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15

賣火柴的洨扁

新年將至,到處都張燈結彩,準備歡度這一年一度的台灣年,大街上洋溢著歡樂的氣氛。

遠處,有一個瘦弱的中年男子洨扁緩緩走來,他必須靠賣火柴來維生。
 

他扯開嗓子喊著:「先生、太太請買一包愛台灣的火柴!先生、太太請買一包愛台灣的火柴!讓我們可以用台灣的名義加入UN!」

但是路過的泛藍群眾每個都窮兇惡極、而且明顯的不愛台灣。「去去去!走開走開...」不但揮手驅趕洨扁,還對他比出了姆指向下的手勢。

洨扁走了很多路,叫得嗓子都啞了,也沒有賣出去一盒火柴。

「唉...沒想到現在的人都這麼不愛台灣」洨扁嘆了一口氣。

望著手上的那包火柴,洨扁不禁發愁了起來,要是沒賣掉火柴,回去一定免不了挨老婆五十珍的一頓刮,想著想著心情就煩悶了起來。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洨扁手裡還是拿著那包火柴。

風愈來愈大,氣溫也冷到了極點,他又冷又餓,身體不停地發抖。走到一戶人家門口,輕輕地敲了敲門,希望有人買一盒火柴。可是,開門的女主人搖搖頭,不願意買她的火柴。

人們都回家過年去了。這一天是新年前的最後一天,每一家都在準備好吃的晚餐。遠處飄來一股烤鵝的香味兒、還有麵包的香味兒……

「嗚嗚嗚...肚子好餓啊...」洨扁哭泣著。

洨扁在一個牆角的雪地上坐了下來。好冷啊!洨扁縮成一團。他的雙手已經凍僵了,腳也凍得不聽使喚了。怎麼辦呢?他忽然想到了手裡的火柴,插一根火柴也許會暖和一下。於是,他抽出一根火柴,在火柴盒上劃了一下,"哧"的一聲,一朵溫暖、美麗的火花出現在洨扁的手上。

寒冷的夜晚,火光給洨扁帶來了溫暖。在溫熱的火光之中,他好像看到馬囧特別費一審被判有罪,馬囧退出選舉,冥進黨又勝選了,冥進黨全體歡聲雷動...但不久後,火光消失,四周又變得黑暗,洨扁還是坐在冰冷的牆角,手裡拿著一根燒過的火柴棒。

「原來是幻覺啊...」洨扁自言自語道。

洨扁又劃亮一根火柴,火光照亮了牆壁,洨扁的眼前好像出現震耳欲聾的鑼鼓聲,原來是冥進黨在年底立委過半,冥進黨上上下下歡欣鼓舞地慶祝著。滿眼所見都是慶功宴的佳餚,洨扁已經一天沒吃東西,這時候餓急了。他想,要是能夠吃上一口食物,那該多好啊!他想著想著,……突然,火柴又滅了。洨扁的眼前還是那又厚又冷的牆。

「原來還是幻覺啊...」洨扁對著自己說。

然後他又劃亮一根火柴。在火光中,洨扁彷彿看見了妻子五十珍和兒女致台跟性娛。妻子五十珍的手腳完全行動自如,不用再坐輪椅,低血壓的病也已經好了,女婿趙賤民也可以回到台大醫院去上班。他們一家人在一間又美麗又溫暖的房子裡,正在準備過年呢!忽然火柴又滅了,五十珍、致台、性娛、賤民統統不見了。

「嗚嗚嗚~~~我的一生為什麼這麼背啊?」洨扁不禁哭泣起來。

洨扁又劃亮一根火柴,他好像看見了慈祥的父親老番癲。洨扁高興地叫起來:「啊!台灣之父!」他怕火柴滅了以後,老番癲又不見了,所以,連忙把剩下的火柴全部擦亮了,火燄把周圍照得亮亮的,比白天還亮。火光中,洨扁彷彿看見老番癲建立了台灣國,中共政權因為西藏跟新疆反叛而垮台,變成像蘇聯一樣,分裂成五十幾個國家。台灣趁勢獨立,台灣獨立的那一天,洨扁跟老番癲緊緊的擁抱,兩個人在光明和快樂中飛上天空,越飛越高,飛到那沒有寒冷、沒有飢餓、也沒有「倒扁」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清晨,路上的行人發現洨扁安詳的死去,臉上流露著幸福的神情。而他的身體蜷曲著,有如一座台灣島的形狀。點燃過後的火柴棒散落一地,竟形成有如「請以台灣名義加入UN」的幾個大字。

「真是太愛台灣了啊!」路上的行人都這麼說。



蘇閣揆 卸任 主題曲 - 【流言】←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