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媒體上的江映瑤,是位兩性專家、演說家、暢銷作家,但是她所熱愛的文字,反而少人能窺見全貌。開放此平台,是為了安靜愉悅地晒晒文字,與同好分享陽光底下的澎湃以及慵懶;七情六慾而後的會心一笑,正是文字的靜默力量。
March 14, 2005

2005.03.14/美好,在意想不到的角落出現


好了!禮拜一,照例的假日報告。

上週五晚飯後,就趕赴「The One」餐廳去聽衛理學姊演講的「吳哥窟遊記」,2個主講的學姊,一位是故宮的解說員,一位是藝術家雜誌的藝術督導,而吳哥窟又是我沒去過(而且不打算去)的地方,所以覺得該去學習一些自己不懂的知識。演講完畢,每人交給餐廳500元,覺得好貴!但是欣賞了那麼多學姊辛苦拍回來的片子,也挺不錯,那些浮雕、神像,與後來在泰國、印尼看到的那些有些類似,其中打著與佛教相關手勢的作品非常美麗,令我想到敦煌的「飛天」。但這部份恐怕是受佛教及中國的影響後才形成,另一部份渾厚古拙的造型,大概才是當地人民的真實寫照。我常覺得自己不像東方人,因為一些西方的文物、古董、建築都會令我著迷,但像東南亞這些遺跡,我只覺得潮濕粗糙又髒兮兮。我知道這樣說好像很沒水準,在外頭我也會忍住不說這些時話,但我真是這麼覺得。我也很怕去到當地,空氣中會有我想像中的霉腐味。不過這畢竟也是人類很重要的文明遺跡,以後再看到,就有概念了。 

週六、週日2天沒出家門,看了許多電視上的不幸的新聞。其中一條提到熱門的「自殺網站」和「死亡網站」,想起我在年少時,也曾對死亡充滿了好奇。大學時,我還寫過一篇論文,附上了我的取樣採訪調查報告,題目就是關於自殺研究,其實後來,我也曾陸續渡過了許多常浮現自殺念頭的歲月,但回想起來,如果當初做了,一定會很後悔,因為原來世上還有這麼多未曾品嘗過的美好,而且都在原先意想不到的角落出現。

我還記得大二時,我們班導賴聲川老師給我們每人1小時的個別談話時間,我向他提出我的困擾,就是覺得生命沒有動力,覺得「什麼都沒什麼」,他回答我:「妳還沒到達,怎麼知道會沒什麼呢?」我是個講道理的人,覺得也對,我似乎該等到達顛峰了,才有資格像那幾個日本大文豪一樣決定自殺,而不是因為自己達不到才自殺。但是現在我還在努力往上走,卻已經逐漸領會了美好的生活況味,而且發現要得到幸福和快樂是如此容易,全部取決於自己的一念之間。 

好想有能力為那些把自己搞得亂七八糟的人,輕輕吹一口氣,揭去矇在他們心靈上的那層塵膜,只可惜我太平凡,只夠撫慰我的近視眼所能看得見的範圍。 

還有,幸好上禮拜的連串不順遂,讓我對事情有了新的失望和認知,才能在下墜的情緒下,再度沉靜下來,想清楚一些重要的方向。

所有能看見這篇文章的朋友們,勇敢一些!再撐一撐,事情就會有你料想不到的轉變!可別錯過你心裡的花朵在等待時機巧妙綻放的微弱聲音!

繼續閱讀
March 9, 2005

2005.03.09/販售幸福景象,買了當下的快樂!


昨晚小貓又吵得我無法睡,但是前一晚已經睡不好了,實在沒精神再起來寫文章或畫畫,連出去蹓狗都懶。問過獸醫了,要讓小貓安靜下來,必須去打一支500元的乖乖針,抑制牠的荷爾蒙。好像有些殘忍!又擔心對牠有害,唉!反正發情期也只有2個禮拜,也許牠就快叫完了。(但這樣是不是也很殘忍?)

總之,半癱瘓地在床上轉著電視頻道,忽然看見購物台又在販售幸福景象。清境農場耶!那附近蓋了一家佔地一公頃(沒記錯吧?沒什麼概念)的旅館叫做「青青草原」,好漂亮!是我喜歡的歐式鄉村風格。可能是上次去時正在蓋的那批吧!沒想到時間過這麼快。不知是多久前了?兄弟象的洪領隊帶著我和其他三位朋友,一行5人開車上清境去玩了兩天一夜,真的好棒!我常常想著一定要找機會再去一趟,就像幾年前從峇里島回來後一樣。但前一陣子在電視上看到消息,好像政府下令將清境附近的民宿全數拆除,說是為了怕大自然反撲。看來,不儘快再去一趟,恐怕有天會後悔!2天一夜雙人房附早餐、午茶和晚餐小火鍋的旅遊卷,才2980元耶!但卻不知道我希望的人會不會肯和我一起去?如果必須自己去,交通該如何解決?我又撥打了一次電話,想問他們能不能帶狗同行,不過電話再也打不進去。無論如何,至少我買了當下的幸福和快樂!而且我知道在收到貨品、詢問同行人意願、直至出發,實現渡假願望的這一段歷程,我都會十分興奮和開心!有購物台真好!我終於可以睡了,因為小貓也累了。

繼續閱讀
March 8, 2005

2005.03.08/給李四端拍拍手!


