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11

床上的手

作者:柯裕棻 期待了很久,蔡明亮導演的新片「黑眼圈」終於上映了。一聽說此片是以吉隆坡為背景的故事,我就感到非常好奇,我很想知道,在幾部以台北為主題的知名電影之後,他如何處理他自己非常熟悉的南洋都會。 蔡明亮一向擅長講述大都會邊緣或底層的陰濕、困頓、孤單﹔他的鏡頭總是裹著黏膩的汗水和陰鬱的慾望的火苗,天空灰著,巷弄曲著,人蜷伏著。身體和心極滾燙,但靈魂又冷又瑟縮。有時他也會有詼諧的鏡頭,看了讓人想笑,但在笑的同時又在心裡某處知道這笑蘊含著一種悲涼。

看這電影的前一天我趕論文整夜焦慮沒睡,隔天帶著黑眼圈去看這片子,非常切合此片的輾轉難眠之感。也許是失眠之故,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射在影片中的床上,以及那濕而黏膩的睡眠。這片子裡有各式各樣的睡眠與床,爬滿蚤子的、久臥病榻的、溫柔而繾綣的、堅硬的板床、躁熱難當的、孤單等待的、給煙燻迷了的、令人窒息的,種種的床。 還有那些與床有關的每一雙手的手勢,撫摸的手,交握的手,殷勤照料的手,粗暴刷洗的手,從身後默默擁抱的手,黑巷子裡相互安慰的手,趴著偷窺的手,暴虐的手,僵硬扭曲彷彿無生命的手,為慾望驅使的,掙扎的,每一雙手。 故事裡人物的慾望投射始終無法完整對位,每個人似乎都被阻斷,都踩空了一腳,空虛頓起。荒廢的大樓工地映照出片中角色漂流追逐的心境,森林大火的煙霧嗆得誰也難以開口或親吻。全片幾乎沒有顯著的對白,電影的沉靜與噪音因而緊繃著,那是無法釋懷的煎熬,再多的擁抱和撫摸都不足以釋放誰。 這片子糾纏觀者的感官,一分鐘也不鬆手,這真是一個天才的強勢作品,他揪住你胸口的時候,他的意念整個兒淹沒你。片中人物焦躁著尋求解脫的乾渴,叫我幾乎也窒息得要咳出來了,導演施壓,觀者有若熱鍋上的蟻,我無法想像這一圈又一圈套牢的慾望難題該怎麼解決。 終於在最後那一幕,突然沒有了炙熱的現實,彷彿夢一般安祥而清涼,所有人舉重若輕地鬆了一口氣,這完全是神來之筆,令人讚嘆,所有的難題和困頓就這樣輕輕地,不著一字,被釋放了。 (哎要完全不寫地雷還挺難的呢)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yufen/archive/2007/03/24/155039.html



寂寞與渴望的解剖刀←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