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28

導演的話

電影開拍前,我遇到一名年輕的相命師,他認出我是一位導演,但並不知道我要拍什麼,他竟然告訴我,在你的新片裡,將會有一片黑色的水,那是一個很深很深的記憶,當你找到它的時候,你的電影就完成了。

這是我第一次回到我的家鄉馬來西亞拍攝電影,我們在吉隆坡的市區裡很有歷史性的半山芭監獄(Pudu Jail)旁找到一個很特別的場景,那是一座巨大的廢棄工地大樓。90年代初大馬因應經濟發展政策輸入大量外勞興建各種大樓,其中包括了當時標榜世界最高的雙峰塔,90年代末又因亞洲經濟風暴導致許多建設無法完工,而那些來自其他貧窮國家的外勞,一瞬間進退維谷,大部分變成了藏匿、流竄、沒有身分的非法苦力。而這棟在半山芭監獄旁邊廢棄的龐然大物,就是當年遺留下來的。我們走進去,赫然發現整座水泥工程的內部氣勢雄偉得像一座後現代的歌劇院,斑駁的水泥中庭赫然出現一面黑色的湖水,深不可測(應該是經年累月的雨水,或水災未排去的積水)。我的腦海裡閃過莫札特的《魔笛》,那些追逐著愛情的英雄公主,或興風作浪的神仙妖魔,將可在此時此地,找到他們的新舞台,一座真正的水泥森林…….對著那面巨大的黑水,我同時又想起中國詩人北島的詩: 走吧 我們沒有失去記憶 我們去尋找生命的湖



電影本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蔡明亮訪談錄-低下階級的問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