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歡迎來到飛兒的部落之家!希望你開心!
2010/12/20

靈感的轉變

1947年的冬天,在密執安州的卡索波裡斯,愛德華?洛厄幫著他的父親做木屑生意。這時,有一位鄰居跑進來,想向他們要一些木屑,因為她的貓房裡的沙給凍住了,她想換一些木屑鋪上去。當時,年輕的洛厄就從一只舊箱子裡拿出一袋風干了的黏土顆粒,建議對方試試這玩意兒。因為這種材料的吸附能力特別強,當年他父親賣木屑的時候,就是採用這種材料清除油漬的。這樣一來,那位鄰居的燃眉之急就給解除了。
繼續閱讀
2010/12/13

狼圖騰節選

兩年前陳陣從北京到達這個邊境牧場插隊的時候,正是十一月下旬,額侖草原早已是一片白雪皚皚。知青的蒙古包還未發下來,陳陣被安排住在畢利格老人家裡,分發當了羊倌。一個多月後的一天,他隨老人去80多裡外的場部領取學習檔案,順便採買了一些日用品。臨回家時,老人作為牧場革委會委員,突然被留下開會,可是場部指示那些檔案必須立即送往大隊,不得延誤。陳陣只好一人騎馬回隊。臨走時,老人將自己那匹又快又認家的大青馬,換給了陳陣,並再三叮囑他,千萬別抄近道,一定要順大車道走,一路上隔上二三十裡就有蒙古包,不會有事的。
陳陣一騎上大青馬,他的胯下立即感到了上等蒙古馬的強勁馬力,就有了快馬疾行的衝動。剛登上一道山梁,遙望大隊駐地的查干窩拉山頭,他一下子就把老人的叮囑扔在腦後,率性地放棄了繞行二十多裡地走大車道的那條路線,改而徑直抄近路插向大隊。
繼續閱讀
2010/12/07

碎在上海的玻璃心

尹香是黃浦江邊弄堂裡長大的金枝玉葉,大學畢業後在上海做獨立的裝飾設計師,很時尚很自由的頭班,還有一份不低的收入,而她並不快意。因為上海世面大,所以她的心和夢也飄得很高,不甘做一個上海的小家碧玉。
21歲的春天,命運刻意地安排尹香結識了來自西北小城白水的杜懷宇。那是在臨江的香格裡拉舉行的一個小派對,客人裡不乏時尚的男女,只有尹香和杜懷宇,竟然不約而同地穿著簡約素雅的布衣單衫,反倒特別。
他們對面而坐,因為衣著的類似而心生好感。聚會到一半,尹香忽然發現自己的絲綢披肩不知何時被粗心客人的煙灰燒了個洞,碰巧此時杜懷宇很紳士地上前為她拉椅子,便也湊近看見了,繼而還用手輕輕地撫拭,然後比較內行地判斷說︰“好像不是現下的產品呀。”尹香隨意地告訴說那是幾十年前蘇州老店的雙縐絲光綢,杜懷宇聽見,越發仔細地端詳,心裡也越發替尹香惋惜。
聚會散去的時候,杜懷宇意外地對並不熟悉的尹香提出要修補那條絲綢披肩。“修補”這個詞讓尹香意外,華衣繽紛的上海早已沒有修補一說,而這個杜懷宇卻要認真地為她而做。自然尹香也有點感動。
見尹香答應,杜懷宇莫名地高興起來,進而冒昧地向她要了手機號碼。等到尹香下了車,越走越遠地消失在小區的路徑那頭,他的心思也驛動起來。他原本是來上海專習雕刻工藝的,而且又臨近學習結束離開,可眼下忽然就萌生出要留下來的念頭。人有時很奇怪,他起初只想來見上海的世面,可見過上海的尹香,卻真有了想為這個女孩子而留駐的決意。
杜懷宇為尹香而留,在上海一家公司做工藝設計。過了兩個多月的樣子,他給尹香發了個手機訊息,很婉轉地問她︰“記不記得有個要為你修補絲綢披肩的人。”尹香想想,當然記得,只是印象有點淡了。
第二次見面是在博物館前的廣場,尹香穿的還是“江南布衣”,不過款式變了。杜懷宇把用盒子裝著的絲綢披肩鄭重還給尹香,打開一看,是在破損的洞上繡了一枝青蓮,典雅的中國水墨氣派。
尹香一見就喜歡,隨即披在肩上。黃昏時的廣場上天高雲淡綠草白鴿,尹香閑逸的“江南布衣”配著簡約的絲綢披肩,那樣襯景裡的女孩子,杜懷宇的心緒也隨著翻飛翩動。
過了好久,他對她說︰“以後我做個配這條披肩的禮物送你。”是什麼呢?尹香用眼睛好奇地凝視著這個黯然優雅的杜懷宇。他不講明,在心裡,希望有個別樣的懸念,伴隨愛一起開始。
日子過得很快,到他們傾心交往的第二年,卻有另一個台灣青年插了進來,叫阿健。這個阿健,剛拿了美國加州大學博士學位,家裡在東南亞等地有生意,新近又在上海辦了廠。在所有這些根底面前,尹香的心思紛亂起來,她不斷地暗暗掂量、權衡、比較、徘徊,然後不斷說服自己儘早在兩個男人之間定奪。要知道,很多誘惑人有時是不能無所謂的。
23歲生日就在尹香的遲疑中到來,兩人的禮物幾乎是同時送到門上的︰阿健送的是他鑲著家族標記的
繼續閱讀
2010/12/01

有志氣的海鷗

岳納珊從小就是一只有志氣的海鷗,打從第一次看見老鷹的飛行姿勢以後,它就決定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遠、飛得更好。
當它熱切地愛上飛行之後,它就有點瞧不起自己庸庸碌碌的同伴了︰那些日漸痴肥的海鷗,只懂得搶食遊客們拋下的爆米花,為一兩片馬鈴薯脆片大咬出嘴,只能撿拾淺灘上那些被海浪打上來的病魚,已經無法用優美的喙俯衝進湛藍的海洋中覓食。
所有的海鷗都退化得跟鴿子沒有兩樣的時候,只有獨一無二的岳納珊還熟記海鷗的遠祖們所傳下來的訓示︰以最優雅的姿勢飛翔,最敏捷的模式掠取食物,百發百中,不辱使命。
岳納珊對自己深深感到自豪。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