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29

[新聞報導]黑眼圈殺青

【2006/04/18民生報】蔡明亮下廚餵飽李康生 記者王惠萍/台北—吉隆坡電話採訪 「黑眼圈」預計本周五殺青,愛下廚的導演蔡明亮儘管拍戲忙,還是會親自為同住一棟房的演員李康生、陳湘琪等做早餐。李康生和陳湘琪在吉隆坡拍了一個多月的戲,延續蔡明亮電影「不多話」的風格,兩位男女主角沒有對白,但有「親密關係」,被問及會不會有「天邊一朵雲」的駭人尺度?該片製片王琮強調,這部片和「天邊一朵雲」不一樣,片型不同,尺度當然不一樣。 「黑眼圈」是蔡明亮第一次返回大馬家鄉拍的電影,上月8日在吉隆坡開拍,劇組特地在當地租了4個房子給台灣去的16個工作人員住。李康生在戲裡一人分飾兩角,一個是流浪漢的角色,另一個是植物人的角色。 陳湘琪一人面對兩種身分的李康生,和流浪漢談戀愛、發生關係,但作為茶室外勞的她還要照顧植物人。目前已拍完流浪漢部分,開始要拍李康生植物人的戲。 大馬天氣炎熱,李康生和陳湘琪雖是初次在當地拍戲,但對當地並不陌生,李康生7年前就曾在當地住過幾個月,也曾為角色近距離觀察流浪漢,很能融入當地生活。陳湘琪則曾應蔡明亮在古晉成立的「蟬」劇團之邀前往授課。「黑眼圈」的兩個大馬演員蔡寶珠和Norman Atun的表現,也很得蔡明亮肯定。

【2006/04/21中國時報】 蔡明亮「天邊」極致性愛後 回家「做」出「黑眼圈」 張士達/吉隆坡專題報導

與蔡明亮導演長期合作的李康生,經過了「河流」中的父子亂倫、「天邊一朵雲」的A片男星等高難度演出後,在新片「黑眼圈」中進一步接受挑戰,一人分飾二角,飾演流浪漢與植物人2個極端不同的角色。雖然2個角色一樣沒有台詞,卻分別象徵著蔡明亮這部新片中最重要的兩個概念:自由與牢籠。 李康生詮釋自由與牢籠 「黑眼圈」於3月初在吉隆坡開鏡,是蔡明亮首度回到祖國馬來西亞拍攝的作品。 連續多次合作的老班底李康生與陳湘琪,在片中展開另一種全新的關係。陳湘琪飾演茶室老闆娘的女傭,每天在1樓的茶室應付著酒鬼客人,在2樓照顧老闆娘的植物人兒子小康,再回到3樓自己孤獨的閣樓,她的生命彷彿就被困在這三層樓之間。陳湘琪遇到了一個同樣由李康生飾演的流浪漢,與流浪漢產生了感情,但兩人的結合並不順利,每次好不容易在一起,總也有各種狀況來打斷,最後終於能在一起,卻彷彿已筋疲力盡。 陳湘琪頻喊好難演 李康生飾演植物人,不僅要在肢體上模擬植物人的僵硬,更要透過唯一能使喚的眼神來傳達情緒,蔡明亮不斷地要求「再空洞渙散一點」、「再悲痛一點」、「無語問蒼天」,他無奈地一遍一遍地重來,曾經一個鏡頭連續4分多鐘不眨眼睛,不禁讓平日逆來順受的他也輕嘆了一聲「好難演」。 而學院派出身的陳湘琪,則不僅要一點一點地剝去所有技巧性的演技,還得換上馬來西亞當地人的行為模式,連簡單一個無意義的注射動作都得不斷重來,也讓她在演出空檔頻頻大嘆「好難演」。 拍攝新角度考驗廖本榕 至於導演蔡明亮,並沒有比較輕鬆,每場戲拍完後也一樣大嘆「好難拍」。由於持續挑戰自己嘗試新的電影形式,這次的「黑眼圈」儘管與他過去作品相較有著相當明確的劇情,他卻反而又矛盾地要把所有劇情表現降到最低,連每個鏡頭都要找出新的拍攝角度,與阿亮長期合作的金馬獎攝影師廖本榕也無奈地說,有時一場戲連試了20幾個鏡位都不滿意,他都不了解導演這次幹麼把自己逼得這麼緊。 Norman演出自然 由於是首次到馬來西亞拍攝,向來固定的蔡明亮班底也加入了新成員。飾演外勞拉旺的Norman Atun原本是當地賣糕餅的馬來人,他在片中把流浪漢李康生「撿」回家,彷彿成了自己的財產,兩人間發展出了微妙的關係。毫無演戲經驗的Norman演出生動自然,與小康的對手戲相當動人,常讓蔡明亮看得捨不得喊「卡」,因此每個鏡頭都拍得很長。 然而這段頗具同志色彩的關係,卻又被蔡明亮刻意淡化,不去讓它被界定為同志感情。蔡明亮笑著坦承,要是以前的他,一定會想辦法讓這兩個男人「做些什麼」,但片中拉旺與小康之間由各種小動作所透露的複雜關係,已經夠迷人了,讓他覺得已經足夠,反而不需再刻意多去著墨同志情慾了。 這段外勞與流浪漢之間的關係,也成為全片最耐人尋味的精髓。蔡明亮說:「『黑眼圈』要追求的是一種自由,要講的是每一個人的牢籠。當你看到一個比你自由的人,每個人才意識到自己的不自由。因此小康的角色太具象徵性了。他演的這個流浪漢誰都不是,他自由來去,誰都可以對他做一些事情。而他演的植物人身體是被困住的,但腦中想些什麼我們沒有人知道,也許他腦中反而是無限的自由。」 不過,劇本中原本有短短一句「小康與湘琪做愛,拉旺加入」,這場聽來相當驚人的「3P」戲,到底會如何呈現?在性愛早已拍到極致的「天邊一朵雲」之後,蔡明亮還會繼續交出更驚人的性愛場景嗎?他賣了個關子,神祕的說:「如果『做』了,只是為了做給你們看,不做,卻是另一種真實。」就像片名到底為何叫「黑眼圈」,他笑著說:「『做』太多就會黑眼圈嘍!」 【2006/04/22中國時報】天邊一朵雲後的下一步 蔡明亮堅持反潮流 脫胎換骨! 張士達/吉隆坡專題報導

