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4/21

緩慢CAFE



這一趟花東縱谷的訪視"非常咖啡",
不管是種咖啡,賣咖啡,或是培育咖啡苗,
沿路社區都可見咖啡蹤影,顯然咖啡已是國民飲料,
隨時隨地一手好咖啡.


紅葉街道到處可見大小林立的溫泉會館招牌,
但<緩慢咖啡>的幾件金工作品擺弄於門堂,
就像磁鐵把人像鐵釘那樣吸過去.

猜的沒錯,果然是大女生林介文的作品.

推門進去,她的爸爸剛好在門口,
閒聊一下,
原來這間咖啡館是開給她媽媽經營的,
今年一月才開始營業.
主打乳酪蛋糕 手工餅乾



雖然位於太魯閣族社區,但已經跳脫原住民元素,
直接訴求金工氣氛.

幾個引擎的內件,兜成一朵朵的花,
海尼根的空瓶倒插成莖,
連湯匙也都可以ㄠ成一簇.

她爸爸笑說,送她去西班牙巴塞隆納是看得到的...
整間都是由她設計,
爸爸的工作就是拼命喝海尼根,趕快把瓶子交出來

能在原住民社區,遇見如此金工有趣的咖啡館,
的確是令人驚喜.

驅車繼續南下,
另一個咖啡,是檳榔樹下的咖啡 : 迦納納咖啡.
簡言之,也就是利用檳榔樹當咖啡樹的遮陰樹.
在檳榔樹下種咖啡,一是減少咖啡日曬,二來也幫檳榔園保持水土,
很符合樸門農業裡的"食物森林"概念.

而這籃子裡的咖啡主打農民合作社方式,
不過也由於慢工出細活的手工狀況,
加上農戶對於產出通路認知差異,
目前正面臨產量不足的問題.

但也正因為堅持自己的想法,
這杯咖啡很誠實的說 : 不夠就是不夠,
絕對不會用其他豆子參雜.

啊,光是這份態度,果實的味道就不一樣了.

1930年,日本人國田正二奉日本總督府之命到掃吧台地拓墾,
首度引進咖啡種植,興盛之時曾經有400甲地之廣,

一甲子過後,族人以她們的方式找回這條咖啡路
青剛櫟--煉香茅油的地方--水源地--轉彎的地方--失魂地
可能有點蜿蜒
可能有點緩慢
一歨一歨走出她們自己的咖啡路.




港口。sasa。飛魚乾←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春天的消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