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22

[安胎日誌 懷孕26週] 出血

這日清晨我就睡的很不安穩,肚子覺得緊緊的,醒來了好幾次,沒來由的一直流汗,好不容易在凌晨三四點才真的睡著

早晨七點多,老公如往昔的出門前親吻還在床上睡覺的我
那時,我就覺得我的私處與大腿間涼涼、濕濕的
但因為一夜的輾轉難眠,沉重的睡意讓我沒有提高警覺
我繼續與周公約會著
 
八點鐘,老公一如往昔的電話Morning Call
要我準備起床上班
在賴床了一會兒之後
我到廁所盥洗
持續睡眼惺忪的我
在看到衛生紙上的血跡,頓時醒了
我看到我大腿處乾漬的血跡
一時所有的驚慌涌上心頭
「血究竟從何時開始流?流的多少?對寶寶們有沒有影響?…..」
一連串的問句不斷的自心頭湧現
心裡的驚慌讓我不可抑制的顫抖著
 
我想著我該到醫院去,但卻不知我自身的嚴重性該怎麼去?
「該叫救護車嗎?還是自己開車去?」
還沒決定要生產的醫院的我,實在不知該到哪家醫院
【1.          因為原本決定要在XX醫院生產,但醫生卻到第四個月才知道我是雙胞胎,這樣的醫術讓我們決定換醫院
【2.          寶寶們5月~6月是在不接生的柯X銘醫生那產檢
【3.          6月後,是去舅舅認識很有名的b醫婦產科X名醫那產檢,但我不喜歡b醫的護理人員態度,與那個X名醫的調調,還在打聽其他醫生,想去其他醫院……
 
我打了電話給老公,他沒接上我的電話,我更急了
慌忙的換了衣服,帶著證件
我打給了表弟,請他緊急的幫我問了那個B醫的X醫生,我該如何處理
(事到如今,也只能先去他那了)
表弟幫我詢問後,叫我趕快到b醫院急診
 
 
我衡量著我的體力現況、衡量著叫救護車來的時間,跟我自己開車的時間
決定自己開車前往醫院
就在半路,接到老公的回電
我幾近歇斯底理的叫罵著,爲什麼他沒有第一時間接我的電話
「我出血了!」這句話,也像是象徵著寶貝們似乎也會有安危?
老公說明了沒接到電話的原委並與我約在五分鐘後的路口碰面
 
到醫院的十幾分路上,感覺卻像一個小時之久
我抱著肚子,如同驚弓之鳥
一面擔心著自己的出血狀況,一面自責自己的大意沒有及早發現
擔心因為這樣的大意,會不會已經錯過了「黃金時間」
(會不會是在自己熟睡的四五點就開始流血?已經流很多血了?會不會連羊水都流乾了?)
擔心著,我會不會失去我的寶貝們……
 
到了b醫的急診處,老公先去停車
我抱著肚子,跟急診掛號的人員說我出血了
她們馬上緊急的叫我做在輪椅上(因為那天急診的推床都沒有了)
請志工趕快把我推往產房
(聽到產房我更害怕了,天阿,我的症狀是要生了嗎?)
 
到了產房,待產的房間都滿了,產房的護士把我帶到後面的小床上
幫我裝上了聽寶寶胎心音與測驗子宮收縮的機器
要我好好的躺著
 
躺了一個早上,我的子宮持續的收縮著
(我對我的子宮收縮沒什麼感覺,是機器一直測出我大約五六分鐘就收縮一次)
每個兩個小時,醫生就給我吃抑制子宮收縮的藥
但,醫生護士告訴我,寶貝們的狀況很好
(因為那個測寶寶胎心的機器,持續的傳來我兩個寶貝們健康的心跳聲音)
 
我心裡比較不慌了
因為從醫生跟護士的處理神情看來
我其實不像是『重症』
但,好像也是不能馬上出院的感覺
住院醫生說,我可能還要持續觀察到晚上
 
 
                       





首頁│ 下一篇→[安胎日誌 懷孕26週]2007年9月29日 第一次住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