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4/26

暗中想法

【文/陳輝龍】
還在念美術科系的學生時期,經常有同學等待所謂「靈感」這件至少我覺得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不過,確實也有那樣的同學真的被降臨了,而畫出驚悚的作品;不相信這件事的自己,只能每天用力寫生頻繁速寫,期待一種類似勤能補拙的實力派作品出現。當然,後來進入社會,完全放棄從事與繪畫相關的職業,也是因為,從沒描繪出什麼像樣的東西來。
服兵役時,寫了第一篇小說,居然是白天聽幾個同事


【文/陳輝龍】
還在念美術科系的學生時期,經常有同學等待所謂「靈感」這件至少我覺得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不過,確實也有那樣的同學真的被降臨了,而畫出驚悚的作品;不相信這件事的自己,只能每天用力寫生頻繁速寫,期待一種類似勤能補拙的實力派作品出現。當然,後來進入社會,完全放棄從事與繪畫相關的職業,也是因為,從沒描繪出什麼像樣的東西來。
服兵役時,寫了第一篇小說,居然是白天聽幾個同事講自己的私事,晚上執勤務,坐在安全士官桌上面對著戰情電話寫成的。天亮後,上午睡了一覺,醒來看了一遍約3000字的短篇,很意外的知道了寫小說的方法。這篇叫〈下弦月〉的小說,因為懶得幫女主角取名字,因此用了當時軍中一位死黨的,只在「明智」加了一個草字頭,變「萌智」,就寄到離部隊最近的一家報館,幾天後刊出;小說的初次就這樣發生了。
後來,寫小說果然成為自己的專業。但,還是延用學生時期的笨方法,每篇小說都像圖書館檔案櫃,把人物,情節,甚至配樂,都做成筆記,然後把這些疑似「前戲」的道具在無聲的黑夜裡合成。
至於組合完事的地點,好笑的是,經常都不在我住處的書房這種地方,反倒是都在旅途寂寞的旅館裡。當然,要是黑夜的狀態,不是晚上,本人也會把窗簾拉攏,把所有大燈熄滅,好像都是這樣完成的,關於我的小說,沒有例外。(不好意思,沒靈感可言。)
◎本文作者簡介
陳輝龍
祖籍北京,基隆生。曾任職許多媒體,並創辦許多新媒體。現專職創作。著有小說《單人翹翹板》、《不婚夫婦戀愛事情》、《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季節》、《寫給C》、《每次三片》、《南方旅館》、《雨中的咖啡館》和《照相簿子》、《摩登原始人》、《規矩游街幫》、《情緒化的情節》、《今天天氣晴朗》等書。多已絕版。即將在聯合文學推出新版的《目的地:南方旅館》。
【完整內容請見《聯合文學》四月號 330期;訂閱聯合文學電子版】


轉貼來源:UDN新聞網


網路花店



北京傳是「黃花梨家具精品展」亮相798藝術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倫敦2012中國藝術春拍預告 (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