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12

約定(沈惟真X杜雲芊)上篇

充滿『誠意』的『大家寫讀後心得、作者寫番外篇!』活動....在延宕許久後,終於帶著十二萬分的『歉意』上場,請大家慢慢品嚐『約定』上篇。


****
 

金像獎頒獎典禮的現場星光閃耀,年度盛會上,聚集一年來在影壇付出心血、成績斐然的人物,與會來賓一一踏上紅毯,引來一陣又一陣的尖叫,本屆最受注目的人物是沈惟真,沈惟真穿著黑色正式燕尾服,挽著身穿粉紅色晚禮服的桑禾蓓,兩人一出現,就引發一陣騷動。

兩人所主演的劇情片「情熱」叫好叫座,同時入圍七項大獎,包括眾所注目的最佳影片及最佳男主角獎,許多影評都看好沈惟真會是本屆的影帝。

當記者詢問沈惟真是否有自信拿到獎項時,他流露出自信且神秘的微笑:「我希望可以拿到,而且,非拿到不可。」



 

沈惟真雖然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但他的人氣不及丹尼斯、票房不如紀翔,角色的廣度比不上路風,明明表現出色,卻一直沒有受到應有的肯定。

眾家媒體之所以猜測沈惟真會得獎,原因大多都是「時候到了!」

黎華、馬智文是入圍名單常客,丹尼斯已經得過且沒有太大突破,陳奕夫難得入圍,但也只有陪榜的程度而已。

去年沈惟真也曾入圍,本來也是眾所期待的得獎人選之一,但評審一番辯論之後,卻把獎項頒給長期致力於舞台劇,演技有大突破的關古威。

沈惟真表面上對記者笑說「技不如人,明年還會再努力」,但私底下的失落,杜雲芊最能明白,今天他身邊沒有女友,只帶著自信跟傲氣來到現場。

記者下一個問題,讓沈惟真的笑容停頓了一秒鐘。

「女友今天為什麼沒有陪伴你出席?」

「她有工作抽不開身,稍候會趕到現場。」他眼中閃過一絲若有似無的在意。

坐在頒獎典禮會場上,主持人妙語如珠,表演節目精彩出色,頒獎者或得獎者都發揮了極高的幽默感,氣氛熱烈、高潮迭起,平日悠閒從容的沈惟真,今天卻逐漸流露出焦躁的神情。

「你在緊張嗎?」坐在鄰座的陳奕夫,笑著用手肘撞他一下。

「我?有嗎?」沈惟真回過神。

「你一整個晚上東張西望。」

「很明顯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頒獎典禮上,幾個重要獎項的候選人總是相鄰而坐,方便攝影師拍攝之餘,還可以讓觀眾玩味他們之間亦敵亦友的尷尬互動。

「是不是因為去年沒有得獎,所以今年得失心特別重?」陳奕夫笑得開朗,似乎一點壓力也沒有。

「我在等人。」

「女朋友?」

他跟杜雲芊交往是演藝圈公開的事,這對銀色情侶出雙入對,重要場合必定聯袂出席,今天杜雲芊卻不在沈惟真身邊,也難怪令記者捕風捉影,尤其這幾個月來,沈惟真遠赴歐洲拍攝電影,兩人聚少離多,八卦雜誌對兩人的戀情捕風捉影,三不五時揣測分手之期已經不遠。

頒獎典禮漸漸來到高潮,最佳導演頒發之後,緊接著便是最佳男主角獎項,沈惟真低頭看錶,儘管知道至少有兩台攝影機對著自己,他的臉上還是有一絲藏不住的焦急。

但他並非如觀眾所猜想,是在著急自己能不能得獎,他對自己的表現很有自信,他是抱著勢在必得的心情。

他在意的是,杜雲芊到底在哪裡?

 

姚子奇的演唱會正式開場前,他暴跳如雷地發現,他最心愛的吉他忘記帶來,連忙打電話請杜雲芊緊急送來,本想隨便派個工讀生送去,但姚子奇霸道的脾氣發作,怕工讀生不懂得吉他的價值,把吉他弄傷了,非得生性謹慎的杜雲芊送來不可。

