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06/03

有的沒的

是音樂。 是音樂捂著我的嘴唇,

風不再吟唱,中醫藥星星也緊緊地閉著眼。 多麼溫暖的當然在我看來的小詩,卻似懂我的樣

到處是黑暗,潔白。 潔白,黑暗, 子,當然在別人看來的憂傷,好像代表我陰暗的一面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它們如此和諧而溫柔地,呵,我只想說,過去,我似乎都錯了,但不願去面

彼此依靠塑料回收靜靜地,像一塊不想說話的石頭。 對。 正視自己真的好難。

 

我真的不想,不想再讓這樣抱怨的語言

流進你的耳朵。 它們應該屬於風,屬於飄動的雲。

它們應該隨著那些正在流逝的時間,悄然消散。

趁現在,一切都沒有凝結,一切都還

微有餘溫的時候。

 

我應該這樣,從你的眉眼,淡視那些正在升起的憂鬱,

而在你眼裡流動的,我都把它理解成愛,理解成>線上英語教學解說英語口語只要敢說就能學會

在所有的日子裡必須存在的寬容和尊重,

就像風雨同舟,我們曾經共撐的那把油紙傘。

在我們的記憶裡搖曳成濃濃的

愛與哀愁。

 

好。 這樣的好,就像一個結滿紫丁香般憂怨的

女子,撐著詩人借給她的那把吟唱千古的油紙傘,

在一條無法燒完一根煙的小巷,繼續她

漫長的,遙遙無期的守望。

 

只是寫著,寫著。 我無法給它們起一個名字,甚於

無法讓這些凌亂的思緒,以一種精美動人的結局

走進我的夢裡。 我總是這麼無奈,一切都沒來得及開始,

它們就匆匆地,開在我的指間,憂傷而寂寞地

綻放,然後死亡,如同開在深夜的曇花一現。

 

詩,只是詩。 我把所有的憂傷拋給你,

我把屬於你的陽光帶給了露水,只為

想讓一個死去千年的神話,在一片晶瑩剔透中

復現。 請你相信,在你的背後,我已經給你

鋪滿金燦燦的歡笑,純淨,清澈,也再無悲傷。

 

不要。 媽媽,你不要對我再說。 曾經的一切

都已經烙在心底,如我手臂上的這塊傷疤,

總是在無人的深夜,偷偷地咬痛我。 而白天,

它們卻總是那麼地和藹可親。

 

從此,我要用音樂洗涮我的靈魂。 將山坡上的那片綠

覆蓋我的傷口。 扯下行走的雲,將它們植在我的唇上,

讓所有的詞語在碧綠的苔蘚中保持緘默。

從此,我再不會抱怨。

 

信鴿啊,請你不要再猶豫。 把你所聽到的,

無數個深夜裡,河邊那兩條緊靠的椅子彼此深情的傾訴

帶給無情的風,帶給憂鬱的雨,帶給痛哭的雲,帶給

正在遠去,無法回首的背影吧。

從此,一切歸於沉寂。 沒有歡笑,

也無悲歌。

 

公平。 公平只是一個謊言。 男人和女人,青草和鮮花。

蒼天和大地。 當孩子選擇從你的身體走向世界,

你便應該承載所有的痛苦。 上帝為了公平,

讓女人將所有的痛苦,以一滴鮮紅的血,

釋放成花,美麗絕倫,卻永遠綻放於男人

無法靠​​近的荒野。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