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21

從趙承熙的校園殺人案來看台灣的族群問題

十六號的清晨,南韓裔美籍學生趙承熙在校園瘋狂開槍,造成33死26傷的重大傷亡,透過媒體不斷的播送,震驚了全世界。趙承熙那張東方面孔成為整個屠殺中最鮮明的標幟,在媒體不斷的將他的大頭照公諸於世人面前,這張臉變成當下最熱門、火紅的一張臉,而他的南韓裔身份也成為了一個揮之不去的印記,彷彿一場種族大戰即將爆發。

儘管有關這起校園喋血事件的討論是多面向的,但主角的亞裔身份始終是一個聚焦的焦點。台灣有四大族群:福佬人、客家人、原住民、外省人。筆者住在美國的朋友笑稱美國也有四大族群:白人、西班牙裔、印地安人、亞裔及非洲裔。白人當然類比於福佬人,同樣都是人數最多的一群。福佬人在台灣約佔了75%左右的人口;美國的白人,在去年10月18日美國人口達到3億大關的時候,所做的一項統計指出:目前美國人口的結構,白人佔了67%,西裔(包括拉丁美洲裔)佔了15%,非洲裔則有13%,亞裔約5%。白人與福佬人皆為最大宗,而且他們都認為自己才是這片土地的老大,其他都是外來人種。白人以「有色人種」稱呼其他種族,而福佬人則以「本省人‧台灣人」的隱喻暗地區隔為「福佬人」跟「非福佬人」。

客家人對應於西裔移民,因為西班牙裔的人種其外觀最類似於白人,都是高鼻子、輪廓深邃的人種,雖然也是有色人種,但相較於其他的人種,最接近於白人,有點「類白人」的意味。剛好像客家人的處境,在大福佬主義的思想下,客家人並不算本省人,因為「本省」已經變成「福佬」的代名詞,但若淪為本省外省之爭時,譬如說「外省人欺負本省人」時,客家似乎又被歸在「本省人」這一區塊,同樣有「類福佬」的異曲同工之妙。

亞裔與非洲裔,恰好對應於外省人,他們是北美大陸最後抵達的人種,而且人口比例剛好與外省人相當,都是佔全體的六分之一左右,印地安人則對應於原住民,同樣都是土地上最早來的一群,當主流人種移民於此的時候,他們已經在那兒了。福佬人從中國移民到台灣的時候,原住民已經在台灣好幾十代了;盎格魯薩克遜人從英國移民到美洲大陸時,印地安人已經在那兒了,而且剛好都是人口最少的族群。

相較於福佬、客家、原住民、外省台灣四大族群,白人、西裔、印地安、亞非裔可算是美國版的四大族群。不同的是,台版四大族群外觀上都是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的東方人,其面貌並無明顯不同,而美版四大族群從外觀上即可清楚分辨。不同族群,平時都可和平相處,但遇到敏感時刻,族群身份即被刻意撩撥。趙承熙事件過後,台灣留學生可感受到美國民眾不友善的態度了,同樣都是黃色臉孔的東方人,勢必要承受這原罪。所有的亞裔,包括中國人、日本人、台灣人、南韓人似乎都人心惶惶,擔心自己成為被報復的對象,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態勢。幸好美國主流媒體極力壓抑,才讓種族問題不致發酵。但反過來說,今天開槍射殺他人的若是白種人,很顯然的,其他的種族(西裔、非裔、亞裔),不致於對白種人有不滿的情緒,白種人也不必擔心其他種族的報復,因為他們才是老大。這像極了台灣的現況,福佬人陳水扁在中國的坦克前留影,不怕被戴上「中共同路人」的帽子,而外省人馬英九卻害怕去大陸後被扣上「通匪」的罪名。說穿了,還是哪個族群是老大的問題!

電影「雙瞳」裡面有一句玩笑話:「美國有三多,核武多、衛星多、還有連續殺人魔也多。」這當然是一句挖苦美帝的話,但事實上美國的殺人魔好像也特別多,譬如之前名噪一時的「綑、虐、殺」殺人魔,或是殺人事蹟被改編成「德州電鋸殺人狂」的Edward Theodore Gein。因為都是白人,大眾注意到的都是他們殘忍的殺人手法,而沒有像趙承熙事件一樣,在他的亞洲裔身份上大作文章。趙承熙八歲就來美國了,且入了美國籍,他的大半輩子都是在美國度過的。一旦發生重大的新聞,美國人覺得他是韓國裔,而南韓人認為他是美國人,像極了在台灣的外省人處境,一種少數族群(民族)的悲歌。



許瑋倫 V.S. 吳淑珍←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