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09/05/21

我要的東西很簡單

   陸帆見於志德不應這個話,笑道︰“我想張總的意思是誰,把企業做大做強需要各方面的支援,我們雖然是認識時間不長,卻對晶通包括於廠長都懷有敬意,不管於廠長需要什麼樣的支援,我們都會盡力去做,而且盡力做到最好。”  
    於志德呵呵樂了︰“我要的東西很簡單︰我要晶通的技術改造,必須是非常完美的,能夠讓我的企業在未來產生巨大的效益,只要你們保證了技術與服務,我就答應你們,讓你們參與晶通的技術改造項目。”  
    陸帆與張亞平又對視了一眼,陸帆道︰“技術與服務沒有問題,您還要我們做什麼。”  
    “掃清你們能掃清的障礙,提供一切你們能提供的技術,讓改造順利進行,”於志德微微一笑︰“晶通的技術改造,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陸帆與張亞平各自沈默了幾秒,兩個人都在判斷,於志德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陸帆端起酒杯道︰“於廠長,不,應該是於董事長,我尊敬像您這樣的人,我先干為盡。”說完,他將一瓶啤酒猛地舉起來,咕咕喝個乾淨,張亞平也連忙陪敬了一杯。  
    三個人慢慢地邊吃邊聊,陸帆見剛才的話題沒有問出什麼,又開始拐彎詢問國企的工人工資情況,於志德道︰“要論工資不能和你們外企比,你們一個普通員工一個月至少五六千,我們一個技術骨干,有時候一個月才三四千。”  
    “那也太清苦了,”陸帆道︰“同樣是人才,同樣都在打工,收入相差太遠了,像您這樣的高層,呵呵,不好意思,我覺得恐怕收入有限。”  
    “收入是有限,”於志德微笑道︰“不過晶通一但改製,我們都會成為工廠的主人,陸總、張總,你們都是商場中的精英,這筆帳你們算得過來嗎?”  
    陸帆與張亞平眼光交錯,陸帆想,如果於志德真的拿下晶通改製後的董事長一職,他至少也能拿到百分之五以上的管理股,如果晶通的資產以及運營狀況良好,這的確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我們業務部門,已經在準備晶通技術改造立項的事情了,”於志德道︰“你也知道我們的人員水準有限,我還希望賽思能夠提供一定的技術支援。”  
    聽到這話,張亞平眼睛一亮,立項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賽思能從立項起介入晶通的技術改造,那麼在招標的時候,就有了充分的發言權,也就是說,讓什麼人在立項時提供技術支援,就表明讓那個人在招標時有了巨大的中標可能,張亞平心想,看來於志德說得是真話了,這么些年,官員和國企老總他不知見了多少,不貪得幾乎沒有,不過是貪多貪少的問題,看來,貪污還是要用制度來解決,一但把企業交還個人,那麼企業的老總是無論如何不會貪污自己的財產的。張亞平連忙舉杯︰“好啊,陸總,技術支援這一塊就看你的了。”  
    “不過,”於志德道︰“SK、瑞恩都是國際知名的企業,尤其是SK,和賽思的產品可以說各有所長,各有優勢,我的意思呢,你們最好都能參與到我們晶通的立項中來,最後誰的產品最好,誰的服務最到家,我們就會選擇誰。”  
    張亞平心想,哎喲喲,在這兒等著呢,他看著陸帆,心想我今天是摸索清楚了,未來的晶通很有可能是於志德當家,等回去之後我再到省裡把情況核實,再和SK保持聯繫,總能分到一杯羹,只不過於志德如果真不要好處,我也拿不了多少,但是你的麻煩就大了,轉了一圈,還是三家競爭,什麼底牌也沒有套出來。陸帆想了想,唯今之計,只有先從技術下手,再慢慢看清楚方向,他想了想道︰“這是應該的,這樣吧,我回去之後向頭家會報一下,盡量給晶通請一個咨詢公司,讓他們來幫助你們分析一下,晶通的技術改造到底應該怎么走。”  
    “好啊,”於志德聞言大為高興,敬了陸帆一杯。陸帆覺得從道理上分析,於志德不拿好處,是說得通的,可道理是道理,人情是人情,這么多的錢,一個人可以輕輕鬆鬆的拒絕,甚至說得如此充滿商業理想,陸帆覺得肯定那裡不對,但他現下只能附和,晶通讓賽思、SK、瑞恩三家參與立項,陸帆一點也高興不起來,那還不吵翻了天?底下有的是麻煩了。  
    海灘之上,喬莉與麗莎陪著晶通的工程師正在聊天,瑞貝卡脫了吊帶連衣裙,穿著寶藍色的綢緞三點式泳衣在潛水區游水,瑞貝卡有些高挑,身材也很不錯,工程師們的眼神難免也落在她的身上,這讓她心情好了一些,招呼喬莉幫她拍照,喬莉心想她這樣也好,兩個人就不必解釋了,大家心照不宣,落個表面清靜,她笑著幫她拍了許多照片,不一會兒,戴樂也趕了過來,一會兒給她們送汽水,一會兒幫他們拍合影,忙得不亦樂乎。  
    太陽漸漸升高,瑞貝卡坐在沙灘的大傘下休息,喬莉回到麗莎那邊招呼工程師們,瑞貝卡冷冷地看著她,戴樂笑道︰“在看什麼呢?”  
    “這個喬莉,平常穿得多也不覺得,”瑞貝卡道︰“今天穿的少,覺得她真胖,大腿那麼粗。”  
    “那是那是,”戴樂道︰“她們倆的身材都沒法和你比,說實話呀,瑞貝卡,以前在公司和你見了那麼多次,就覺得你身材好,今天一見,呵呵,你剛才不說身材我都不敢夸你,你這身材,要是再高十公分,就能當模特了。”  
    “我這個人就是對自己要求高,”瑞貝卡微微一笑,忽然又皺起眉︰“你們公司的那個麗莎,怎么那麼招搖啊,戴總,你們開得會務公司,又不是娛樂公司,公司員工嘛,要有個公司的樣子,你看她,都快趕上三陪了。”  
    “是是是,”戴樂道︰“我第一次帶她出來,沒想到她這副德性,你放心,以後我再也不帶她出來了。”  
    瑞貝卡滿意地點點頭,戴樂道︰“真晒啊,瑞貝卡,你要搭防晒油哦,不然會晒黑的。”  
    “我搽了,”瑞貝卡陶醉地笑了笑,她就是喜歡戴樂這副賠小心的感覺︰“來三亞前你送的那個牌子的防晒露就十分好,我今天早晨起來用了不少呢。”  
    “好用嗎?”  
    “嗯。”  
    “我一回去就安排麗莎再去買,”戴樂話一退場門,立即道︰“該死、該死,我親自去買,然後親自給你送過來。”  
    瑞貝卡咯咯笑了,嬌聲道︰“戴總,你真細心,要是你沒有結婚,我就追你了。”  
    “我哪兒配得上你,”戴樂心想,你這樣的女朋友我可不敢要,他笑道︰“我看只有陸總那樣的青年才俊,才能配得上。”  
    “算了吧,”瑞貝卡不由地想起前任銷售總監,費了那麼大力氣,最後一無所獲,她恨恨地道︰“做銷售的沒幾個是好東西,我才不想要呢﹗”  
繼續閱讀
1