在驚世駭俗的「天邊一朵雲」之後,蔡明亮的下一步究竟會往哪裡走?從台灣回到馬來西亞,在吉隆坡這個多元種族混雜的城市,蔡明亮從對外籍勞工的觀察,展開了他對人的「身份」的思考:當你的身分忽然模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將會因此產生怎樣的變化? 外勞議題 看見國與國間的牢籠 蔡明亮表示,他1999年回到馬來西亞時,發現當地大量孟加拉勞工流入的狀況,讓他開始注意到外勞的議題。東南亞國家近年來快速經濟起飛,造成各國為了需求而引進他國更便宜的勞工,但隨著經濟風暴來襲或是更便宜地區的勞工出現,許多原本的外來勞工在結束工作後繼續滯留當地,轉入地下成為複雜人口中的隱形族群。吉隆坡原本多元種族的情況就相當複雜,再加上隨著不同階段陸續引進的尼泊爾、緬甸等各國外勞,這些人的身分,往往從表象都無法一眼看出。蔡明亮說:「外勞從一個貧窮的國家到另一個比較不貧窮的國家,但還一樣是貧窮的。他們走出了一個牢籠,只是換到了另一個牢籠裡,他們一樣是不自由的。」就連國與國之間的關係,都印證著這種不自由的牢籠,因此他在片中巧妙地加入了馬來西亞多年來因印尼森林大火而造成的多次「煙害」,作為有趣的插曲。印尼當地近年來為了墾植經濟作物而燒山,造成鄰近的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飽受 煙霾之害,往往整個城市籠罩在灰暗之中,形成一種沒人能夠逃脫的牢籠。 李康生遭擺弄 拍攝現場如煉獄 在「黑眼圈」片中,為了讓李康生飾演的植物人免於煙害,家人發明出以臉盆加塑膠袋結合而成的防護措施,罩在他頭上以隔離煙塵,看來既像科學怪人又像在髮廊燙頭髮,再加上穿著成人紙尿褲,更是無比怪異的造型。李康生在演過「河流」中無人能解的歪頭病,以及在「天邊一朵雲」中穿著土氣女裝載歌載舞後,對於被蔡明亮「擺弄」也已習慣逆來順受。只是他在酷熱的現場,不但蓋著棉被躺著不能動,還罩著密不通風的塑膠袋,再加上劇組為了模擬煙害而現場燒煙,室內又為了收音而不得不門窗緊閉,因為窗外就是吵雜的公車總站,都讓拍攝現場環境惡劣地宛如人間煉獄。劇組每拍完一場戲就得趕快先把窗戶打開,好讓大家透透風。

