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7/29

是不是因為他們看不到身邊的人


曾經的我們年少輕狂,發誓要以最驕傲的方式離開這個囚禁了我們三年青春的地方,頭也不回的離開。然後低下頭,繼續我們未完成的作業和試題。咬著牙堅持,告訴自己,一切的忍耐,都是為了最後輝煌的離開。
記得在最後的一個夏天裡,每一天都好像是上滿了發條的鐘,發瘋的圍著時間狂奔。在最後的一個月,沒有人會在意誰的身邊什麼時候又少了誰,誰的桌子在某一個時間裡消失不見,悄無聲息的在我們的生命裡融化,成為沒有記憶的記憶。我們總會偶爾的聽到不知道是誰在角落裡偷吃乾脆面的聲音,每一下的聲響都讓我感到飢餓,雖然低著頭在拼命的看書或試題,眼睛像是脫離了自我一樣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高三給我的最深的印象,不是做不完的試題和看不完的書,而是那種永遠都飢餓的感覺。無論吃了多少,下一秒就會被飢餓籠罩。就像是深陷泥沼的人,恐懼在心裡深深的紮根,卻無力的喊叫出聲音。我的桌洞裡堆滿了食物,嘴裡不停地嚼著口香糖,感覺胃裡的拼命的吶喊。
我們都忘了當初的夢想,忘記了當時的深夜,趴在被子裡打著手電看書是的勇氣,然後在清晨匆忙的洗刷後奔向教室,只為了爭奪那多一秒的時間。偶爾的在深夜裡看見有人抱著雙腿嘆氣和哭泣,再看著他們站起來離開的樣子。
我們在考試過後的第一天裡吃了最後一次聚餐,每一個餐桌上是統一的380元的套餐,每個人在桌上嬉笑,舉著酒杯說著自以為是的笑話,然後抱在一起哭,哭著哭著就笑了,然後笑著笑著就哭了...,期間偶爾的有人和女生喝酒,臉上還有著剛才喝酒留下的潮紅,他說:你知道的。然後她就說,我知道的。他們笑了,每個人都笑了,每個人都和她們喝酒,每個人在喝完後都笑,中間我去了一趟洗手間,裡面吐得一片狼藉..
也許這是最後的一次重逢,在今後的時光裡,每個人,都會消失在每個人的生活裡,甚至在他的記憶裡,再記不起有人來過...,暑假的時候我蹲在家裡,老老實實的,沒有當時計劃的那樣雄心壯志,去四處旅行和遊走,渾渾噩噩的三個月,某次在網上聊天的時候聽說誰和誰分開了,誰在誰的世界裡消失了,於是記起他們....在有一次的晚自習逃課,我在籃球場上唯一的一棵大槐樹上呆了三節課,從暮色四合,看著太陽一點點的沉下去,暮色的黑暗從四面湧過來,最終在樹頂的碧綠色中合圍成一片蒼茫。黑暗中的樹下有人在哭,她的背靠在巨大的樹幹上,她哭的時候沒有聲音,好像一切的聲音都被巨大的黑幕蓋過,如同沼澤般;不遠處的馬路上偶爾有車燈晃過,又迅速的消失,是歸家亦或是遠行,這條路,他們也許再不會路過。

暑假快結束的時候,聽說小A去了很遠的地方復讀,小A高一的時候睡在我的上鋪,每天晚上熄燈後打著手燈躺在床上看書,第二天的時候聽他大罵昨晚看的又忘記了,再翻書去看,我總是笑笑,小A很努力的學,然後在高考的時候差了三分,不甘心的離開,再次背水一戰。小A是我整個高中那段時光裡,記憶最深的人,就這樣離開,他走的時候給我打電話,當時的我在家裡,聽著他身邊轟鳴的發動機的聲音,“路上小心”。我說,其實我是想去送他的,只是我怕看著他離開時的背影,和呼嘯而過的列車,列車帶起的風會穿過衣服與身體,刺痛身體裡每一塊早已僵硬的骨頭。
每天的清晨,表姐都會帶著女兒過來,小傢伙總是在鋪著涼蓆的地上來回爬動,樂此不彼的做著自己的遊戲,不管身邊每個人的談話與動作,每次在她爬出去的時候,我都會把她抱回到起點,然後她會回頭看看我,在繼續往前爬。外面的晾衣架上掛著她濕漉漉的小衣服,在陽光下暴晒。她喜歡躺在沙發上睡覺,我就坐在沙發下面,頭靠在邊上,偶爾她會攥緊小手,手的骨節微微發白。她會在醒來的時候哭,聲音嘹亮,聽誰說過一句話:睜開眼,卻看不到你在身邊。我想嬰兒哭的時候,是不是因為他們看不到身邊的人...
無辜的嬰兒藍在她的眼睛裡閃閃發亮,看她眼睛的時候,她會朝著你笑,我說“紫萱,你的眼睛真好看。”她就會笑的很開心。她沒有夢想,不知道夢想有什麼用,在她看來,夢想,也許不如嘴裡的拇指香甜。所以她笑的無辜,笑的傾城...
我們都忘了當初的夢想,我忘記了要在畢業的時候要去南方,小A忘記了說過他要去學他喜歡的繪畫...身邊的所有人都忘記了,忘記了我們在那段最難熬的時光裡讓我們堅持的最初的夢想。
是不是只有妥協,我們才能成長,是不是只有離開,我們才能永記,是不是只有委屈求全的生活,才會讓所有人心滿意足。只是我們,誰來為我們當初的夢想負責埋單,是我們自己,還是那些以愛的名義,來傷害我們的人。
我們都忘記了自己的夢想,我們在現實裡醉生夢死,也許背叛了當初的夢想,才能刀槍不入...
我們都忘記了當初的夢想,我們都背叛了自己,也背叛了最黑暗時光,陪我們一路走來的他們。

關鍵字: 夢想 黑暗 世界 地方

廁所對住房的影響←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都值得去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