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09

馬英九一審有罪機率難測,國民黨應換馬再戰

4月3日,馬英九因特別費案首度開庭。雖然馬英九堅稱自己無罪,我也相信馬英九無罪,這完全是制度使然,那一半特別費本來就是補貼。但中華民國的司法向來就是為執政黨服務。之前有查黑中心的檢察官侯寬仁,不顧特別費特殊性質的事實存在,也不管檢調一體尚未對特別費的定位做出一致的看法,就逕行起訴馬英九。造成南、北檢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也造成南添財無事,北英九起訴的荒誕現象。後面的承審法官會不會屈服於政治壓力或輿論走向,而做出奇怪的判決?也很難預料。因此,我誠懇的呼籲國民黨,正視馬英九一審有罪的可能性,預先列出其他可能的腹案,別等到馬英九一審有罪的時候,才發現進退兩難。

我當然不是說馬英九一審一定有罪,只是2008若要勝選,就不能不做周全的準備。若認為馬英九是穩贏的,而把2008當作政治梭哈來玩,萬一開牌之後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就後悔莫及了。 台灣的政治向來是血腥無比的,別以為你的競爭對手會跟你來個「君子之爭」,民進黨向來是擅長打負面選戰的。去年2006的北市選舉,郝龍斌家中的水電費可以狂打好幾個禮拜;2005年的縣市長選舉更是「非常光碟」滿天飛。民進黨為了向他們的支持者展示他們是比較不爛的那一個,所以必須猛挖國民黨的瘡疤,以喚起他們支持者對於國民黨「貪污腐敗」的老舊印象,這似乎已是台灣選舉的宿命了。我在「特別費一半之不可承受之輕」一文中已指出,特別費案本來就是政治案件。尤其民進黨四個未來可能的接班人呂、游、蘇、謝的特別費案還靜靜的躺在查黑中心,完全沒動作。更彰顯了民進黨想以司法來困住馬英九這個2008最有希望勝選的國民黨候選人。兩軍對戰,未必要硬碰硬,有時是買通皇帝身邊的人,除去對方最會打仗的將領以求勝戰。這樣的例子在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如戰國時代魏將龐涓以重金賄賂齊國宰相鄒忌,令齊王免除了他的死對頭孫臏的職務;又如皇太極起兵攻明,卻被袁崇煥所阻,便用計略使思宗殺崇煥,都是一樣的道理。兵不厭詐,勝選至上。 國民黨也應該學一下「兵不厭詐」了!當然,我所謂的「兵不厭詐」並不是指像民進黨一樣的把黑手到處亂伸,或到處利用行政資源去卡死政敵。而是將計就計,扮豬吃老虎,讓民進黨誤以為他們除去了最有勝選機會的馬英九,國民黨會手足無措,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而亂了陣腳。事實上剛好相反,國民黨早就有了備案,秘密接替馬英九的候選人,也準備多時了。這位秘密接替人可能是朱立倫,也可能是胡志強;一旦馬英九一審有罪的時候,馬上宣佈交接給這位候選人,並以感性的聲音說出:「我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了,國民黨沒有任何人是不可或缺的,我個人死不足惜,但國民黨必須勝選,這才是最重要的。」然後含淚叫大家支持這位候選人如同支持馬英九一般,營造全黨大團結的氣氛。如此一來反而有如一支奇兵趁機殺出令民進黨措手不及,民進黨想重新佈陣來對付這支勁旅也來不及了,國民黨勝選!以棒球來比喻,便是馬英九被接殺的犧牲打,來成全朱立倫(或胡志強)的奔回本壘得分。 民主國家中本來就沒有任何人是不可或缺的,而國民黨居然只有馬英九一人,沒別的人選,實在不可思議!民進黨尚有四位接班人可以跟你車輪戰,國民黨卻只有一人,難不成想以一敵四嗎? 如果還想勝選的話,是時候該考慮其它可能的人選了,國民黨!



王金平的總統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為什麼大家都恨蔣介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