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媒體上的江映瑤,是位兩性專家、演說家、暢銷作家,但是她所熱愛的文字,反而少人能窺見全貌。開放此平台,是為了安靜愉悅地晒晒文字,與同好分享陽光底下的澎湃以及慵懶;七情六慾而後的會心一笑,正是文字的靜默力量。
August 17, 2017

我的完美盲犬(五)~前世情人


如果真有所謂前世情人,我想,我的前世情人一定就是比鼻。我問過許多朋友:有沒有遇過一個男人,每天早上醒來都會對妳微笑?如果妳想再賴一下床,他就舒服躺下陪妳,沒有任何壓力;如果妳想起床,他就以第一個早晨醒來在妳身邊的愉悅,甚至帶點興奮地準備下床和妳展開這一天?

我想沒有人會故意把理想情人設定得很醜,但我這前世情人,也好看得有些過份了吧?那麼讓人想摸的圓圓毛頭,經常隨著表情變化還歪斜一下,搭配著無辜的兩粒大大黑眼珠,鈕扣鼻,真是可愛到爆錶!那結實的身材,比例完美地結構在頭後,走起路來雪白的小屁股一扭一扭,後面還掛著黑黑兩顆卵蛋,性感極了!當牠放鬆時,會四腳朝天躺下,兩隻前腳彎縮在胸前,後腳打開展現出大腿肌肉的結實修長,又是一番好看得忍不住想去摸牠的景象!然而牠的美麗不只是外表,牠那股做什麼都卯起來認真的傻勁,令人折服。譬如蹬著小腿碎步前進,或是兔子般跳躍著上下樓梯,奔跑時不顧一切地盡興著,以及在街上尋覓著很有感覺的尿尿地點,感覺來了就急著左旋、右旋、左旋、再右旋……然後趴躂展開向天的一字馬,認真釋放。雖然在我們眼中,這些事都只是日常瑣事,牠卻盡其所能地一一認真做到好,那份執著有點好笑,但也會令人油然起敬。

牠還有一些生活中的分寸在維持著,並且提醒我不可逾越。儘管前世牠可能是我的情人,但畢竟現在我算是牠的主人牠的媽,每次幫牠按摩或撫摸時,只要靠近「雷區」(包括那支小陽具和卵蛋及肛門),牠就會發出悶吼的喉音警告聲,還真不隨便!有時我實在太迷戀牠了,只好把整顆頭靠過去頂住牠的頭撒嬌,牠同樣也會發出悶吼的警告聲!似乎提醒著我:撒嬌是牠寵物才該有的行為,主人就要有個主人的樣,怎可向牠撒嬌?

說起牠的撒嬌,那可真是甜蜜蜜得快將人溶化。只要短暫分離,即使只是幾分鐘,牠就會一直守著我的方向,甚至頻頻回顧;直到重逢,牠就會兩腳直立地站著不停跳、跳、跳,以示歡欣!抱起來後,牠還會摟著我親舔(所以我平常都不准牠去吻地上的大便漬),或是整個鑽到我懷裡(卻不知其實牠體重並不輕)。

當然牠也像所有男人一樣,偶爾需要一點個人的空間和時間。雖然牠已全盲,但在孰悉的家裡環境,我會放心地由牠去。反正牠只是想找個涼涼的磁磚地躺下,咀嚼牠心中的小秘密,或是回味想念我所來不及參與的從前……等牠需要我時,或是我呼喚牠時,牠就會從不知哪個角落忽然出現,繼續過我們的生活。也有人看我們那麼親密,就會「教導」我:「狗不能寵,會寵壞啊!」但是牠又能怎麼壞呢?又不像男人,可以跑出去劈腿別人。至於侍候,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啊!我也深信,比鼻和我都會全心珍惜彼此這份愛,這份寵疼,這份知心,這奇妙的緣份。

我的完美盲犬(五)~前世情人

繼續閱讀
August 17, 2017

2017.08.17/海貍寶寶義賣


2017.08.17
2017.08.172017.08.17
2017.08.17

終於給上次的海貍小姐,找了個海貍先生配對了!
喜歡這對我手工縫製打扮的海貍嗎?
等歐旻慈善基金會舉行義賣時,再通知大家來共襄盛舉哦!


