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歡迎來到飛兒的部落之家!希望你開心!
2010/11/25

自己的葬禮

大學以後。我開始跟一群很危險的朋友  混,酗酒、飆車、用違禁藥品,成績一落千丈,對所有關心我的人不停地撒謊。我當時好比站在一個大坑裡,而那些所謂的朋友正在把坑越挖越深,有那麼一天。我再也爬不上來,就只能永遠跟他們待在一起了。
一天,爸爸來宿舍找我,他的口氣不容商量︰“來,我開車帶你去一個地方。”極不情願地上了車,我這才注意到爸爸穿了一身肅穆的黑西服,這套衣服他只在參加葬禮時才會穿。“誰死了?”我好奇地問。
繼續閱讀
2010/11/12

高原

在青藏公路上行駛,看到的確實是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相連,但你體會不到那是高原。當車透過一個河灘,遠處涌過來了偌大的一群  牛,就感覺那是一堆翻滾的雲,是一面岩岸在移動,便想,高原應該是凝固了的  牛的組合吧,每一只  牛是活動了的土石。我停下車來,讓牛群一直走過來,又從身邊一直走過去,牛群前邊的一匹馬上坐著的大人始終紋絲不動,像是睡著了,而牛群緊後頭則跑動著一只狗和一個小孩。世上什麼東西都是小的好,豬在豬崽時就可愛。我取出照相機的時候,狗沒有在意,跑出了鏡頭,小孩卻停下來,先是一怔,立即身子一挺,眼睛像星一樣明亮。我說OK,按了一下快門,才發現機子裡的膠捲已經完了。忙裝上新膠捲,幾只  牛就擋住了他,再沒有露面,他的個頭沒有  牛高,無數粗壯的牛腿中,看得見一雙小人腿,一起在移動著,遠了。
繼續閱讀
2010/11/04

兩種青春


五號病床是年過六旬的中國老人。他雖重病纏身,但面對死神卻是泰然自若。他的床頭小柜上,是開不敗的鮮花,五顏六色的禮品堆成了小山。據阿力說,探視他的親朋好友,猶如南太平洋的波濤,一浪接一浪,直到晚間休息。
而臨床六號卻是另一種景象。那是一個將近七十歲的澳洲老人,沒有鮮花,沒有禮品,無人探視,孤單一人蜷曲在被世界遺忘的病榻上。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