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2/01

增加桃花運, 如何增加桃花運

在無數飯局與一個飯局之間
戀愛是無數個飯局,結婚就是一個飯局。要從無數飯局過渡到一個飯局,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還有運氣。 “桃花運”主要瞄著“運氣”二字,五段故事裡面,真正結了婚的也就是梅婷耿樂,宋佳李晨兩對。梅婷是一老處女,同居都不敢,洋派,開放的耿樂本來都提出分手了,後來還是覺得梅婷這樣的女人在當下很少見,於是拉埋天窗,成秦晉之好。
在戀愛中男女的智商應該都差不多,否則不會出現李晨這樣的笑話。女朋友有錢但沒了老爸,於是一路追踪老爸做菜的味道至李晨處,李晨就一小廚子,雞零狗碎渾渾噩噩,最後聽到女朋友宋佳說:你就是這個餐廳新任總經理了,頓時驚得從椅子上滑下去。 -他當然不夠聰明,否則怎麼都能提前瞧出些端倪。
但“桃花運”的前提是它是一女導演寫兼導的,站在女性立場上,她會不自覺把女人往弱者方向靠,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弱者!在與男人鬥智斗勇的過程中, “桃花運”裡的女人基本都流露出無可奈何,無能為力,無以為繼的一面。一位據說很喜歡打屁的哲學家這樣說:每個女人,一生至少傻一次,傻兩次以上者,不是女人,是母豬。說這話就充分說明他的不同凡響,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 “桃花運”裡面的女人謹遵“傻一次就行”原則。傻過一次的鄔君梅碰上了叢珊,范冰冰,阻止了她繼續傻;傻過的元秋也估計不會再犯傻了;李小璐可一點都不傻;宋佳愛的就是“互補性”和“想念你的味道“ ,因此談不上傻;梅婷一次就基本傻成功了,她是外表傻氣而已。女人一傻,世界不會就此聰明;女人不再傻,男人就很容易”瓜“ ,很容易變傻瓜。
我一直想研究“桃花運”裡關於一個飯局與無數飯局之間隱含的哲學,社會學意義,因為一聽說是馬儷文的作品,我就控制不住這麼想,否則好像有點對不住她。看“桃花運”的時候倒只有笑,想不起更多術語。鏡頭,畫面流暢,留白處讓人發笑,稱不上強努,觀看時鬆弛而無雜念。有人說有些鬆散,是指結構方面,但我覺得這更多應歸咎於客觀原因。
戀愛的東西,似乎一定要跟吃飯攪在一起,要不然就缺少滋潤和滋味。 “桃花運”裡五段故事都有吃,最有意思的還是元秋跟郭濤之間的吃,耿樂在梅家的吃反而有些程式化。把這些飯局一個個羅列出來,我們可以看到適婚男女曾經在一起說過多少廢話,不比北京私家車製造的廢氣少,廢話最後曬成真話,乾貨,其過程又何其漫長,艱難!有一女作家又說了:現代男人站著理虧,坐著不虧,躺著腎虧。她的意思大概是男人吃飯的時候絕對不虧,總有好吃的東西從嘴到胃,這話貌似有理,但該女作家一定沒有女導演馬儷文偉大,因為“桃花運”裡的男人以葛優,郭濤,耿樂為代表絕對沒有腎虧現象,這給男人留足了顏面。
最後來點閒篇,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葛優那段就斷在那兒了。我這樣設計,數年後葛優重逢鄔君梅,以拜倫的詩旁白:多年以後如果相逢,何以賀汝?以沉默以眼淚。該詩以葛優聲音念出,效果會好得一塌糊塗。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於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於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於歸,宜其室人。
- “國風。周南。桃夭”
這是“詩經”中的一首詩,俗稱詩經-周南-桃夭篇。這首詩描寫的是女子出嫁時的情景,並對新娘的美貌和美德給以讚美。大意就是在桃花盛開的的時候,有一個象桃花一樣美麗的女子容貌美麗,能夠生兒育女,能夠使新郎的家族子孫象桃樹一樣的果實累累,枝葉茂盛,是一個對新郎家非常合適的人選。所以古人在讚美,祝賀婚姻時常說“既和周公之禮,又符桃夭之詩” ,就是出典這裡。



史萊姆好玩遊戲, 史萊姆的好玩遊戲區, 除了史萊姆好玩遊戲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官恩娜 blog|官恩娜 mv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