#歐旻慈善基金會
#海貍寶寶義賣
繼續閱讀
August 14, 2017

【台北夜貓 06】九份的天空

 
朋友捎來簡訊,說他在九份的民宿要開幕了。「到九份開家民宿!」,近年來成了一群小有積蓄的失業族所熱衷的項目,因為受夠了在都市討生活的窩囊氣,閒下來一時又無法平衡無所事事的生活落差,更因失業而需要強烈的成就感來肯定自我。在九份租間舊屋子,發揮創意粉刷佈置一下,反正賠錢的風險不大,至少還賺得自在的生活和山裡的空氣及美景。
 
挑了個夜晚上山去,因為現今的九份太熱鬧,得等塵囂落定,山城那般帶點魅惑的樸質味道才會顯現。離台北都心搭巴士約莫九十分鐘的車程,來回180元台幣的車資,九份是個台北夜貓族說去就去的浪漫句點。都市裡除了吃飯就是唱歌,要不逛書店喝咖啡,如果還不想睡,大夥兒就可以開了車上山去,一個小時後,坐在某家民宿頂樓陽台,望著滿山點點燈火,享受一下山居氣息,想要繼續喝啤酒、啜飲咖啡、下下象棋都可以,升個火烤肉也沒問題。累了選間風格滿意的房間休息,第二天早晨還能迎接山城日出的另種風貌。
 
我沒那麼多時間,只想被彷彿永遠微笑的山城寬容擁抱,給我足夠的溫暖力量,在下山後有勇氣面對現實又挑剔的台北。何況,我不只是個遊客,母親的生母正是九份居民,從很小的時候,母親就會在農曆年初二帶我們上山,住上一、兩天。當時山路還沒開發,只能坐火車,再走一大段石階,避開沿路在腳邊散步的雞鴨,以及和著泥土散發出特殊氣味的動物糞便,才能來到外婆幽幽暗暗又潮濕的家。這裡的房子大多傍著山勢而建,整棟包括地下室、一樓以及樓上大陽台,有錢點的就加蓋二樓,很少超過二樓以上。地下室往往比一樓要來得大,牆壁還看得見山壁美麗又自然的大石塊,房子底下總有急湍湍的山洪流經,因此無須便盆或馬桶,只要挖個洞,加個木蓋,就成為天然廁所。我每次一打開木蓋,總擔心自己會從洞口掉下去,被嘩啦拉像進行曲般的水流沖走,因此就能避則避,有時媽媽興緻一來住上三天,我就得忍耐三天憋住便意。
 
山城的建築結構帶給我無限啟發,站在任何一個點,向下仍有不見底的無數石階,抬頭則有聳入雲端的向上石階,它就像童話裡傑克延著巨大的豌豆向上攀爬時的情景,彷彿穿出雲端,就會出現巨人王的家。石階邊上就是一戶戶住所,因此某人的屋頂轉眼間就變成我腳下的地板,當我在遼闊無邊際的石階上上下下奔跑時,層層落落遊戲空間般的景觀變化,便開啟了我小小的眼界,潛移默化之中,植入日後我在大學主修舞台設計的因子。
 
