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28

God is watching?

豬頭皮在紅衫軍倒扁時期作了一首歌諷刺紅衫軍,撇開豬頭皮個人強烈的意識形態不談,我很喜歡他這一首歌,有時在夜深人靜時放來娛樂一下自己,倒也不錯。豬頭皮本身沒太多才華可以讓他睥睨於樂壇,這首抄襲自黑名單工作室大約在1989年的專輯裡的一首「抓狂歌」,再加上一些變奏而成的大雜燴,證明了他還有點打混的本錢。我很喜歡豬頭皮在這首歌的前奏中模仿中國方言腔調講的「哄的紫籃」(紅的自然),哄得簡康(紅的健康)等口白,只是我不知道他學得像不像?這樣的模仿無異是對「大中國」充滿了一種台灣式的想像,如同那句順口溜一樣:「查哺找無工,查某找無ㄤ,囝囡要去黑龍江」。豬頭皮在影片最後面用了一句「God is watching」,已點出了整個影片想要訴說的意涵:「老天正在看著你們。」

老實說,我不知道上帝看著紅衫軍的時候在想些什麼?不過,我嗅到一種氣氛:喜歡說「God is watching」的人其實已對某些事下了一種價值判斷、一種道德審判,甚至是善惡判斷。雖然他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出3個字,但其背後的意義卻很明確:「老天正在看著你們作惡呢!不要以為怎麼亂搞都沒關係,上帝會對妳們做出最後的審判。」

很顯然的,豬頭皮對紅衫軍的行為作出了道德審判;他想表達的,不好意思說出口,只好假借著他所信仰的上帝的手喻,對紅衫軍嚴厲批判。但終究只是拿了雞毛當令箭的可笑行為、私自僭越而當起了上帝的人。他不是上帝,如何能知道上帝的想法?又如何能知道上帝最後的審判是什麼?Yes!God is watching. But who knows what God is thinking?我不是上帝,我不知道上帝在想些什麼?我也不敢妄自代表上帝而對別人說出「God is watching」,我頂多只能說上帝自然有他的安排。

當豬頭皮說出了「God is watching」,其實他所希望的是上帝在這一次總統大選中徹底懲罰藍軍,讓他們徹底瞭解到紅衫軍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不過上帝終究沒有這麼做,民進黨大輸221萬票。綠軍的支持者在廣場上痛哭流涕,而豬頭皮始終不了解為何上帝沒有嚴懲藍軍?我想他永遠想不透,他永遠不瞭解上帝想的和他所想的未必會一樣。當他說出了「God is watching」三個字,已經無限上綱的把自己等同於上帝了。

我不想把自己當成上帝。但換個角度想,四年前的神秘槍擊案;比蒙娜麗莎更詭異、更讓人想不透的邱義仁嘴邊一抹微笑;一條不明不白死掉的人命;既使家屬翻供也不願重啟調查的陳義雄槍殺總統案;兩年前挾著深綠支持群眾頑強抵抗、誓不把自己的去留交由民眾決定的的扁政府;連續一年多拒絕出庭卻可以出現在投票所的吳淑珍。在事情的當下也許被陳水扁用盡一切政治手段扭轉,造成「頭過身就過」的錯覺。高雄市長的勝選更給綠營打了一劑強心針,彷彿此刻道理跟上帝是站在他們那一邊的。

然而,反撲的力量終究要來,112民進黨立委大敗。敗選後的民進黨試圖再玩以前那一套,期望複製紅衫軍過後高雄市長勝選的經驗。但好運似乎不再來了,宛如飛走的幸福青鳥,不再回來。總統大選大輸了16.9%,221萬的選票,輸得比立委還慘,輸到趴在地上,輸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東山再起。機關算盡,最終還是不能力挽狂瀾。也許兩年前、甚至說是四年前的「因」,今天終於結成「果」了。

是的,God is watching,但你永遠不曉得上帝在想什麼?任何人都沒資格擔任上帝的角色而對別人說出了「God is watching」這三個字。



國慶閱兵實況←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投給誰才算民主?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