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08

民歌 - 偶然

偶然 就是那麼偶然
讓我們並肩坐在一起
唱一首我們的歌
縱然不能長相聚 也要常相憶
天涯海角不能忘記 我們的小祕密
1975年 大一暑假, 二姊金門戰鬥營的通知單寄到家時,她已去了中興大學的山地服務隊(當年原住民都被稱為山地同胞或山胞). 爸爸派我帶著通知去山地找她.在仁愛鄉派出所的協助下追上了山服隊. 二姊因著山胞的需要,放棄了金門戰鬥營的機會,並把我說服留下參加山地服務隊的電工組. 因山服隊唯一的吉他斷了幾根弦. 那一天的晚會大家唱歌時都沒有樂器伴奏全用清唱的.

第二天,一位年輕山地女孩來到電工組要求我們去她家修電唱機. 我跟她到了家中,她的祖母用山地話對我說:”年輕人,不要急著作事,先來跳舞”. 電唱機還沒修,缺了音樂怎能跳. 她家進門右側有一吉他依牆而立. 沒法跳舞,我就用吉他伴奏唱了兩首拿手的歌. 女孩接著就唱了這首極美的歌--偶然. 這原是她表哥當兵時寫的. 那天我從她那兒學會了這首歌. 其中第四句經我改寫成“縱然不長相聚 也要常相憶”. 當天的晚會,我用那借來的吉他教大家唱這首歌. 不知是歌好還是吉他好,那晚大家一唱再唱,唱了無數遍. 據說那幾年這首歌幾乎成了中興大學的地下校歌. 下圖是出至興大"野聲"第七版.



那次興大山服隊所到之處若與救國團其他團隊或駐佔員相遇都會帶大家唱這首歌並把歌詞及譜抄給他們.除了吳廣蔭以外,交大沒人知道這歌是由交大人”採”出來的. 大二寒假 (1975冬天),我通過救國團張老師系統當上合歡山健行隊副領隊時, 這首歌已十分流行. 救國團的各梯隊都愛唱它. 而且下面一段已被接在一起唱.

為什麼 忘不了你
為什麼 惦記著你
多少的時光流走 多少的記憶在心頭
你悄悄的來 又悄悄的走
留給我的只是 一串串落莫的回憶

大二下因家中經濟情況不佳,開始做家教當伙委.寒暑假除了參加校園團契的活動外就是做油漆工刷屋頂.以後就再也沒參加過救國團的活動了.

去年(2008)回交大參加畢業30年重聚.有一同學帶了畢業記念冊來,其中一頁寫著:
       縱然不能相聚 也要常相憶
這使我想起當年在仁愛鄉山上那群興大山服隊員及那教唱偶然的山胞.就希望能找出這首歌的原作者. 經過一番查考竟然發現這歌的原作者不是山胞乃是當年在台大就讀的吳統雄及山野服務隊員們所集體創作出的. 但是多數網站及歌本都註明為劉家昌先生或林伯宜先生所著作.中興大學畢業的顧先生 Kurich 兄發現海山唱片也出版過「偶然」這首歌,但作詞者寫「林伯宜」,經過他熱心棄而不捨的查訪找到了林伯宜先生. 林兄正式表明並非「偶然」這首歌的作詞人, 而是當年林先生擔任唱片海山唱片的製作人,想要出版這首歌,因為一時沒找到作者,又須送審之故而掛了自己的名字.

林伯宜說,到了年過半百這個年紀,第一求身體能健康,第二求每天有事做,若又得到老友訊息,算是意外驚喜,也是平淡情緒中的一大愉悅,終於能與《偶然》原作曲者相見歡,真乃人生一樂也。

林兄坦蕩的胸懷實在令人敬佩. 因此民歌愛好者希望劉老師也能跟進澄清《偶然》作曲者.我們這群當年參加過救國團的四年級生們都會很感動的。


轉貼:

統雄兄,
七月才看到K兄三月所寫的那封未寄出去的信
這信寫的很好,只是如何傳達給劉家昌成了個問題
劉兄如何解讀這信又是另一個變數

瓜牛早在今年初就在夢想不落國大合唱
想重溫在仁愛鄉山上與興大山服隊於營火旁同唱偶然的美好時光
以及當兵時指揮上百陸戰健兒唱軍歌壓過以山胞為主幹的偵搜連而得全師冠軍的喜悅
初步的構想就是把吳兄的偶然老歌新唱.在錄音室內一一的把美喉王的歌聲錄下再Mix!

既然劉家昌答應胡志強十月到台中演唱.
我們可想法向瓜牛的學長胡兄建議把當年流行的民歌(幾乎成為台中中興大學校歌)-偶然列為重點歌之一
並附帶提出讓當初主要譜曲作詞者登台一起合唱
甚至加上吳兄及其他在台歌手一起同台配著唱錄好的不落國大合唱--偶然老歌新唱(大家加油)

這幾周連絡的情形如下:
住在胡市長隔壁的妹妹九月會去西安一陣子.十月又要來加州參加幾個親戚的婚禮及慶生會
小黑的姊姊雖和紹曉玲情同親姊妹,但她不時還得去中國照顧生意
再加上紹曉玲車禍截肢後就不太外出社交
我們不能寄望於妹妹或小黑姊去和胡市長有太多的溝通
要傳信給胡兄是沒問題的
所以最好我們能起草寫一封能影響胡市長的信
由胡市長轉答吳兄的心聲給劉兄會比我們直接找劉兄有效!

瓜牛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9/08/12 03:41 PM 回應


這歌本所搜錄的 "偶然" 應該是1975年暑假興大山地服務隊所帶回來的版本
我從山胞那學來"偶然"後改了詞後先教了幾個人唱
後來76級的徐南玨來找我再教一次
我雖曾是樂隊隊長 音樂成績常拿100分 但是不會寫譜
徐南玨找來一位會寫譜的同學 當場寫下簡譜 (吉他譜已有)
服務隊每次與救國團其他團隊相遇 都會被索取歌譜
徐南玨1990年代住Los Angels. 後來搬到Detroit去了
她應該還記得那一位寫譜的興大校友
1976年初的寒假 我當合歡山建行隊副領隊時
救國團的"偶然"已加上吳兄的第二段
興大各社團從1975年暑假後應該唱的都是山地服務隊的版本

瓜牛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9/03/18 03:08 PM 回應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