也許是空氣加上空間的影響吧!山城裡的人說話都有種很特別的響亮尾音,雖說響亮,卻又悲哀地向下垂墜之後戛然而止,彷彿看見一抹樂天卻飽受風霜的無奈微笑。每次在外婆家過夜,我們全家和小表哥們全都橫豎排列睡在外婆的床上,那是平台式像炕一樣的床,下頭卻無法加熱,只能當儲物的空間。為了省電,屋裡都只點盞五燭光的燈泡,睡到凌晨時,我總被外婆和母親的談話吵醒。昏黃的燈光下,飄進屋裡的霧氣讓我的視線更加迷濛,母親仍抱怨外婆為何不要她?外婆則用那響亮的尾音小聲訴說著生活的艱困,黝黑勤快的舅媽在床前的磚灶上煮著早餐,不時在煙霧中回頭,笑開一口亮白的牙,回應外婆和媽媽的談話。名作家兼導演吳念真說話就是這個腔調,和我每個舅舅的聲音都好像,因為他也是九份人。昔日的九份,除了金礦及煤礦之外一貧如洗,有幸挖到金礦的人,就到街上的酒家揮霍,挖不到的人繼續過苦日子。男人們大多只找得到礦坑的工作,因此大多早早死於肺矽病像我外公一樣;女孩一出生會被帶到山下去送人,免得留在山上過苦日子,少數留下來的也只能當妓女,並沒有太多工作的選擇。也許那抹風霜中看似豪邁朗闊的苦笑,就是這麼來的吧!直到大導演侯孝賢改變了九份的命運,在山城裡拍攝了一部經典鉅作「悲情城市」,九份就成了如今的觀光景點。山城居民的生活大幅改善了,幾乎每家都把房子弄成了餐廳或民宿,喜愛九份的人,也都能學到九份的精神,寬容微笑著看待這些改變。反正只要到了夜晚,卸妝後的九份又會露出那抹憨厚又神祕的微笑,與懂得她的人會心而視。

繼續閱讀
August 14, 2017

【台北夜貓 05】花蓮 ‧ 學習原住民的生活哲理

 
自從解嚴(解除動員戡亂時期戒嚴條款)之後,台灣資訊發達,媒體傳播及出版業少了許多束縛,國際化的速度遽增,真可謂「天涯若比鄰」,整個台灣就像是聯合國縮影,不只全世界的美食、服飾、建築風格等皆可輕易享用,連最前衛的觀念,也都緊跟著地球村的腳步。近年來全球關注的「環保」議題,台灣當然也不落後,不僅努力於減少碳排放量的各項計劃,民間也興起回鄉下買地耕種的熱潮,對於有可能釋放「環境荷爾蒙」的化學製品盡量抵制,似乎想要回歸地球尚未被貪圖便利的科技破壞之前的模樣。
 
其實以人為的抵制企圖減緩人為的破壞力,再怎麼努力仍屬亡羊補牢,真正的環保作為,反而是些未必懂得環保概念的人們,以他們樂天知命的敦厚天性執行著。由於一向對大自然懷著敬畏之心和平共存,沒有破壞也就不需維護,因此散落在台灣的鄉民們,反而是都會環保知識份子的最佳榜樣,他們的生活理念,全繫於不貪求的「知足惜福」原則上,也因此保有了他們所居住的好山好水,而大自然也回饋給他們快樂的生活。
 
這樣的鄉間在台灣何其多,但我卻獨鍾情於花蓮,是因為花蓮的澎湃大器景緻,也因為花蓮的可愛原住民。在花蓮的壽豐鄉,有一處「12號橋空間」,這是一家我認為沒有人會不喜歡的民宿,主人是位長得像黑道大哥的畫家,在1993年遭逢人生轉折點,來到花蓮竟然遇見真愛,兩人就此胼手胝足開創了如今的美麗家園。畫家以紅磚、實木以及撿來的牛車輪等台式建材,卻打造出歐式莊園的優雅閒適,畫家的賢妻微笑著忙裡忙外,也不忘從花園剪來一枝枝瓶花點綴桌景,欖仁樹下小主人剛寫完功課,身旁膩著愛撒嬌的小狗,女主人手藝精湛的咖啡香伴隨著花香果實香,讓旅客們和大白貓一般,幸福得只想放空一切伸個懶腰。可想而知,這裡的飲食絕對是有機環保的天然食材加上手工製作,且是當地自耕自用。旅客們除了食宿之外,總希望有點娛樂,但若是期待著度假海濱慣有的水上摩托車、香蕉船、拖行傘等設備,那可就來錯地方嘍!老闆只會帶遊客從民宿後門出去,門口就是「12號溪」,溪裡有著長臂蝦、小魚、青蛙等豐盛的生態圈,老闆說:「看在原住民眼裡,這條溪就像是他們的廚房和冰箱呢!他們通常隨身只帶個鍋子,肚子餓了就地取材,不貪心囤積也絕不趕盡殺絕。」老闆通常會帶著旅客去溯溪,在大熱天底下走著,被許多林木植物護衛著的溪水,竟然沁涼無比!老闆久居於此,早已熟知溪邊的一草一木,沿路向遊客們介紹著:「蘆竹就是桿子像蘆葦、葉片像竹葉而得名;而山棕的根部則是製造簑衣的材料,葉子可以當掃帚;林果榕掉落腐爛後,正是斑蝶最愛吃的食物。」
 
