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04/29

牽手

對面兩個女孩手牽著手,甜蜜燦笑,陽光活潑,俏麗的身影與我擦肩而過。
瞬間,我有些澀澀和感動。
姑娘們,不知道多少年後,這一幕就會成為你們心中最美的珍藏了。
牽手,我也有過,只是存在記憶深處十幾年了。
童年的牽手天真無邪,少年的牽手冰清玉潔,而青年時代的牽手,美麗而珍貴。
那夜天色特別的黑,竟然出奇的怪,一顆星星也沒有,也許是我們太過於害怕,沒有心情去看夜空吧,明月也不知躲到哪裡隱藏了仙容,只苦了我和霞子兩顆膽戰心驚的瘦心。
因為從縣城裡回來得晚,沒來得及趕上最後一班車,我和霞子到了鎮上後,只能走路回家了,二十多里路,我都不知道怎麼往回走,霞子勇敢地說:“不怕,我們一起走,就不信會有什麼事。”
這條路並不是很太平,經常聽說過一些怪事發生,何況我們是兩個年輕的女孩。 我向來膽小,害怕黑夜,更害怕在黑夜裡走路,又怕父母著急,畢竟不是夏季,夏季鄉里人好出來晃悠,天熱讓人心也變得激情。 剛立春的夜晚人人都早睡了,沿路是暗淡的燈光,我越發恐懼,感覺自己的頭髮真的快豎起來了,身上冰涼冰涼的,手心裡捏著一把汗,真想哭。
霞子平時膽子比我大,這夜她也顯得有些緊張,鄉下的燈光熄得早,從來沒想過夜晚的燈光那麼渺小,很多人家都睡覺了。 在這白日熱鬧的大路上,隔幾家才有些燈光,只剩下兩個孤獨的身影快速地拉長又拉長,影子跑得快,我們兩人也追得快,看著自己的影子更加恐慌和心悸,真怕從哪裡會冒出一個壞蛋或者一個穿著紅衣無頭的魔鬼。
我們加快說話的速度,生怕一停下來,會彼此嚇傻。
走過一塊油菜地,那裡的深處曾經殺過人,而且是一個美麗風情的少女,我心裡的恐懼上升了極致,一把拉住霞子的手,想從她那裡得到些精神上的安慰,否則我怕自己會崩潰。 霞子的手心里和我一樣也是汗水淋淋,我們不由笑了,笑自己的膽小,也笑自己白天的浩蕩正氣,自以為是的驕傲和俠女的風範全部被黑夜化解為零。
霞子笑:“真是的,這麼沒用,不行,我們要勇敢起來,別自己嚇自己,真遇上事,我們兩個一起上,就不信這麼倒霉。”
我也笑了,是啊,我們不過才走了一回黑路而已,會這麼倒霉嗎?
我們手牽著手,別樣的溫暖和心動。 平實無數回的牽手只是為了跑得更快,跳得更歡,不像今夜是為了保全自己的勇敢和無畏,只為了一起度過一​​個驚心動魄的夜晚,​​我們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互相取暖,相互問好,默默傳遞著我們情深似海的友情。 那一瞬,牽手顯得格外的沉重和彌足珍貴,如果沒有彼此有力地相握,我不知道那夜怎樣度過二十里地的煎熬和痛苦的歷程。
習慣了自行車的腳力,從來沒有運用自己的雙腳徒步走這麼遠的路,而且是在漆黑不見光明的夜晚,更顯得詭異而驚惶,鄉下夜晚汽車貨車也極少,寧靜賦予村莊神秘般的美,然而今夜我們覺得是老天爺的殘忍。 殷切地盼望過一輛車,能帶走我們驚懼的心魂,可是一直沒有一輛這麼精貴的傢伙出現,似乎黑暗之神要和我們作對,讓我們飽嚐一次黑夜風暴的精神洗禮。
再走一段路就是一座座墳包,真恨鄉下人的無知,為什麼要把墳埋葬在這麼光明而人人顯見的地方,白天走過都有陰森的感覺何況是夜晚,我的心怦怦地跳,不會跑出那嚇人的傢伙吧?