足足花了兩個小時的車程,杜雲芊才趕到現場,發現姚子奇足足帶了五把吉他之多。

「你吉他這麼多,缺得了這一把?」杜雲芊極力想壓抑怒氣,但今天這個日子太過重要,她終於忍不住把吉他用力塞進姚子奇懷中,大聲抗議。

「這一把是我當初歌唱比賽上使用的,特別有感情。」

「只是因為有感情?」杜雲芊忍住跳腳的衝動。「下一次我會幫你接一個西伯利亞的通告,讓你嚐嚐捱冷受凍、生不如死的滋味。」

她抿唇一笑,宣示自己的決心。

「小經紀人,妳真的很生氣嗎?」姚子奇這才發現事情有些不對,這個小經紀人平常不是任勞任怨慣了?今天卻完全不一樣。

「今天是金像獎頒獎典禮的日子。」慕容和希本來躺在沙發上休息,直到這時,才坐起身子接口。

「頒獎典禮?喔喔……喔,我都忘了,妳想去看男朋友得獎嘛!難怪……」姚子奇恍然大悟,語氣當中還是沒有絲毫悔意。

「子奇,這一把音色也不錯,送來前可以將就用一用。」慕容和希將靠牆一整排的吉他一一拿起來試彈。

「你什麼時候學會彈吉他了?」聽到慕容和希居然有模有樣的彈了一整首,姚子奇不爽的問。

「子奇,是你誤會了,我從來沒說我不會吉他。」

「你是不是存心學來氣我的?」看出慕容和希僅是初學者的程度,姚子奇冷冷一笑。

「不是。我只是想透過學吉他的過程,瞭解你對於音樂的熱情是從何而來,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愛屋及烏,只要你愛的,我自然也愛,如果你能指導我,那就再好也不過了。」慕容和希語調溫柔,一雙秀氣的眼睛瞅著姚子奇,嘴角有淡淡微笑。

「我才不要教你。」

姚子奇嘴巴反對,行動上倒是沒有任何抗拒,他坐在慕容和希身旁,指點他指法與按絃的技巧,兩人有說有笑,旁若無人。

杜雲芊站在一旁,開始後悔自己竟一時鬼迷心竅把慕容和希簽進公司。

他們兩個人湊在一起,不是為了一些枝微末節的小事嘔氣,就是創作音樂太過熱情,一起沈浸在音樂的世界裡面,忘記其他事物的存在。

慕容和希進純真年代之後,他回絕了數不清的電影、唱片合約,僅是接了幾個廣告,接受一些平面雜誌的採訪。

他真正全心投入的工作,竟是擔任姚子奇的音樂總監,並且參與姚子奇的巡迴演唱會,擔任鍵盤手及鋼琴伴奏。

這筆生意真不划算!杜雲芊決定下半年一定要好好利用慕容和希的人氣,接下收入可觀的工作,替純真年代創造巨大收益。

看看時間,演唱會即將開場,卻又臨時有狀況發生,工作人員告知有一台高級跑車擋在大門入口處,阻擋住歌迷要進場的動線。

「慕容,是你的車吧?」

隨處停車的老毛病就是不改。

「的確是我的沒錯,門口不能停車嗎?我看那裡沒有紅線。」慕容和希擺出一貫的無辜笑容。

「看吧!我就跟你說那裡不能停。」

「停車場太遠,我心裡會不安。」

「因為是新買的,對吧?等過半年,你就會想再換一輛了,喜新厭舊。」

「我對東西喜新厭舊,對人可不會。」

慕容和希溫雅的笑,姚子奇登時沒了聲音。

「鑰匙拿來!我去開。」杜雲芊翻翻白眼,對慕容和希伸出手,掌心向上。「你們快去準備上台,時間不多了!」

「麻煩妳了。」

慕容和希交出鑰匙,理所當然的把她當停車小妹看待。

杜雲芊苦笑了下,之前她提議要幫兩人雇用助理,跟在他們身邊處理大小雜務,姚子奇一口拒絕,說不喜歡有人跟進跟出,慕容和希也不願意,他說家裡佣人無數,他不需要任何幫助。

結果就是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落在她這個經紀人身上,替兩位音樂才子分憂解勞。

「快去找沈惟真吧!聽說他是今晚的大熱門,祝他得獎。」

姚子奇臨別的祝福,讓杜雲芊的怒氣消了一半,但也僅僅是一半而已,還有兩百多公里,至少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她該怎麼在頒獎典禮結束前趕到,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走出可容納上萬人的體育館,一輛鮮紅的跑車果然停在最顯眼的地方,歌迷圍了一整圈,對慕容和希的愛車拍個不停,工作盡力阻擋勸離,但是沒有任何效果。

杜雲芊的出現,雖然曾引起一陣歡呼,但看到她要將跑車開走,歡呼很快變成嘆息。

小姐,這車價值千萬,極速可達三百,小心點開。」工作人員一臉崇敬的說,看杜雲芊笨手笨腳的發動,在一旁極不安心的叮嚀。

「這麼快?」杜雲芊略略吃驚,沒想到這輛車大有來頭。

「停車場從這裡過去五百公尺左右,右手邊。」工作人員指點。

「知道了。」

杜雲芊踩下油門,貼背的加速感讓她嚇了一跳,但很快她就找到了操縱感,不愧是名牌跑車,開起來行雲流水,加速時又霸氣十足。

她故意錯過停車場,一個迴轉,將跑車開上高速公路。

回家的路還很長,這輛跑車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情人節的回禮.....←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