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4/16

所有的煎熬与难过,都消逝成一吻。


他没有跳过别离的舞,她又何尝跳过?他搂着她的腰,每一步都是沉重而缓慢的。好象是故意的延缓。所谓人生最好的相逢,总是难免要分离。有一支舞来分离,远远胜过用泪水来分离。她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既然没有办法,我们接吻来分离。他融化在无限之中,无限的悲凉。他吻了她所有的嫉妒,所有的痛苦和思念,所有的煎熬与难过,都消逝成一吻。


靈境見聞錄(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Wig - the best choice in the long-haired girls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