李香蘭的歌聲 帶出寂寞悲傷 向來喜歡在片中使用老歌的蔡明亮,這次選擇了兩首李香蘭的老歌「心曲」與「恨不相逢未嫁時」,來呼應「黑眼圈」片中寂寞悲傷的氛圍。李香蘭是中國1940年代女星,父母是日本人,卻出生在中國東北,她在中國走紅,卻沒有人知道她其實是日本人,直到戰後她被視為漢奸遭到控告,才公開自己的日本血統身份而獲判無罪。李香蘭腳跨中日兩國的獨特身分,與蔡明亮在「黑眼圈」所試圖探討的身分議題巧妙呼應,也讓她的歌聲出現在片中,更增一份耐人尋味的意涵。

蔡明亮原本打算在片中加入印度歌舞,但拍攝過程想法不斷改變,最後越來越安靜,只剩下李香蘭的兩首經典老歌。蔡明亮表示,他曾在「洞」與「天邊一朵雲」兩部片中使用對嘴歌舞,一次比一次誇張華麗,都讓觀眾看得很過癮。不過這次,他只想呈現一段「安靜的歌舞」。「心曲」原本是卓別林電影「LIMELIGHT」的插曲「ETERNALLY」,李香蘭得到卓別林的允許,先後灌錄了日語版與中文版。「恨不相逢未嫁時」則是另一首一再受到後代歌手傳唱的經典,貼切地說明了李康生與陳湘琪相愛卻無法結合的無奈。

13萬觀影人次 給藝術支撐力 蔡明亮表示,「天邊一朵雲」全省票房賣了兩千五百萬,票房的驚人成功,對他來說其實像是一次「平反」,證明了許多人認為他的電影「沒有人會看,沒有人會討論」其實是錯誤的觀念。他深知,這接近13萬人次的觀眾中,有大量是因為媒體的聳動報導與色情話題的炒作而來看熱鬧,但其中也有5萬人,是從他的「你那邊幾點」、「不散」等片一路「全台走透透」培養下來的觀眾。這個數字對於一個地區的藝術電影來說,已經是一個足以支撐的力量。 在全球持續「通俗化、平庸化」的潮流中,蔡明亮堅持做一個反潮流的力量,堅持不斷思考電影形式的本質,也因此這次進一步挑戰他原本就不同於流俗的拍攝方式,把所有的故事情節與演員動作都壓到最低。李康生與陳湘琪往往在茶室現場中都只是混入背景,觀眾還得稍微注意才能發現他們的存在。如此大膽而困難的嘗試,當然連他自己也不敢確定,往往必須努力說服自己「要有信心,你做的是對的」。不過剛拍攝完成的拷貝,台北的剪接師看過後都讚美地說是「脫胎換骨」。蔡明亮在「天邊一朵雲」之後的下一步,究竟會帶給電影藝術什麼樣新的刺激?全球影人都在等著看。

 

【2006/04/22 自由時報】蔡明亮電影黑眼圈參加威尼斯影展 記者曹玉玲╱台北—馬來西亞報導 李康生在「黑眼圈」遭毒打,陳湘琪慘遭甩耳光,蔡明亮在「黑眼圈」再度拿出了「折磨」演員的功力,陳湘琪形容蔡明亮拍本片又嚐試了前所未有的風格,大膽到連她都訝異! 李康生︰蔡明亮要求高 「黑眼圈」昨天殺青,蔡明亮率眾演員李康生、陳湘琪、蔡寶珠、諾曼阿騰一起在某中國餐館辦慶功宴。小康說,拍「黑眼圈」很像在「受苦」,因為拍片環境差,不是工寮就是外籍勞工宿舍,他飾演的流浪漢還慘遭人毒打,加上這次蔡明亮要求比上回更高,讓他深感拍本片甚至比「天邊一朵雲」的AV男優還累。 陳湘琪︰練就照顧植物人 陳湘琪則說,蔡明亮這次走更寫實、彷如紀錄片的風格,完全不要她「演」,比起上次難度更高。為了本片她學會如何照顧植物人、如何端茶當女傭,已經練就專業架式,她笑說:「以後如果我失業,還可以去照顧植物人呢!」 「黑眼圈」鎖定參賽9月的威尼斯影展,11月將赴奧地利維也納參加莫札特紀念週年慶活動,巧的是,郭富城主演的「父子」也全部在馬來西亞拍攝,該片日前已殺青,也打算參賽威尼斯,如果都同時入圍,屆時將有一番廝殺。



首頁│ 下一篇→[新聞報導]威尼斯影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