霞子牽緊我的手,故意哈哈笑說:“我們晚上回家要好好睡一覺,明天把今天晚上的倒霉事全部忘完,真是的,活見鬼了。”霞子原本是想打破寂靜驚駭的心境,卻不想出口提到那個恐懼的詞,我們倆不由抓緊對方的手,尋求彼此的庇護。
無論怎樣害怕,畢竟還要從它們身邊走過去,我一生也不會忘記那一刻心靈的窒息,感覺自己被黑夜攫住了喉嚨,扼住了心臟,呼吸加粗,身體也笨得無比的沉重,似乎輕靈的魂魄瞬間出竅了,我們已不是自己了​​,只是一個身不由己的幽靈而已。
手心裡的汗水一刻也沒有斷過,分不清是我的還是霞子的,我們努力地放鬆,盡量大聲的說話,唱歌,想盡辦法驅除“害怕”這個心魔,我們拼命地保護自己弱小卑微的心魂,不讓自己被黑夜打倒,被未知的事物所恐嚇。
我們挺過了幽深的墳塚,避過了黑夜幽靈的突襲,我們疲憊不堪,魂魄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重大刺激。 經歷過心靈的九轉回環,承受著巨擘般的陰冷,讓魂魄暫時飛離了我們渺小的胸腔,隨著黑夜而靜靜惶惶幽遊,像一個聽命於黑夜的奴僕,像一對失去思想​​的木偶,任由黑夜的翅膀提著行走,那感覺像殭屍。
那夜我們不是自己,就在那一刻我才發現,人是多麼卑微弱小,生命是多麼無奈迷惘。 無論白天你是怎樣一副美麗精緻的面具,一到夜晚你才是真正的自己,無法面對卻也要執守,害怕也要生出幾分無畏。
那一夜,我們自始至終沒有放棄對方的手,我們緊緊相握,牽著對方濕漉漉的手,由驚惶到鼓勵到坦然到相互生死相依,我們突然發現友情在這一刻是多麼珍貴,牽手是多麼安心愜意。 如果不是我們溫暖地牽手,不知道互相踩著對方在燈光下驚心張皇的影子,會是如何的傷痛而落寞和悲哀。
歷盡心魂的磨難,我們終於看見村里的燈光,那光多麼溫暖人心啊!
二十多里地,我和霞子彷彿經過一萬年那樣長,皆是恐懼的緣故。 所以我常常相信人嚇死人的事件是真實存在的,而自己嚇死自己也是一定有的。
我一直牽著霞子的手,直到進入家里紅亮的大門,父母焦急地在燈光下守候著,那一刻百感交集,宛如從死亡線上撿回了一條命。 那一刻,家真是無上的美好。 喝了幾口水,在父親的陪伴下,我又牽著霞子的手,送她回了家。 霞子知道我膽小,所以執意先陪我回家,雖然驚動了父親,但是內心裡卻是無比的感激,感激霞子對我的友情如此深厚如此關愛,感激她溫暖有力的手,陪我度過此生難忘的一夜淒涼和悲壯。
過了幾天,霞子要去深圳,那裡是她的夢想,有她多年的期盼,霞子有一個糟糕的家庭,家庭的不和睦逼得她時時想逃避。 臨走時瓢潑大雨,真想勸霞子暫時不要走,但她的固執是誰也勸不動的,決定的事飛機也轟炸不了,她的個性有偏激的一面。
我默默牽住她的手,在她手心裡寫上“平安”二字。
霞子緊緊握住我的雙手,久久不願放開,然而車子開動,帶走了我無奈而去意已決的朋友。
窗外是淚已漣漣的我,窗內是我至真的好友,霞子淚花澀澀,雨和著淚,向我緩緩揮手。
從此去,天涯陌路,千里相隔。
唯有相思道不盡憂傷和愁緒。
兩個月後,當霞子在深圳從八樓飛躍直下的時候,我竟然一點感應也沒有,一邊洗衣,一邊哼著快樂的歌曲,真是人間最可憐的笑話,從此不太相信感應的傳說。
霞子的死,深深打擊了我,也讓我認真思考人生的路應該怎麼去走才是幸福無悔的,似乎我今天的平淡是拜霞子的恩賜,沒有她這樣震懾人心的舉動,也許我和她一樣依然那樣狂想和偏激。 今天的我也算幸福和知足,只是失去了至真至誠的霞子,一直是我心底最深的疼痛。
誰都渴望真善美的友情,然而我心裡明白,霞子的離去,已經帶走了牽手的美麗和真摯,從此後,牽手已成為一種回憶的風景,埋藏在靈魂深處,默默懷想,默默傷痛。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牽手,已在夢裡千百度,傷痕劃過手心的痛。
人生的旅途,總是看見很多牽手的姑娘們,羨慕她們那樣的單純和飄逸和灑脫和快樂,從心底希望,希望她們永遠牽著好友的手,一起度過人生最幽暗的黑夜,永不放棄至真至美的友情。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