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0/19

一枚深秋的果實靜靜落下

一枚深秋的果實,靜靜地從枝頭落下,大地的疼痛不被察覺。
一個中午,鄰居的老人去世了,喧鬧的世界會不會增添一絲空曠?
到現下我都不知道他姓什麼,只是記得,以前見面他總是主動地以足夠的熱情和我打個招呼,笑容可掬,而我有時只是淺淺地點下頭,有時勉強地擠牙膏一樣擠出 一絲微笑。我的冷漠是這座城市用鋼筋水泥澆築的,但不知為什麼,聽到這個消息,我就如同掉了一只門牙,好一陣難過,然後就是說不出的渾身不舒服。
我看見他的親戚們三三兩兩在他的遺像前鞠躬默哀,身體繃得如同久置未用的弓。還有人低著頭在回想什麼,表情抑郁。一個人的一生被生者來總結,是多么艱 難的事情!最後,通篇都是眼淚的省略號……年輕人在一旁寂靜無言,孩子們在一邊說笑著。對於年輕人,死亡如同雷聲,可怕但很遙遠,對於孩子,死亡是遊戲, 不想玩就罷。
人去樓空。老人房前的圍牆,變成了一座巨大的墓碑,一只麻雀在上面跳來跳去,四處張望,猶如一個孤單的紀念文字。那些凋謝了葉子的常春藤,彷彿歲月的 皺紋在到處亂爬,又如繩索,除了時間,誰能夠拉住它,永遠向上、向上攀援?那扇緊閉的鐵大門,我想會不會像一本過時的期刊,沒人再願意翻動它。老人走後, 只留下一些平平淡淡的日子,叫我們繼續度過。
他和我無關,但我們都和死亡有關。
───一個人的離去,多么恍然!多么像一個早起的人,他躡手躡腳,披上衣服,輕輕地掩上門,當我們醒來,我們只有到他的枕邊,去拾撿他掉下的發絲以及碎夢……只是,他再也沒有回來,一如離開我們身體的童年。


最机器化的年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二十分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