同樣在花蓮,豐濱鄉和壽豐鄉一樣景色宜人,不過氣派要更大些,因為這裡的冰箱更大,依傍在大海邊。一般遊客可以住到「石梯緣」這樣的海濱旅館,光是那180度全玻璃的窗外海景,就能讓人看上一整天,晚上還能在橘色月亮下烤肉呢!不過我不是一般遊客,當然會直接驅車到「項鍊咖啡屋」去,到海邊住帳篷。原民們世世代代與大自然相互相存,祖先留傳下來的土地,子孫就在此安身立命。「項鍊」就是這樣的故事,身為勇士的祖先途經此地掉了一串項鍊,回來找尋時愛上此地環境,在此定居下來。經營「項鍊咖啡屋」的原民們,並非不諳世事與世隔絕,而是到都市去奮鬥多年後,發現回鄉路更廣的年輕人。他們打算召喚更多年輕人回鄉,好好將祖先們留下的資產接續傳承,例如比例完美的草篷,依照古法搭建,連強颱過後都能紋風不動。他們的歌聲迷人,似乎天生如此,幾種樂器信手拈來,只要喝酒喝到開心,如同天籟般的音樂、合聲,就好像是風聲、海濤聲,原本就是融入大自然的美聲。在大海邊,原住民的冰箱只冰啤酒,其他食物就依人數食量,下海以自由潛水方式捕捉,連氧氣瓶等設備都不必配戴。想吃龍蝦也很簡單,算好數量設下捕捉網,第二天早上再去「收成」即可。他們有個可愛的觀念,認為吃得下多少就向大自然取用多少,不像都市人,老想著吃不完包起來賣給別人。他們很愛喝酒,以小米釀造的小米酒更是各家不同,但是都很好喝。喝了酒唱了歌自然要做愛做的事,所以他們有時也分不清小孩的爸爸是哪一個,反正生命傳承下來大家就一起養育,不會去私心計較只照顧自己的小孩。不過小孩從小就得學會生存法則—有付出才有獲得,因此在海邊為客人搭帳篷的工作就由小孩子擔任,有工作才有飯吃,沒有不勞而獲的僥倖心態。
 
原住民除了歌聲普遍優美,還全都是以漂流木製造傢俱的高手,許多令人嘆為觀止巧奪天工的設計及手藝,足以到國際去參與競賽!只不過原住民們寧願好好過生活,外國人的肯定不見得能讓日子更快樂。也許國際環保人士應該組團到台灣來,好好學習台灣原住民的生活哲理,才有希望拯救地球。

繼續閱讀
August 14, 2017

【台北夜貓 04】士林 ‧ 台北小陽台

 
蜜豆冰、潤餅捲、大餅包小餅、生炒魷魚、辣豆干、大香腸,只要是台北人,大概都明白以上美食的聯想就是--士林夜市!並非別的夜市找不到這幾樣東西,而是這些名詞的組合發源於士林夜市,即使現在的士林夜市已經增添了上百款「排隊美食」,這幾樣美食仍然勾起許多人的年少記憶。
 
初中時,我讀的是衛理女子中學,蔣宋美齡女士來台創立的那一家,屬於美國衛斯理女子學院的分支,位於故宮博物院旁邊。學校管教甚嚴,全部學生住校,在校內吃零食抓到要記過,偷溜出校外得退學。每星期最期待的就是禮拜六中午,女孩們被放出了校門,立刻成群搭公車到附近的士林夜市,盡情品嚐一下人間滋味。那年頭最時髦的莫過於去士林吃蜜豆冰,它是一盤刨冰,但是冰的部份捨棄機器的細密刨法,而是以人工將大冰塊剉成小碎鑽狀,舖在幾樣蜜過的豆類上面,再淋上香蕉油和糖水,就成了咬在嘴裡喀滋喀滋作響的冰品。不過時髦並不在於冰品本身,而是店家迎合了年輕人的品味,將店裡燈光調到極暗,音響卻調到極大的音量,不停播放著節奏鮮明卻又頹廢吶喊的搖滾樂;在內心裡叛逆著的乖巧少女如我,就這麼在黑暗裡吃著冰,望著眼前烏漆抹黑的年輕身影,獨思著早春的幽情。
 