一定要給TVBS新聞部的李四端主播拍拍手!

以前從沒機會見識他的採訪技巧,今天在電視上看他在棚內訪問刑事局副局長林德華、及鑑識科長也是受過李昌鈺博士訓練的程曉桂,發現他在切題時不只一針見血,拳拳中的,而且還非常有禮貌,能夠以委婉的口吻及平和理性的視角來發問,而我們就眼睜睜看著兩位刑事人員題題愣住,完全曝露出許多辦案過程的破綻,李四端採訪技巧顯然比警方問案還要有效率,題題都能讓辦案人員深思他們該有的努力方向。在此舉例:

1)  當李四端問程曉桂,陳義雄是如何開槍的?程答:「這是一個推論的問題,我不能回答。」李四端緊接著證實:「所以這只是個推論而已?」程只好承認。
2)  李四端問副局長:「影帶拍到了3次陳義雄,曾經經過證實那是他嗎?」(註:熱區沒有陳義雄出現,只拍到他走路的3個畫面)副局長答:「……沒有。但是他的家人說那是他。」
3)  李四端問:「陳義雄確定有問過他老婆說:『槍藏好沒?』這句話嗎?」副局長答:「……是他兒子的老婆打電話問他兒子的。」
4)  李四端問:「陳義雄家人被監聽,電話中有提過遺書嗎?」副局長答:「……資料。」李四端追問:「所以只聽到他們說『資料』?」副局長答:「對。」
5)  李四端問:「遺書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副局長答:「家人從殯儀館回來後,整理陳義雄房間時才發現的。」(所以媒體說陳義雄死時,家人因心知肚明他犯案,去認屍時反應平淡,且很快將他火化,就出現時間點上的大錯誤了!)
6)  李四端問:「陳義雄當天去海邊,及借竹筏的過程,有沒有人見過他?」副局長:「……」李再問:「所以當天根本沒有目擊者看到陳義雄去海邊?」副局長:「對。而且他平常就算去網魚也不是在那個地方。……」

反正,整個訪談的過程中,這樣的矛盾與漏洞一再被李四端挖掘出來,但副局長和科長最後的結語還是認定陳義雄是槍手,不知到底根據什麼?其實換個角度看事情,為何不去追查向唐守義買子彈的人,而追查出到底誰和車底下放2顆子彈有關?而且,為何沒有人提到陳義雄的身高是多少?符不符合李昌鈺認為的175公分以上呢?

繼續閱讀
March 8, 2005

2005.03.08/酒店粉味 為何男人擋不住?


酒店粉味為何男人擋不住?

才剛入夜,酒店的霓虹招牌就此起彼落地亮了起來,男人這種「共嫖」的情誼,能快速建立他們「袒然」的微妙默契。酒店到底有什麼魅力?除了一群年輕貌美、身材凹凸有致、穿著暴露、一開口就甜似蜜、在身邊磨蹭、侍候煙酒茶水遞毛巾餵水果的善解人意小姐之外,最重要的是----好玩……

本週二(3月8日)自由時報家庭兩性版「性、愛強力搜尋站」專欄,刊登熟女映瑤撰寫之「酒店粉味 為何男人擋不住?」,探討男人到酒店到底玩些什麼?

繼續閱讀
March 7, 2005

2005.03.07


在這突然晴朗得近乎諷刺的艷陽下,319槍擊案偵破了。以彈追槍,槍找不到;以槍抓人,人早已都死了;抓到才查動機,這永遠都將石沉大海。遺書、禿頭男夾克全銷毀了,唯一的「破案」關鍵就是嫌犯太太的猜測。那麼,她能不能拿獎金?警察出動車子將她載走了,不知要載去哪裡。

一定又有人會用怪表情詭異地笑著說:「哦,原來妳是藍的!」告訴你們,我一向都是透明無色的,是什麼就反應什麼。我和其他任何民眾一樣,也有自己對事情的判斷和好惡。這次真是太扯了!就這麼唐突地宣佈破案,在聽從美國的話和宋一起發表了10點聲明之後,再來了一個地震搶盡了遊行的新聞版面之後。 但我們小老百姓又能如何?即使是那些大人物們,又能如何? 

人只為己,天誅地滅。等我們全都死後,難道這一切真的一點都不重要了?那歷史呢?從小就學的人要立德、立功、立言呢?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510 511 512 513 514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