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1/12

高原

在青藏公路上行駛,看到的確實是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相連,但你體會不到那是高原。當車透過一個河灘,遠處涌過來了偌大的一群  牛,就感覺那是一堆翻滾的雲,是一面岩岸在移動,便想,高原應該是凝固了的  牛的組合吧,每一只  牛是活動了的土石。我停下車來,讓牛群一直走過來,又從身邊一直走過去,牛群前邊的一匹馬上坐著的大人始終紋絲不動,像是睡著了,而牛群緊後頭則跑動著一只狗和一個小孩。世上什麼東西都是小的好,豬在豬崽時就可愛。我取出照相機的時候,狗沒有在意,跑出了鏡頭,小孩卻停下來,先是一怔,立即身子一挺,眼睛像星一樣明亮。我說OK,按了一下快門,才發現機子裡的膠捲已經完了。忙裝上新膠捲,幾只  牛就擋住了他,再沒有露面,他的個頭沒有  牛高,無數粗壯的牛腿中,看得見一雙小人腿,一起在移動著,遠了。
從青康藏高原上回到了內地,漸漸地淡化了山道上一步一叩頭的朝聖者的人影,也消失了寺廟裡的那些信徒們的搖著的轉經輪聲,但我常常對朋友們講起  牛和藏族小孩的這一幕。喪氣的是我一次又一次都無法把目睹的場面講完全,更無法用文字寫出。於是我憑著記憶繪畫,畫了一張又一張。我明白了藝術的各個門類 是相通的卻又是獨立的,言之不盡而歌,歌之不盡就舞,舞之不盡了則寫,寫也寫不盡只能畫了。
我畫的  牛是多么的平和溫順啊,幾乎都有了些呆滯,但它斂藏著一種雄渾。小孩是光頭臟臉,他努力著不要稚嫩,卻充分暴露了孩子的靈性和脾氣。這就是我看到的高原,和高原上的一份令我窒息的生命的驚喜。

關鍵字: 季節 驚喜 露面 移動

兩種青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自己的葬禮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