士林夜市除了美食之外,其實也是個大市集,逛上大半天,什麼都可以買齊。如果再有些空閒,還可以逛到不遠處的天母,那又是一大區吃喝享樂不盡的熱鬧市區,而它的特色卻是「異國風情」,因為早年天母的住戶大多為外籍人士,專供異國孩童就讀的「美國學校」就在此區。據說當年有一位退休的美國大兵來到此地,想問路人「這是哪裡?」居民用閩南語回答:「聽無!」大兵就誤發音為「天母」,口耳相傳,才定下「天母」的地名。而士林呢?顧名思義就是「士子如林」,因為清末時當地讀書風氣很盛,科考人才輩出。但在改名為士林之前,這地區在平埔族原住民口中是「八芝蘭林」的讀音,其義為「溫泉」。就在緊鄰著士林的陽明山上,果然全區滿是溫泉,休閒活動選擇並不多的台北人,最喜歡開個車上陽明山「洗溫泉」。為什麼是用洗的而不是「泡溫泉」呢?因為上山的人實在太多了,雖然全區開發了不下數百家溫泉餐廳,容納量還是不夠,每個人好不容易排到隊,都得在限定時間內洗完,出來後再找個風景好的位子,叫一鍋熱呼呼的土雞湯來喝,邊吃邊聊邊品酒,望著山腳下繁星點點般的台北街景,就已是台北人暫離塵囂的極大享受。
 
士林區還有個無人不曉的圓山飯店,雖為老飯店,但是設備可不含糊。飯店附屬的游泳池,是台灣少見的五米深規格,原本只有繳交三十萬台幣入會費的「圓山聯誼會」會員才能使用,但它同時也開放給飯店住客,因此不論是玩跳水、打保齡球和桌球,都可以免費享用,運動完更別忘了品嚐一碗著名的「圓山牛肉麵」。
 
其實台北夜貓沒事很少去圓山飯店住宿,倒是喜歡沿著飯店出來後的中山北路,行至「士林官邸」時右轉上了仰德大道,再往「竹子湖」方向前進一會兒,就能吃到十分樂活的野菜了。這些專賣田野山菜的餐廳,佔地都十分廣闊,經常可見一隊又一隊的遊覽車光顧。雖然餐廳的桌椅餐具都十分簡陋,甚至還會在紅色大圓桌上鋪上塑膠布來防污,十足的鄉下「辦桌」趣味,但是台北的城市鄉巴佬才不在乎,光是看到菜單上有山苦瓜、過貓、桂竹筍、淮山、山蘇、川七、檳榔花、牧草心、百合、野蓮等等平時不容易吃到的野菜,就已經心花怒放得像要長生不老了,因為這可都是近年流行的養生防癌粗食呢!
 
如果喜歡精緻的山景餐廳,仰德大道近「林語堂故居」處轉入「永公路」,就會發現幾家如詩如畫的夢幻餐廳,除了山景,要溪有溪,要瀑布有瀑布,雖然都是小山小水,卻也玲瓏可人。有些餐廳還會兼營民宿,如果人數不多,也可以在山泉澗水間住上一宿。這些餐廳的主人會來到這樣的地方經營生意,每個人都有說不完的故事,有些是基於浪漫的理由,有些則在大病後悟得人生哲理。若能坐下來喝杯茶聊上幾句,必能獲得意想不到的體悟。
 
這樣看來,士林真是北部之旅不可錯過的抉擇,離台北市區只隔半小時的車程,住可住圓山,玩樂的幅員包括士林夜市、天母、陽明山,最後可別忘了沾些文化氣息,抽個空逛逛圓山飯店下的「台北市立美術館」吧!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