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17

上雜誌囉..

嗯..
除了室內設計雜誌..居然還可以賣文章到其他雜誌去...
還記得之前吃吃喝喝寫的東西嗎 ?

http://blog.sina.com.tw/studiodizzy/article.php?pbgid=5174&entryid=245080

還正是150篇達成時寫的呢..
我乾脆改行作廚師好了..呵呵..


嗯..
沒錯..
有一篇.因為有朋友邀稿..
這期就給登了..
跟一堆名幅其實美食家的文章登在一起..
我這篇胡說八道可真是沾光沾的緊呢...


咱家是個標準的外省掛..

爸爸祖籍福建福州.但是在四川生..媽媽是湖南騾子.可在浙江聒聒墜地..小時後又是在眷村裡長大..
帶著我的保母是山東來的韓國華僑. 這下子好.
可真從小光是吃這件事.就是個五味雜陳的南北合.有著五花八門各種整治胃袋的招式.
 
從小開始.跟著家裡人東吃西吃.最讓我喜歡的一道菜.就是趴在盤子裡張牙舞爪卻又只能讓我咨意蹂躪的螃蟹了..
海鮮大多講求新鮮.新鮮的魚.當然是生魚片或清蒸..新鮮蝦蟹..那當然不是酒醃就得嗆辣了..
所謂的”嗆”蟹.是將新鮮的金門蟹洗淨風乾,再浸泡特調配方約四十八小時入味後即可食用.
材料中最講究的是新鮮的金門石蟹.而鹽水中會加入高梁酒.花椒.薑.蒜……等香料提味.嗆蟹經過冷藏過後.撥殼.去鰓.切片..然後還來不及上桌..通常就被我在廚房裡偷吃掉半盤了.然而光是這樣.可還不是個夠味的讓人在餐桌上又吸手指又舔舌頭..小腦袋裏總還想著..缺點啥子??
 
長大了之後.跟著朋友四處走跳.不單是南北家常料理..當然也要品味各國佳餚..可就單螃蟹這無腸君子..金毛藍眼老外處理起來的盤飱總是差了那麼一味..直到盡了高麗館子.
 
著 ! 就是它..高麗棒子整治出來的醃生蟹..可對了我胃口.每次上韓國料理店總要叫個一盤來試試師父醃醬的手藝….總有個後遺症..吃多了.不是嘴麻就是跑廁所..
人嘛..看多了眼高.吃多了嘴刁.總想著能不能把小腦袋瓜裡.想著嗆蟹缺的那一味.跟眼下韓國人辣吱吱的醃生蟹給綜合一下.
 
要有酒香.要有嗆勁兒.還要能辣的讓人吃著手裡望著盤裡..配酒配花生..還能用市場裡常見的花蟳.三點.沙公來料理..總不能天天望著金門石蟹的影兒發口水吧?
 
綜合了江浙人的嗆.韓國人的辣.四川人的麻.還有道地岡山甜麵豆辦醬的香..
就是咱家的香辣醃生蟹了..
 
可解嘴饞的呢.這玩意兒有個死黨.叫做金門陳年二鍋頭..
每當這兩樣碰在一塊了..總得廝殺個一乾二淨..賓主之間喝的晃晃悠悠….
 
再打量下一次.該啥時候醃鍋生蟹.狐群狗黨搬火山了…..


這堆文字是編輯要求要自己寫的..
我是個沒文化的傢伙.只好亂掰一氣了.妳知道的..哈哈...
 


北高一日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不博..不艮..但是很道地的 紅酒牛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