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03/09

一切還來得及

從小我就知道,我和她是性格不同的人。 少女時代的我最無法接受的是,經歷過人生磨難的她,對人卻總是懷有單純的、一廂情願的信任。 不管說到誰,她幾乎都會心無城府地說:“哦?某某?他(她)很好呀!人不錯!”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