東西。如果你不愛鄰居,那就是邪見;如果你順從長輩,那就是正確的見地。我們有很多所謂正確和錯誤見地的系統。曾被視為正確和錯誤的見地,也隨著時代更替而變化,那些在過去會使個人、家族和社會蒙羞的行為,現在可以被社會接受了。
  
  不過,《金剛經》不是指切斷這類的邪見,《金剛經》關鍵任務是摧毀所有的見地。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頂禮佛,因為他摒棄了所有正確和錯誤的見地。去除邪見比較容易,擺脫正確的見地就比較難。正確的見地被我們稱作「傳統價值」,我們把這些價值尊為社會支柱。所謂正確的見地,被當作社會常識的脊柱;從社會的角度來看,具備常識就意味著擁有「正確」的見地。
  
為什麼我會說《當和尚遇到鑽石》略掉了佛說《金剛經》的本意?關鍵就是這一句:《金剛經》關鍵任務是摧毀所有的見地。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頂禮佛,因為他摒棄了所有正確和錯誤的見地。 
  
細讀《當和尚遇到鑽石》可以發現,麥可.羅區格西在書裡面創造了一種法門──他這麼寫著:
  
  事實上,我們目前有一個由商人組成、人數不斷成長的小團體,應用書中所描述的法門,以達成我們的目標。……
  
佛都在《金剛經》裡說他沒說「法」了,怎麼,堂堂佛學博士卻又拿《金剛經》創造了某種法門來?
  
還是說,麥可.羅區格西現在已經不是佛教徒,他現在信的是能斷金剛的商人教?
  
我不是鼓吹大家不要看《當和尚遇到鑽石》,我只是說,看完《當和尚遇到鑽石》,真的,花點時間讀讀原典吧
  
如果讀了原典你確定麥可.羅區格西對《金剛經》的詮釋無誤,再相信他所言也還不遲不是?!



自己與做人(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名為家的泉水──《塗佛之宴》撤宴上(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